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对手,决定自己的上限(下)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对手,决定自己的上限(下)

 热门推荐:
    第一次接触四百米障碍的时候,老马就讲述过四百米障碍存在的原因:

    尽可能的模拟战场的环境。

    看看四百米障碍的各种项目,哪一项不是仿照战地的实际情况而设定的?

    在第一次跑完四百米障碍的时候,李梦就曾想:

    这玩意是模拟战场环境的,如果战场真是这么个样子,一顿要命的奔跑、“逃窜”后,这枪还能拿稳吗?

    他专门问了老马,老马当时琢磨了好一阵后才说:拿不稳,但多练练不就行了?

    于是,五班经常在激烈的运动后进行据枪练习。

    后来到了一班,许墨白发现了两个“枪王”的苗子,再联系这两个苗子新兵连时候五发子弹全部脱靶的惊人战绩后,三连的“枪神”差点认为有天赋的射手就得有第一次打靶时候全部脱靶的战绩才成。

    这个误会在之后的训练中解开了。

    因为在据枪练习中,李梦和许三多两人在激烈运动后据枪的稳定性很高,许墨白一经探究就找到了缘由:原来是针对性的练过!

    虽然在射击科目类训练中,本就有激烈运动后据枪的科目,但四百米障碍后再据枪练习这样的难度根本没有。许墨白一看李梦和许三多能这么干,当然会尝试在全班进行探索性的训练——效果不怎么显著,因为其他人明显比不过李梦和许三多。

    但因为许墨白并没有停止这种训练,甚至还加上了五公里越野后立即投入战斗等训练科目。

    那这样的效果如何?

    王越的表情其实就能说明一切了。

    在八名“参赛选手”砰砰砰的枪声中,举着望远镜看着标靶的王越嘴巴却越张越大。

    许墨白的优秀,是理所当然的事,七连虽然射击高手不少,但能碾压许墨白的又有几个?

    可……

    李梦为什么能打出这样的成绩?

    百米靶,无依托立姿射击,十发子弹全部上靶真的不难,一年兵能完成这样射击的人大有人在,偶尔有人放卫星般的打出十发90环以上的成绩也是正常。

    但前提是心平气和,前提是养精蓄锐!

    可李梦他们呢?

    刚刚跑完四百米越障后就进行射击了,虽然都“狡猾”的用远“超”及格成绩的速度跑完的四百米,可不管怎么刻意的蓄力,这样状态下的射击,能发挥出平时三成的水平就算不错了。

    但李梦呢?

    十发子弹七发上靶不说,还打出了67环的成绩——因为和他对抗的七连的上等兵,只有十发两中!

    是七连的兵不行吗?

    能在七连的两个班中代表上等兵出战,“枪法不行”这四个字怎么也按不到他身上吧?

    更何况王越又不是没见过他打百米靶的成绩,搁3连,绝对是一流的类型。

    可就是这样一个兵,打出了十发两中——作为对手的李梦,却打出了十发七中!

    而且还都是保持着相差无几的射击频率的前提下。

    王越能不惊讶吗?

    带着吃惊,王越又观察起了许三多的百米标靶。

    同样是十发七中,计算环数后虽然比李梦低了四环,可相比隔壁十发一中的成绩,这简直逆天了!

    嘶……

    王越倒吸凉气,心道:这五班……太让人意外了!老马,还真是看不出来啊!

    他再度观察起七连另外两人的成绩,身为一级士官和二级士官的两人成绩不差,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居然都没比得上李梦和许三多——百米靶都这样,接下来的一百五十米和二百米就更不用想了。

    带着探究,王越又看了眼齐建兵的成绩。

    百米靶,十发四中,和隔壁的七连士官一样,环数还低了一环。

    “这才是正常成绩,是这两小子不正常……”王越忍不住嘀咕起来,但内心有隐隐得意:

    “把这两小子放到一班,还真是一步好棋啊!对了,许三多还是列兵,是老七带出来的新兵——这成绩要是让老七知道的话,一直自认为自己火眼金睛的老七,会不会后悔死?”

    “不行,我抽空一定要感谢下老七,谢谢老七把这么好的兵交给了三连,感谢下老七没收我的烟就给我准备了个好兵的‘善举’……”

    就在王越内心戏十足的时候,靶场上的八个人已经结束了打靶,验枪过后,八人退到了一边,纷纷带着忐忑等待着“审判”。

    李梦尤为忐忑。

    四百米障碍过后练习据枪他坚持了很久了,之前曾想试试这样的效果,但许墨白觉得还为时尚早,让再坚持一个月后再做尝试,虽然一班的训练资源高点,但也不能浪费不是?

    这还是他第一次实操,又是主动倡议者,万一要是打出不堪入目的成绩,那还不得“秀”死?

    忐忑中,负责回收靶纸的战士一脸崇拜的将三张编号04的靶纸放在了李梦眼前,忐忑的李梦急忙清点三张靶纸上的弹孔。

    七个弹孔、六个弹孔、六个弹孔!

    数清楚了弹孔后,李梦浑身一轻,压力顿消——这个成绩,应该不丢人吧?

    松了口气的他当然得打量对手的成绩了。

    两张完好无损的靶纸引起了李梦的注意,再看看杵在靶纸前头的人,他差点笑出声来——这不是那个主动站出来的七连列兵吗?

    两张新靶纸,不错嘛,给七连省了两张靶纸欸!

    要不是李梦五行俱全不缺德,这会没准嘲讽和仇恨技能全砸下去了。

    再看看七连四人的黑脸,李梦像是三伏天吃了一堆冰棍般舒爽。

    八人眼前靶纸摊开摆放,其实连成绩如何都没必要宣布了,七连的黑脸已经能证明了结论了。

    七连的八班长黑脸许久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们……赢了!”

    “承让。”许墨白贯彻自己冷清的风格,两个字淡淡的回应,但许班长许枪神终究是个实在人,随后又道:“我们这样训练过。”

    得理饶人是许墨白的本性,他又不是七连那种爱炫的性子,再说了,七连的两个班能在三连如此“嚣张”的不断打脸,连长王越却不加阻止,到底是为什么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给七连的兵一个台阶下,许墨白是很乐意干的——毕竟,大度是胜利者的特权不是?

    但七连的八班长很明显不吃这套,反而咬牙说:“我们……输得起!钢七连,从来都是输得起的!但从哪里跌倒的我们就从哪里爬起来——一个月后,我们靶场见!”

    这不是赌气。

    因为这就是属于钢七连的倔强和勇气,他们会被击败,但绝对不会被击垮!

    “好。”许墨白应战。

    王越意味深长的看着许墨白,心道还是许墨白这小子倒是拎得清啊,给你减一脚。

    七连的两个班离开了,

    他们跌到了,自然不会继续在这里杵着丢人,下次来,就是找场子的时候了。

    他们还没走远,三连就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呼声,一群人疯一样的扑向了赢得赶紧利落的四人。

    不容易啊,小半个月,被七连的这群家伙把脸都摩擦肿了,现在,终于有人替全连长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