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82章 好事登门(下)

章节目录 第82章 好事登门(下)

 热门推荐:
    何红涛对李梦这样顺手牵羊的习惯深恶痛绝,在这个纸巾还没有明显开发出来的年代,这种行径比顺走打火机还要可恶,他没好气的指责道:“都好几个了,记得洗了还给我!”

    李梦闻言就装傻笑。

    还是不可能还的!

    连长的烟、指导员的手帕,这是一班的几个人最喜欢“顺”的两样“宝”——听周东来他们说,这段时间连长不抽好烟了,每次都是一块钱的烟,顺起来没成就感了。

    何红涛是见惯了一班这帮家伙这种装傻的样子,一看李梦这傻笑,就知道是周东来这个班副“教得好”,无可奈何的道:“得,当我没说。”

    李梦也不装傻了,问道:“指导员,您找我有事?”

    四下无人,何红涛收起了指导员的“矜持”,故意吊胃口的道:“嗯,是有事,你猜猜是好事还是坏事?”

    “肯定是好事,坏事您哪能亲自来找我?一声令下,就有人栓这我找您了。”

    “栓?你小子,能不能把词用对?老马还说你想写小说呢,就你这用词,写的小说能入眼?”何红涛嫌弃的吐槽一句,李梦这说话的水准就跟某人说“揣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梦想”一样,忒没水准。

    吐槽之后,何红涛也没继续卖关子,直接说正题:“之前团里有个神枪手集训,连长报上去了十几个名字,前几天接到通知,团里的这个集训取消了,改由师里面组织。

    咱们连的名额被砍掉了九成,就给了三个,我和连长商量了下,就把你、许三多还有六班的郑杰报上去了,刚接到团里的通知,师里面的明一早送你们去师里面集训。”

    前段时间王越就问过李梦,问李梦想不想当狙击手,过了这么久没有动静,李梦还以为自己不够格被筛掉了——他很怀疑如果自己都被筛掉了,三连有几个人能达标?

    没成想原来是提了“级别”啊!

    李梦以为何红涛找自己,是为了叮嘱让自己别丢人呢,立即保证:“指导员你放心好了,我去了决不会给咱们连丢脸!”

    他这是受到了周东来的影响,周东来常说,集训是好事,但去了各种集训队,就得牢记,自己代表着的是老部队的颜面,宁挨千刀万剐,也绝对不能给连队丢脸。

    “嗨,你……”何红涛哭笑不得:“你现在怎么就跟周东来那小子一个德性?我找你来是说这个吗?你小子听好了,这一次师里面组织的神枪手集训,教官是由集团军提供的,规格很高,听团里的参谋说你们的档案都是人家一个个审核过的,不是我们报上去就了事的那种!”

    看到李梦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何红涛索性曝了一个不算小道消息的小道消息:

    “钢七连厉害吧?团里给七连名额最多,高连长报上去了九个名字,结果只有两个人入选!比咱们连还少一个!”

    啊?

    李梦长大嘴巴,什么鬼?七连九个人被砍掉了七个,三连三个人一个没砍?

    何红涛这时候才说起了自己专门找李梦的目的:“这是个机会!没有被刷下去,肯定是入了集训队教官的眼,等明天你到了集训队以后好好学,多和教官接触,学学他们是怎么教你们的,学学他们教的方式——咱们军队的传统就是老带新,你去就是当火种,火种的重要性你明白吧?”

    换作是别的集训,何红涛肯定不会这么叮嘱,但这一次的集训,不仅是培养如许墨白那样的神枪手,还负责培养狙击手!

    三连一直没有狙击手编制,王越对七连的狙击手编制那叫一个眼馋,把李梦报上去就是冲着当狙击手的——有了李梦这一枚火种,三连建立自己的狙击手编制不是梦。

    “指导员,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这责任太重了——我这瘦弱的小肩膀……它扛得起来吗?”

    何红涛无语的看着李梦,你说的是真心话?

    本想给李梦继续透露些“内幕”,但想了想,他决定不提——等到了集训队,事情的轻重李梦应该会明白过来,于是他道:

    “行了,别耍宝了,跟着周东来你好的不学,尽学了油腔滑调——不对,你以前也是这样,得,你这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红涛嘀嘀咕咕:“趁着还有点时间,去宿舍里眯一会去,回头我得给许墨白说说,你下午的训练量得减轻些,明天好用最佳的状态去集训队。”

    ……

    一班终究是没睡。

    一堆人都在望眼欲穿的等着李梦回来,好不容易盼到李梦进门,“哗”的一声,一堆人就围了上去。

    “快说说指导员找你有什么好事!”周东来询问的最急躁,张晓在一旁附和:“老李同志,别不是真给你发媳妇吧?”

    李梦头顶黑人问号盯着这几个货,发媳妇?一个个还真会做梦!

    “没什么大事,”李梦掀开热情的战友,不客气的坐在了周东来的床位上后轻描淡写的道:“就是有个神枪手集训,要我和许三多参加……”

    集训?

    只是集训?

    周东来看着李梦,满眼的怀疑——集训,谁没去过?仅仅是集训,指导员会兴冲冲的专门跑来?

    宁小虎他们是没有去过的那种,听到李梦解释后,不依不饶的追问情况,深谙凡尔赛文学的李梦,一点点的挤出了“真相”:

    团部组织的,

    后来取消换师部组织了,

    对了,听说教官是集团军专门派过来了的,

    还有,七连好像被筛下去了好多人……

    等到一堆条件说完,周浩他们早就傻眼了。

    这……什么规格的集训?能把七连的兵筛掉大半?

    他们不由望向许墨白,期待许墨白能给他们一个答复——许墨白是三连目前参与过集训次数最多的士官了,甚至还以助理教官的身份在团部协助过神枪手集训,应该知道吧?

    许墨白知道吗?

    他不确定,但这种风格,很有可能是……

    一想到这种可能,许墨白就泛酸了。

    平时总是淡然像是不会被任何东西激荡情绪的许墨白,这时候望向李梦的眼神都是怪怪的,面对全班的疑惑,许墨白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不知道。”

    周东来疑惑的看了眼许墨白,他太熟悉许墨白了,一眼就看出许墨白在说谎——他知道!

    但许墨白没说,周东来也就没揭破。

    “李梦,你这算是走狗屎运吗?”周浩故意摆出一脸羡慕嫉妒恨。

    李梦笑呵呵的像是默认周浩的说法。

    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明白,其实,李梦能获得这样的机会,和狗屎运不沾边。

    或者说狗屎运是一方面,但真正重要的,还是自身的硬实力。

    三个月前,李梦刚到一班。

    在一班第一次射击前,李梦实弹射击次数是可怜巴巴的二次——三个月来,李梦付出了多少努力无法计量,可仅仅一个据枪训练,李梦是如何刻苦谁没看在眼里?

    机会是不常有,可能抓住机会也是极大的能耐!

    而现实往往是机会摆在面前,很多人却只能“望洋兴叹”,因为他们不具备抓住机会的能力。

    这也是一班众人非常遗憾李梦没有拿下这次考核第一的缘由之一,也是他们觉得对不起李梦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班组战术的拖累,李梦,真就拿下了这次考核的全连第一!

    第一是个名头没错,可同样是对努力的一种肯定呐。

    “好了,都别闹腾了,小心那帮家伙又羡慕嫉妒恨的打小报告——李梦,这次集训,除了你和许三多,还有谁?”周东来最好好奇的探究。

    “六班的郑杰。”

    周东来一愣:“郑杰?没有二班的?”

    “指导员就说是我们三个。”

    听李梦这么一说,周东来就来了兴趣,瞬间忘了刚才还嘱咐说不要闹腾的话,他干咳两声后道:“你们聊着,我出去透透气,宿舍里太闷了。”

    闷?

    李梦看了眼大开的窗户,闷吗?

    周浩他们挤眉弄眼,示意大家伙保持安静,果然,十几秒后,周东来的声音从二班方向传来,一群人贴门口偷听,只听得周东来“嘘寒问暖”的话音:

    “诶诶,听说师里有个神枪手集训,老齐,你们班谁去?”

    “对了,我听说咱们连就三个人,六班的郑杰,剩下的两个……额,怎么剩下的两个都是我们一班的?”

    “老齐,你快找指导员问问,看是不是指导员搞错了,把你们班的谁说成我们班了……”

    一班众人拼了老命才憋住了笑,然后为二班默哀——让你们和我们较劲,傻眼了吧,憋火不?

    就喜欢看你们憋屈却又无法发泄的样子!

    许墨白对于全班被周东来带起来的恶趣味很无语,看到李梦混在其中听得有滋有味后却突兀的恼火起来,本就泛酸的他直接上前:

    “李梦,你跟我出来。”

    虽然还是许氏强调,但熟悉许墨白的众人,还是从许墨白的口吻中听出了压抑的恼火。

    直到许墨白出去后,宁小虎才敢张着嘴巴无声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就连王超都是一脸茫然——肿么了?班长好端端的,这是肿么了?

    确定班长听不到宿舍里的声音了,张晓才对正要跟出去的李梦道:

    “小李子,小心点,班长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爽的日子,你小心些喽!”

    李梦用一个字回答了张晓看似关心实则“没安好心”的叮嘱:“哥屋恩!”

    ……

    李梦小跑着出了军营楼,看到许墨白杵在树下发呆,忙过去小心翼翼的问:“班长,你……找我有事?”

    许墨白这时候已经恢复过来,他朝李梦苦笑一声,伸手拍着李梦的肩膀,轻声说:“对不起,刚有点小情绪,失态了,对不起。”

    李梦疑惑的看着许墨白,自家班长性子冷,他还没见过班长失态——昨天一班被连长拎出来鞭尸,许墨白都能稳住。

    考核结束后开班会,也都是周东来“喷”人,许墨白也没说过一句重话!

    现在居然失态?

    难道是因为集训?

    许墨白没有注意到李梦的胡思乱想,而是怅然说:“我参加过几次集训,成绩也还勉强入眼,可……”他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狙击步枪总是没有手感。”

    李梦一头雾水的听着。

    “我第一次参加集训队的时候,我们的教官就讲过一个传说,一个枪神的传说。最后告诉我们,集训中表现优异的士兵,会被推荐到集团军,接受那位枪神的指导。”

    “我记得教官当时说,枪神能做到在行驶的汽车上单发击中上百米外漂浮起来的气球——那时候的我刚摸到了点射击的门道,还固执的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当时对枪神的传说不怎么信服。”

    “教官说我们是没见识、自己不行就认为别人不行,跟我们说他会带着表现优秀的兵去见识见识。”许墨白重复起了刚才说过的那句话:

    “可我拿上狙击步枪总找不到手感。我认识的好几个人都去了哪里接受培训,而我……就只能从他们口中,不断勾勒枪神的风采。”

    许墨白说到这,忍不住摇了摇头,苦笑着对李梦说道:

    “你可能理解不了我的这种执念。在你看来这可能跟个笑话一样,可这个执念我还真放不下……上次一连的张润生说‘那位’有可能会到咱们t师主持一次神枪手集训,我就一直等着,想了却一番心愿,没想到……最终还是落空了。”

    李梦早就听呆了,他是真没想到自家班长还有这样的执念,而且从班长的语气中判断,这执念还特深,等许墨白说完,他便道:“班长,你是咱们连最好的步枪手!你凭什么不能去?我去找指导员!”

    “你脑子有坑啊?”许墨白慌不择口的骂出声来,这还是李梦第一次听到许墨白骂人,他讪讪的驻步,许墨白恨恨的道:

    “你以为我找你说这个是为了让你让名额?你以为军队是你家啊,想换就换!”

    他呵斥后换上了语重心长的口吻:“李梦,我呢,其实已经到头了,你才刚开始,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你一定要牢牢抓住!你和许三多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射手,这一次的机会一定要牢牢抓住,最好能跟着‘那位’好好学一段时间,明白吗?”

    之前何红涛就说过类似的话,现在许墨白又说,李梦当然能意识到“那位”的份量,面对自家班长期望的眼神,李梦肃然的回答:“班长,你放心吧,我会抓住机会的!”

    “嗯,行了,这事你先别往外说,咱们回去吧,该训练了。”

    跟着许墨白又往回走的李梦,这时候忍不住问了一个许墨白曾经怀疑了很久的问题:“班长,你说的‘那位’,真能在行驶的汽车上打中漂浮起来的气球?”

    李梦自认为入了射击的大门,毕竟他本身的射击成绩还算“凑合”,可正是因此,他难免有许墨白曾经一样的疑惑:

    行驶的汽车上,怎么可能打中上百米外慢慢漂浮起来的气球?

    用机枪扫……那还差不多!

    面对和自己一样有过的怀疑,早就解释清楚的许墨白没好气的说了两字:“你品!”

    你品!你细品!

    要是打不中,我跟你说这个干嘛?

    李梦讪笑,但总觉得……是不是太玄幻了?

    (第一卷青铜结束。)

    (那啥,“那位”应该叫什么名字?应该是个朴素却不俗套的名字,作者君拿着手机玩了两个小时,也没想到该起个什么名字。要是不耽误这两小时,六点半我就能睡觉了……

    是表演你们起名技术的时候了——绝对不能叫x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