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不配被提及,才是最扎心的无视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不配被提及,才是最扎心的无视

 热门推荐:
    李梦用他丰富的知识“杠”赢了七连,很是为三连长脸,五公里准备的时候,一班众人都悄悄鼓励了李梦一波,以表示他们的与有荣焉——一排长彭凤涛也拍了拍李梦的肩膀以示鼓励。

    但……

    接下来就是一班和二班的噩梦了。

    李梦杠赢的七连发狠,一个五公里把跑过来混训的“兄弟连队”碾压成翔了。

    七连注重的团队,五公里全装越野不计算个人,只计算班级单位的成绩,一班和二班自然是有样学样——负重本身就比7连轻的他们,整体成绩却倒数第一、第二,虽然没有被7连丢一波嘲讽,但脸上却挂都挂不住。

    接下来在训练场上的各种训练依然被7连碾压成……各种花式的翔。

    就以越障训练场上的各种障碍为例。

    虽然一班和二班所有人都能轻易征服标准的尺寸,可面对7连那硬生生比标准高一米的的障碍,一班和二班能轻易征服的寥寥无几。

    自带20斤负重的嘴炮王者李梦,不可避免的惨遭折戟沉沙。

    七连很热情,看到一班和二班在越障训练场为难的表现后,时不时就有人跑过来“由衷”的建议:

    “那边是团里公有的越障训练场,是标准高度,要不你们去那边暂时先练练?”

    许墨白黑着脸:“不用,我们就练这个。”

    本来就是跑过来和七连混训的,这要是跑公有的越障训练场,那何必来这边找虐?

    他能做的,就是督促全班一定要征服难度七连难度!

    在各种障碍上跌跌撞撞的李梦,看着和自己同样跌跌撞撞的许三多,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

    不是许三多太差,实在是七连太变态了!

    这货本来就是半路杀进七连,等他杀进去的时候,七连的新兵都完成了适应训练——人家底子就比许三多好,适应结束后自然比半路杀进来的程咬金要优秀。

    而联想到许三多后来的优秀,李梦只能再度在心里感慨:

    不是七连的兵不优秀,实在是……许某人太变态了。

    一连在心里出现了两个变态这样的形容词,李梦算是明白了:

    这人啊,要是想秀,就得以优秀的人为标杆。

    那……只能用汗水和血水追赶。

    还说什么?继续出洋相般的咬牙练呗。

    ……

    在七连的训练场练了几天,一班和二班还是洋相尽出——大概是第一天时候李梦的那波嘴炮太嚣张了,七连在训练时候,刻意表现着他们的优秀,不留情面的优秀成吨的重击着三连的两个班。

    当然,进步也是能看见的,起码七连越障场上的一部分障碍,已经慢慢被三连的两个班征服了,但还有一堆等着征服呢。

    惯例,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这天高城的一番话。

    这天训练结束后,高城训话,出于尊重,三连的一班和二班假装自己是七连的一份子,跟着聆听,但高城一开口,味道就不对:

    “嗯,今天我们连的所有人,都征服了这个无法征服的障碍,嗯,是我们连的所有人!”

    说着,他的目光从三连的两个班身上扫过,

    这滋味不对呐!

    站在队列中的李梦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高连长,别特意强调好不好?

    鞭尸可耻!

    高城自然不会注意到下面一个兵的心理反应,更遑论还不是他七连的人,他此时在继续自己的“演讲”:

    “今天跟大家说句私话——就咱们团各装步连。”

    “先锋二连,前缀名字特听!先锋?呵,咱们翻翻团战史,他二连打先锋的次数,有我们钢七连的一小半多吗?指导员,抽空你合计下,看看先锋二连这‘先锋’两字里面有多少水!看他们打先锋的次数,有没有咱七连的零头多!”

    这番话让七连的兵忍不住出现了笑声。

    洪兴国有些难堪,高城这种挖老底似的吹嘘他很不喜欢,毕竟是文化人——可这种风格,却是整个钢七连喜欢的。

    也可以说是钢七连的风格!

    “再说这个常胜四连!”高城还在继续说他的私话,“四连打了多少胜仗我没数,可我闭着眼睛敢肯定,常胜四连的胜仗数量,没有我们钢七连多!”

    “还有个大功六连呢——人记了一次集体二等功,就自称大功六连!这……磕碜自己呢吧!告诉我,刚起来呢,记过几次集体一等功?!”

    “三次!”钢七连的兵拼命的呐喊出了他们牢记在灵魂中的答案。

    声音冲破云霄似的。

    三连的两个班沉浸在这种属于他人的自豪中,有一种孩子叫别家的孩子,有一种连队叫别家的连队——别家的孩子在大人和自己的眼中是两码事,可别家的连队,却站在那,用挺拔的身姿、骄傲的表情,在诉说着他们的强大和光辉。

    两个不属于七连的班,在瑟瑟发抖。

    李梦很晕眩,晕眩在钢七连这种光辉的战绩中,可他同样会忧伤,忧伤的是接下来高城会怎么将三连鞭尸?

    二连、四连还有六连,已经被高城鞭尸了,该到三连了吧?

    可高城却绝口不提三连,而是说:

    “对,三次集体一等功!集体一等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三次血战中,阵亡超过了三分之一!”

    “意味着在三次血战中,歼灭敌人的数量,过倍!甚至数倍!”

    “意味着……在三次血战中,发挥了超越连级建制在血战中的作用!”

    高城骄傲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那种光荣历史给他的不仅是底气和骄傲,还有一种渴求。

    但他没有办法带着自己的七连,将三变成四。

    他只能将这份渴盼压下,继续说:“但最重要的……”他目光从一张张属于七连的脸庞上扫过:“最重要的是,我们连,到今天还没有倒下去!而且还将永远继续这样辉煌下去!”

    “所以,我们……叫钢七连!”

    这是独属于高城的魅力,是属于钢七连传递给高城的底气,也是属于钢七连所有人的骄傲和自豪——对现场另外两个班来说,却是羡艳到极点的妒忌。

    钢七连所有人那种骄傲,是三连的两个班无法体会到的,那种不负先烈的自豪,却是三连的两个班、乃至整个三连正在努力做的——可对现在三连的两个班来说,最扎心的不是只能看着别人骄傲而自豪,而是……

    他们不被提起!

    不管高城如何俯视二连、四连还有六连,但能被高城所念叨,必然是因为人家值得被念叨,而三连呢?

    连史可以追溯到红军时期的三连呢?

    连被高城念叨的资格……都没有!

    这才是最扎心的!

    李梦在扎心之余,却在心里默默叹息起来。

    难怪在七连被改革后,高城这个铁打的汉子,会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争气的痛哭起来,

    难怪七连最后剩两人了,高城也要带着许三多,在饭前拉歌时候拼命的和三连“打”!

    嗯哼?

    想到这,李梦的目光变得诡异起来。

    他心想:七连要被改革,这些兵尖子,三连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