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高城:我能反悔吗?(上)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高城:我能反悔吗?(上)

 热门推荐:
    红三连整体的日子过得挺憋屈,但对王越来说,日复一日的小日子,除了费钱外,其他都挺好——最有成就感的莫过于每天看着红三连一点点的进步,看着红三连向着掀翻另外两座大山的目标跃进,那种舒畅的滋味,远不是空荡荡的钱包憋屈可以比拟的。

    这天,王越迈着审视的步伐,目光如鹰隼一般扫过训练场上的每个身影,暗暗估量着每个能看到的士兵的进步。

    很多人以为连长是大人物,不会在乎自己一个小小的士兵。

    但事实上,作为基层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连长对麾下的每个兵,都有一个“小笔记本”,默默记录着能每个兵能看见的日常——所以,在决定自己去留的时候,不要去怨报自己怀才不遇或者千里马无人赏识,因为是你自己亲手丢弃了自己。

    你以为连长不在训练场不关注的时候,极有可能在某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连长正悄悄的观察着所有人——就像现在的王越,站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审视、探究的目光,不断从自己麾下的每个兵身上扫过。

    高城找了许久,才找到了角落里的王越,找到人后他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对上,懒洋洋的说:“读书那会,我最讨厌的就是班主任在窗户跟前的死亡凝视,所以我带兵以后,从没有想着做一个曾经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我倒是挺感激读书那会班主任躲在窗户跟前的死亡凝视。”王越回怼。

    高城不甘示弱的道:“对和不对两说,但我相信每个兵都不喜欢这么阴险的主官。”

    “你对阴险的定义好像有问题!”

    高城笑而不语,是不是阴险自己心里明白——哪个连长像你这样求着外人天天打压、“折磨”自己的兵?

    这要是还不算阴险,那什么算阴险?

    由你的行为证明你本身阴险,同理可得——你所有的行径就是阴险,有毛病吗?

    王越像是听到了高城暗中的嘀咕一样,瞥了眼高城后问:“老七,你一到我身边,我就闻到了一股味道。”

    “黄鼠狼的味道?”

    王越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和我没关系!”

    “呸!”高城毫不客气的呸了一口,又嫌弃的说道:“王老三,我发现你这人贼现实,用得着的时候中华供上,用不着的时候说话都带着刺——太没品了你知道吗?信不信我把人调走?”

    “那我就说你钢七连输不起!怕被我们三连赶超,不敢带我们了!”王越笑眯眯的回了一句,差点把高城气疯,高城怒道:“我怕个屁!就你们三连这德行,再过十年,也是跟在钢七连屁股后面吃土的命!!”

    王越信誓旦旦的道:“十年?怎么可能用得了那么久?两年,顶多两年!就这样下去,顶多两年,我红三连毙得你钢七连满地找牙!”

    高城虽然怒极,但他本就不是那种容易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听到王越的话后,他反而冷静下来,不屑的道:

    “老三,行啊,合着你在这等我呢是吧?想白用我们七连的兵?没门!好处你继续给我掏着吧!我心情不好就把人抽走——你能把我怎么着?”

    王越闻言赔笑:“老三,看你说的,七连跟三连那可是兄弟连队,铁打的友谊!谈什么好处——你找我什么事你就说吧,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绝不含糊。”

    试图拿言语坑要面子的高城失败后,王越再也不敢拿捏了,他是真怕高城小心眼把人抽走。

    眼看着三连在挫折中稳步进步,干掉四连六连就在眼前,要是关键时候被七连甩掉,那可就亏大发了。

    高城得意洋洋,就你王老三这点小心眼,想在我跟前玩?

    没睡醒吧!

    他也不矫情,直接说明了来意:“你们连那个李什么来着……对,李梦,那小子肚子里有点东西,你让他给我写一份关于狙击手的理论材料,我有点用。”

    尽管高城说的轻描淡写,但王越却依然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刺,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高城,语气中全是戒备:

    “只是写一份材料?老七,我跟你说啊,你要是敢打李梦的注意,我直接往团部打官司!”

    李梦的各种训练的成绩并不显眼,起码还没到全连前二十的地步,唯一的亮点就是跑得快和枪法不错,可是,王越更看重的是李梦的坚持和努力(好符合事实……)。

    红三连全连一百多人,像李梦这样始终坚持加练的兵没有!

    就凭这一份执著,在王越的“小本本”中,李梦现在就是红三连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梦这么坚持和努力,其他兵能不受李梦的影响吗?

    大到一个连队,小到一个班,氛围极其重要,就以七连来说,已经形成这种你追我赶的氛围了,即便没有高城,即便七连再换掉一茬兵,可七连依然会带动着新人保持这种你追我赶的氛围。

    王越做梦都想让三连有这样的氛围,在这种情况下,谁敢抢能带动、带起努力和坚持氛围的李梦,他就敢和谁拼命!

    尤其是高城,更不行!

    防火防盗防七连这话可不是说说的,摘桃子的可耻行径,七连不要太多了!

    “小家子气!”高城很难理解王越对李梦的看重,毕竟他没有见过李梦从不落下、从不偷懒的加练,所以他以不屑的表情回应了王越的警告,然后又大刺刺的道:

    “我钢七连什么兵没有?我会挖他?你说他要是训练成绩耀眼那也算,可就他那不上不下的训练成绩,我高城能看得上?他啊,就是会耍嘴皮子!”

    高城算是给了王越一个面子,没有把李梦评价成“嘴炮”。

    其实他之所以把李梦唤做“嘴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李梦的不“给力”——要是李梦的训练成绩好点,表现的更优秀点,没说的,他肯定想法设法的抢人!

    即便官司打到团长跟前,该抢的还得抢,可惜在高城看来,李梦现在光会耍嘴皮子,虽然懂得多,可正是因为懂得多实操又“垃圾”,他才不愿意把李梦往七连挖。

    一句话,高城最看重的是军事素质,军事素质不行,你就是博士生,也别想让高城把你当盘菜,反之,你军事素质优秀,只要能达到他的要求,即便像伍六一一样敢踹“老虎”的屁股,他高城也笑呵呵的不以为意。

    高城以为自己说的够明白了,能让王越松口气不担心自己挖人了,却不想王越不仅没有松口气,反而更紧张了!

    李梦什么成绩?

    虽然在高城的嘴里是不上不下,可放在三连,目前综合成绩差不多能排到前三十左右,耀眼是谈不上,可如果仅在上等兵这个群体中作比较,李梦绝对不会掉到前五以后。

    愣是要杠的话,这确实不算什么,毕竟优秀的上等兵服役一年多,碾压士官的一大把!

    但李梦从五班调到一班才多久?

    满打满算不到两个月!

    能直接分到五班,李梦是什么底子不问可知,即便李梦在五班没浪费过时间,可五班那里条件限制,顶多就是锻炼体能方面——而现在全连考核评定,用的是综合成绩,多达十几门的训练科目的综合成绩!

    两个月时间,不仅追上了训练进度,成绩还如此优异,再加上雷打不动的加练态度,王越敢打保证,再有半年左右,李梦肯定能杀到全连前十,前五也不是不可能!

    “老七,这可是你说的啊,绝不挖李梦——我回头就让他给你写一份材料,能跟我说说写这些材料干嘛用吗?”

    “不挖,我一口唾沫一口钉,说不挖就不挖——再说了,我钢七连什么人没有?还非得看上他?你别拿你那小农思想衡量我,咱们啊,不在同一条线上,明白吗!”

    高城故意转移话题,没把自己偷偷弄出来的“猎人训练”曝光,王越得了高城的承诺,也没有继续追究,虽然被讽刺了一通,可这并不影响他此刻的好心情,大包大揽的保证让李梦把材料写出来。

    ……

    跑完了一个五公里后的李梦刚搁下负重进入据枪姿势,周东来就走过来道:“李梦,连长找你!”

    这货说就说吧,还刻意盯着李梦枪口上的弹壳,等着弹壳掉地上。

    “我没犯错吧?”李梦控制着手中的八一杠,轻声询问。

    “放心吧,连长没拉着脸,肯定不是坏事。”

    李梦闻言轻抛枪口,在枪口上端的弹壳就飞了起来,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后落进了李梦的手中。

    周东来主动上前:“枪给我吧,我也练练据枪,待会儿过来换我。”

    将武器和弹壳一并交给了周东来后,李梦跑向了王越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王越正在拿着多张成绩单做对比,研究着这段时间全连所有的进步,将没有明显进步甚至成绩出现退步的士兵名字悄无声息的刻在了心里的小本本上——快到了退伍季节了,谁留谁走,他心里的小本本上“写”的明明白白!

    还是那句话,你以为你的努力别人看不见所以就偷懒,但成绩会把你的态度显露无疑。

    “报告!”

    “进!”

    李梦推门进来,敬礼后老实问:“连长,您找我?”

    “嗯,”王越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眼大汗淋漓的李梦后,随意道:“矿泉水还是茶叶?喝茶的话茶叶在这,自己去倒。”

    “矿泉水吧。”

    李梦径直走向半件矿泉水,直接拿了两瓶,一瓶揣兜里后另一瓶拧开,咕哝的往肚子里倒了起来,王越看着喝得畅快的李梦,眉头忍不住皱了下。

    那是心疼的!

    整件的矿泉水不值钱,一瓶几毛,可对于把大代价花给了七连的王越来说,几毛钱不是钱啊?

    两瓶水的钱都够他抽一天的烟了……

    连长怎么了?

    连长就不能抽一块一包的烟?

    不好意思表露出自己钱包干净的王越,搁下手中的成绩单,问道:“高连长让你写份材料,关于狙击手的材料。你什么情况?高连长怎么会让你写这玩意?”

    王越纳闷的看着李梦。

    和高城交流的时候,他怕贼惦记,没有多想,事后琢磨了下越发感觉不对了——李梦是步枪手,写什么关于狙击手的材料?

    即便要写,那也应该是许墨白才对,怎么能轮到李梦?

    “啊?”

    听完王越的话,拿着半瓶矿泉水的李梦傻眼,自己不是拒绝了吗?高城怎么通过自家连长又来?

    面对连长的疑惑,李梦索性把缘由一股脑的交代了。

    最后,李梦无奈的解释说:“连长,我就是根据以前看到的一些东西胡诌的,故意打击七连的,没想到会这样啊!”

    王越无语了半天后评价:“都说满瓶子不晃半瓶子往外荡,你还真是……”

    李梦故意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连长,您说我该咋办?总不能继续瞎忽悠吧?”

    瞎忽悠吗?

    王越心里却琢磨了起来。

    高城是将门虎子,这是全团都知道就高城以为全团不知道的秘密,以高城的眼界来说,真要是瞎忽悠,他能上当?

    再联系到今天高城找他时候的态度,王越心中肯定:

    高老七……应该是受到了影响!

    他望向李梦,再次确认问:“你说的这些都是胡诌的?”

    李梦犹豫着说道:“也不算胡诌吧,但有些东西确实是我自己想的,还有些东西,也确实是外军的模式。”

    王越诧异的看了眼李梦,这小子懂得还不少吗?他索性道:“把你说的这些都给我写下来,我好好看看。”

    “好。”李梦转身就想走,却被王越拦了下来:“就在这写,写完我看!”

    李梦应了一声,搬过来一张椅子,第一次和连长共用一张办公桌,也算是过了一把连长的瘾。

    拿着笔和纸,李梦思索了下,决定按照自己的理解,将精确射手和狙击手分类重述到纸张上,洋洋洒洒写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尽量客观不夹带私货的见解写完。

    早在李梦书写的途中,王越就站在了李梦的身后,一字一字的研读了起来,越是研读,他越是有感触——相比高城更看重的狙击手“理论”,他更看重精确射手的理论。

    之前说过,三连因为是装步连,并没有狙击手编制,但秉承着人有我必须有的态度,王越已经向营部打报告申请狙击手编制了,此时面对李梦书写的精确射手理论,他默默对照着自己的认知,慢慢琢磨了起来。

    在之前的兵种规划中,身为装步连队的三连,狙击手似乎并不重要——超过步枪的射程也没事,并列机枪、73毫米低压滑膛炮,这些大杀器又不是吃素的,再说了还有红箭反坦克导弹呢,什么目标搞不定?

    但在王越看来,重装备用途虽然很广,但如果碰到限制的地形呢?

    在失去了装甲火力后,面对超过步枪射程的目标,装甲步兵怎么办?

    创造条件等步战车跟上来?

    那才是扯淡!

    所以王越向营部申请了狙击手编制,至于如何训练狙击手和班排火力的配合,现成的钢七连在那搁着,王越并不担心。

    可是,看着李梦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堆对精确射手的认知,他反而升起了一个念头:

    这小子懂得这么多,干嘛不把他培养成狙击手?

    嗯,王越不承认李梦书写的精确射手这个概念——我军又没有这个称呼,耍什么个性?

    待李梦写完,不等李梦主动上交,王越就不客气的自己拿到了手上,一边查看一边问李梦:

    “我看你对狙击手挺懂的,想不想当狙击手?”

    李梦想到了一句魔改后的诗:千米杀一人,百里不留行!

    千米爆头,留下一个帅气的身影让敌人徒呼奈何!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回答:“想!”

    李梦的心戏向来极多,此时此刻他已经不由幻想起自己玩八五大狙的画面——搁别人是精确射手,自己那铁定是狙击手,这话没毛病。

    “嗯,我知道了——高连长让你忙活的材料抽空写下交给我,就这样吧,你先回去。”

    待李梦走后,王越仔细研读起了李梦书写的对“狙击手”的认知内容。

    他和高城不同,也没这个心气在三连搞多专多能的狙击手,可他却从李梦描写的这些内容中,看出了高城的打算。

    “高老七想搞这种多专多能的狙击手?胃口倒是大……”王越嘀咕:“也不怕吃多了憋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