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78章 标兵班……花落谁家?

章节目录 第78章 标兵班……花落谁家?

 热门推荐:
    周东来被自己人用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打脸,怒气槽瞬间爆满,大阴阳师技能全开后打算“爆发”一波,却不想何红涛这时候悠然一个转身,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满是警告的意味。

    即将怼起来的两人瞬间被这样悄无声息的镇压。

    毫无疑问,指导员别连长可怕多了!

    作为“事件冲突”的主角,李梦悄然朝周东来道:

    “班副,别置气。你别忘了我的外号。”

    他当然是胡说的,别人不懂他为什么进入竞技状态就“超水平”发挥,可他怎么会不知道?

    但这不是为了给“安慰”下周东来嘛。

    外号?

    竞技之王?

    周东来笑了,差点忘了李梦的“天赋”,他换上灿烂的笑容转向郑绍刚,傻乐的样子让郑绍刚不由冷哼一声。

    周东来权当没看见郑绍刚的冷哼,反而内心期待待会儿郑绍刚给李梦搭桥。

    这时候越障场上二班的齐建兵正好和周浩一起开跑,虽然不是对抗式的竞赛,但看着周浩落在齐建兵后头拼命追赶的样子,周东来一乐,心里嘀咕:

    待会老郑和李梦比,肯定像周浩撵老齐这样……哇哈哈,老郑肯定会像狗一样撵李梦!

    眼看着场上周浩被齐建兵扔下了一大截,周东来贼兮兮的朝李梦说:“待会儿把二班长也甩这么一大截,让他拼命撵你!”

    撵?

    李梦看着自家班副挂着的贱笑,总觉得“撵”这个字不太对劲。

    一个又一个的战友结束了四百米越障的考核,一直朝郑绍刚挤眉弄眼的周东来也上了场,顺便轻松把二班那个和他同跑的兵撂下了十多秒后“悠然”返回,哪怕是累得快断气了,这货还非得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赢得太轻松了!”

    果然,大阴阳师还记挂着之前郑绍刚“抄”他话的事。

    面对有点颜色就敢开染坊的周东来的嘚瑟,二班默默将这笔账记在了心里,顺便用吃人的目光报复回去。

    李梦挺羡慕周东来这种拉仇恨的能耐,尤其是那一张阴阳刁嘴,化作毒舌感觉特过瘾,但羡慕归羡慕,还只是上等兵的他,可没胆子学周东来这样满世界拉仇恨——他要是敢这样,那就做好一日三战的准备吧。

    一班这边排序倒数第二的许三多结束了考核,他仅比二班的对手慢了一秒的样子,虽然许三多小输一秒,可一班众人却像欢迎胜者一样迎接了许三多,就连许墨白,都从那张冷脸上挤出了笑意,夸奖许三多:

    “三多,跑得不错!继续努力!”

    快跑断气的许三多使劲憨笑。

    二班那边一群人憋屈,就连刚跑赢了许三多的那个一年兵也都面露讪讪,一个一年兵把个列兵才甩开了一秒,这能叫赢吗?

    从对抗的角度来看,一班和二班已经各上了七个人了,且二班取得了四胜的战绩,可四胜并不是碾压的那种,高士官比例的情况下,赢一班的三个上等兵和一个列兵那叫赢吗?

    更何况这不是对抗,而是考核!

    以一班上等兵和列兵取得的考核成绩来看,只有违心的情况下,才好意思说二班完胜……

    如此情况,二班众人能不憋屈?

    ……

    作为裁判的何红涛如实的记录了许三多的成绩,并刻意回头看了眼憨笑的许三多。

    那个在新兵连时候丑态百出没一点兵样的孬兵,一转眼已经成了三连列兵中数一数二的好兵,作为从头到尾见证了许三多从孬兵变成好兵的指导员,何红涛只有一个想法:

    这人啊,绝不能一叶障目!

    收敛了心中感慨,何红涛看了眼已经就位的李梦和二班长郑绍刚,道:“准备!开始!”

    一声令下,两人如离弦之箭飞扑而出。

    就在郑绍刚扑身的刹那,“打气”的声音从一班方向传来:“老郑,加油撵!”

    一班众人愕然看向“叛变”的周东来,一时间没搞懂班副怎么就叛变了,宁小虎的一句话却让众人反应过来:“班副不亏是班副,一个撵字用的超棒!”

    周东来得意,心道你恐怕还没明白我那第二层意思吧?

    唯有许墨白因为和周东来搭档时间太久,瞬间就明白这货到底什么意思,责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副手,用目光示意:班副能不能有个班副的样子?

    周东来看“明白”了许墨白的眼神,更为得意:连老许都赞同呢,嘎嘎!

    二班那边,只是以为周东来在反话正说的“减油”,已经习惯了阴阳师的他们,假装周东来是在加油……

    嗯,没有影响到两个班的“团结”。

    越障场上。

    李梦拼了命的在跑。

    长达三个月时间的负重训练和坚持不懈的加练,让李梦习惯了高负荷后的拼搏,在负重骤然取消后的现在,哪怕接连进行考核,他依然能让自己保持发挥最高水准。

    而郑绍刚呢?

    从考核开始,基本没好好恢复过,一项接一项的考核,对体能的消耗极大,纵然刚才多休息了十几分钟,但并没有将状态调整过来,尽管他憋着一口气想要阻击李梦,但百米冲刺过后,他就慢慢拉开了和李梦的距离。

    屋漏偏逢连夜雨!

    本想给李梦施加压力赌李梦焦虑中犯错,却不想自己在被甩开后心态乱了,高板跳台居然第一下没上去,浪费了几秒钟的宝贵时间,这下子别说是赶超李梦对其施加压力了,自身的成绩恐怕都得打折扣!

    郑绍刚心态直接崩了。

    “心态要正,作为一个老兵,心态越要正!老郑这是钻牛角尖了,唉……”周东来唉声叹气,朝齐建兵语重心长的道:“老齐,你得好好给老郑说说,这人啊,可不能因为成绩乱了初心,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噗嗤

    当裁判的何红涛忍俊不禁的笑场了,随即他急忙收起笑容,强露出厉色的神色:

    “周东来,我觉得你能当指导员了,来来来,你站我这吧。”

    周东来哑火,他嘴巴厉害是没错,但从来都是往歪扯,指导员那可是能义正言辞的往正事“扯”半个小时不带重复的,惹不起,惹不起……

    撸起袖子又想和周东来拼命的齐建兵听到指导员的呵斥后,费力的深呼吸几口,将怒气压下,发狠的朝二班众人道:“等会儿的班组战术演练,拿出十二成的气力来!”

    越障场上,李梦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当他快跑完一半的时候,郑绍刚才开始了折返冲刺,最终李梦以超过郑绍刚6.2秒的成绩完成了四百米越障。

    何红涛记录了李梦的成绩,这个成绩称不上碾压式的优秀,也没有打破连队记录,但在全连非最佳状态的现在,这个成绩还挺亮眼。

    他急忙翻李梦其他项目的考核成绩,心里一番计算后却愣了。

    五公里越野加射击,李梦的成绩全连最好。

    之后的几个科目只要达标就是基础分数,所有人不会在这类科目上拉下分数,李梦还是第一。

    而四百米越障中,李梦取得的成绩又让他保持了暂时第一的头衔……

    “这要是在最后的班组战术中,李梦还能把优势保持下去,那……那他真就成这次考核的第一了?”

    正是因为这个可能,何红涛才呆住了。

    他犹记得以前自己但凡见到李梦,这小子就一顿油腔滑调的诉苦,寥寥几次去五班的见闻中,这小子都是一副没正形的样子,可这一转眼……

    这小子居然真有希望拿这次考核的全连第一?

    强忍着惊讶,何红涛对一班和二班众人道:“休息下,二十分钟后进行班组战术考核。”

    何红涛才走,没了镇压者的周东来又活跃了起来,不顾形象的和李梦勾肩搭背,开始满嘴夸奖。

    “这竞技之王的绰号不是白叫的啊!你小子就跟弹簧一样,越是有压力,反弹的就越厉害!今天要不是压力不够,我估摸你肯定能放个大卫星!说不准还能破了咱们连队的四百米越障记录!”

    “欸,真可惜,压力还是差了点,要是能和钢七连怼一场,你今天肯定破记录!”

    好吧,这不是夸,这是阴阳师开技能给旁边丢嘲讽呢——明明白白的嫌弃郑绍刚给弹簧的压力不足呢。

    累瘫的郑绍刚差点吐血,虽然早就习惯了周东来的风格,换平时还能忍着,可失利时候被这货丢嘲讽和阴阳师技能,贼特么难受!

    许墨白终究厚道,看二班被怼的要暴揍了,忙呵斥没完没了的周东来:“你能不能闭嘴?”

    周东来果断闭嘴。

    识时务才是他一直能当阴阳师的缘由,把二班撩拨到这种程度,是该收嘴了。

    “耍嘴皮子方面,你就别学他了。”许墨白生怕李梦被周东来带歪,嘱咐了一声后,忍不住又双夸了李梦一句:

    “今天不错,继续保持。”

    李梦不好意思应声。

    自家事自家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习惯了重压,所以才在接连的考核中,发挥出接近最好状态的水准。

    总之,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托“坚持”和“努力”的福。

    要真认为自己有多优秀,那就是没ac之间数了!

    许墨白的介入和李梦没有补刀的“憨厚”,让撸袖子的二班放弃了真人pk的冲动,再加上排长彭凤涛过来,恼火的齐建兵直接道:“班长,我们换个地方歇吧,这里……太臭了!”

    才闭嘴的周东来,忍不住回击一句:“你难道没闻见味道都是从你们那边飘过来的吗?”

    李梦膜拜的看着周东来,自家班副今天肿么了,非得把二班逼疯吗?

    ……

    最后一项考核不像之前的项目似的催的急。

    但考官阵容却极其豪华,用广播似的解说方式的话,大概可以这么说:

    下面有请考官就位,第一位考官是来自702坦克团装甲步兵一营的一连长,第二位考官来自装甲步兵2营的2连长,第三位考官……

    没错,班组战术的考核是一个班一个班的上,然后由“特邀嘉宾”们作出评分。

    这是王越的点子,但目的是为了秀日渐进步的三连、还是真心认为各装步连的连长火眼金睛,这答案只有王越自己知道。

    各连长也没有拒绝,就连高城都好奇的答应了下来——不管各种考核中士兵成绩如何优秀,但最能看出一支军队战术素养、作战能力的终究是班组战术的运用和配合。

    军队讲究的是集体,班组是军队中最小、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再优秀的兵,如果在这个环节上漏洞百出,那有个屁用!

    战斗,从来都不是靠个人的!

    休息完毕的各班再度来到了靶场,接下来他们将在靶场内进行班组战术的演示。

    班组战术很复杂,远不是影视剧中那种一跃而上、一股脑冲锋的画面,单兵和单兵之间的配合、小组和小组之间的配合、进攻途中队型的变化、火力的及时、有效配置、防御中人员火力的配置、不同地形下的配合种种,甚至还包括土木工事、侦查反馈、敌情判断等等。

    不过因为条件所限,这次班组战术的考核,只涉及到战前准备、侦查分析、进攻中队型的变化、火力布置、防御等重要项目,尽管考核的环节不多,但依然涉及到的班组内配合、人员默契、班长的指挥能力、全班对命令的服从能力等等。

    而这……

    恰恰是一班的弱项。

    一班三个月前动了大手术,八个人中只有三个骨干。

    而此次考核中暂列第一的李梦,虽然三个月来勤加练习,“努力”“坚持”和加练并重,可时间终究是太短了,要学习的东西又多,对这一项考核,李梦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不犯大错——至于出彩,他想都不敢想。

    没有实力那叫空想、膨胀,有实力那叫追求、理想。

    在口令中,一班率先上场就位,随着一声令下,一班正式开始了最后一项考核。

    许墨白开始传达预设的敌情和进攻路线,随后现场和全班研究起了进攻战术——这是李梦的弱项,他和许三多两个人“端着”耳朵听就行,反倒是宁小虎他们三个,还能时不时的插嘴。

    几分钟后,许墨白定下了具体的进攻战术,随即示意做好最后的准备,全员准备完成后,许墨白一声令下,正式开始了“进攻”。

    进攻、接敌、判断、下令……

    许墨白口中不断传达口令,全班分成的三个战斗小组按照命令不断的变化队型,不断交替进攻或者急速逼近。

    一班八道人影在硕大的靶场上,时而成二路、时而三角队形、时而梯形,最后抵近后,开始分组跃进。

    各小组的自主权开始加大,而这也正是考验相互配合的关键时刻。

    一班在尽最大努力来展现,可在一众教官的眼里,却并没有出彩可言。

    “左边的那个小组,他们算一个小组吗?配合呢?顾头不顾腚!”

    “右边那个小组,地形会不会利用?明明好地形就在跟前,结果视而不见——真要上战场,非得拖回来一两个不可!”

    “一个班是一个集体,挥出去就是一个拳头!可他们呢?那是一个拳头吗?分明是三个拳头!呵,一个班挥出了三个拳头,合一起是个成年人的拳头,分开……那就是三个小孩子的拳头!”

    “还需要多加练习。”

    考官们失望的各自评价着,失望是因为之前的各项考核中,三连让他们生出了高期待,结果关键环节不尽人意,高期待变成了一地鸡毛……

    王越没有解释,只是示意文书把考官们的这段记下来。

    “想互间配合很生涩,你这个班是动过大手术吧?”高城瞅了半天,等其他人说完后才道:“得好好磨合才成。老三,我看过你交给团部的报告,大部分的内容我赞同,但有一点不成——一个班想要形成战斗力,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你不要总想着拆啊拆啊的,得给他们适应的时间。”

    “你看你这个班,之前考核时候他们都不错,但班组战术就露怯了,是他们差吗?你很清楚,是因为他们磨合时间太短了。”

    王越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他之前总想着把好兵分散下去,但一班在班组战术的表现让他警觉,高城的一席话更是让他回神。

    他确实太急了。

    “老七,你给他们打个分呗。”王越最后邀请高城打分。

    高城寻思了一阵后,道:“满100分,我给他们……打59吧,留一分让他们警觉下。”

    “59吗?”王越念叨一声,目光落在了决定一班成绩的成绩单上,犹豫后画下了59这个数字,随即闭目回想了下一班刚才的表现,又在每个名字后面一一打分。

    从70到85不等。

    最后他写下了一句话:单个兵都是狼,聚在一起变成犬!

    考核还在继续,

    一班退场后二班上场,相比一班在班组战术中考官们的各种嫌弃,二班的待遇明显好了不少,虽然瑕疵一样有,但高城却给出了65分的成绩。

    嗯,高城顺便补充:“这要是在七连,我给他们一个不及格!”

    实情如何就不轮了,反正王越把这话当做吹嘘了。

    班组战术的考核用时最久,其余各班在完成考核后,一些对自己没有信心的兵就度日如年的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一班和二班不然,这两个班的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的望着自家连长,等待“标兵班”究竟花落谁家。

    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终于等到了连长送走了“特邀嘉宾”,一班和二班众人立马换上了最挺拔的站姿,等待最后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