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狙击手和精确射手(上)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狙击手和精确射手(上)

 热门推荐:
    一进入七连的场地,借着朦胧的灯光,就能看到不远处那“火热”的人群。

    好热情的样子!

    这是李梦的第一感觉,但紧接着他就感觉不对了,那种目光,那是热情啊,怪怪的样子,就好像……

    看猴子?

    带着这个疑问,李梦再度打量。可能是心理因素,他总觉得七连望向他们的目光不“正常”,不像是欢迎,也不像是不欢迎或者讨厌。

    像是探究?

    “探究我们哪里来的勇气到他们这里‘蹭’训练?”

    李梦心里琢磨着的时候,许墨白带着一班、郑绍刚带着二班,向值班员报告后归入了7连的跑操队伍。

    值班员火速的整理了队伍,向一旁的高城做了汇报后,由高城带着开始早操。

    这种科目702团的诸个装步连没什么区别,半个小时一晃而过后——七连虽然多了两个陌生的班,但这种大家都熟练到闭着眼睛都能搞定的早操当然不会出什么“意外”。

    不过,相互间探究的目光是少不了的。

    李梦在七连中终于看到了诸多“熟悉”的脸庞:史今、伍六一、白铁军、甘小宁、成才……

    早在五班的时候,李梦就做梦想着自己以后能在史今手下当兵,顺便“拯救”史今,来一波穿越班的“拯救我的班长”,但现在进了三连一班后,这种想法却慢慢淡了——

    以以前的上帝视角来说,他很期待自己能在大好人史今手下当兵,可随着进入一班,性子冷淡却对自己和许三多格外照顾的许墨白,早就取代了史今在他心中的“地位”。

    更何况,对现在的李梦来说,真论好人的“好”,谁又能取代老马在他心中地位?

    他现在看史今,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得意:

    史班长,你一定想不到吧,我这只蝴蝶,已经悄悄的“救”了你!

    可惜,穿越者总要承受很多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悲痛……

    相比起李梦,许三多现在只有一个劲的傻笑——七连有他的熟人,对他来说很重要的熟人。

    从小的伙伴,

    将他带进了军营、他视弱兄长的新兵连排长,

    在新兵连对他又气又无奈又督促的新兵班长兼老乡。

    再一次见到他们,这傻小子除了傻笑,根本没有别的表情。

    而这个傻笑,差点把高城气炸了!

    早在新兵连的时候,他对许三多就“印象”深刻——第一次见面就给自己摆个自以为是的幽默,这也就算了,他高城堂堂钢七连连长,放下对一个新兵的差印象的肚量还是有的。

    可后来的那句话,高城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背下来好写信给我爸!”

    p!

    这句话高城记忆犹新——你咋不把全团装备的所有细节都写信给你爹呢!!

    前段时间,在三连侦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这小子,没想到丢到草原上五班的这小子居然还像模像样的,当时高城还想,自己这算不算看错兵了,没想到再次见到,这小子,还是以前那个鸟样,一个劲的傻笑!

    高城不能忍了,怒道:“那个兵……许三多!你傻笑什么呢?”

    望着熟人傻笑的许三多一愣,瞬间变得不知所措了,李梦赶紧踹了许三多一脚,示意许三多赶紧回答。

    许三多这才恍然,报告道:“报、报告连长,我、我、我就是高兴……”

    高城“锲而不舍”的追问:“高兴什么?”

    “我、我又能和班长、排长在一起训练了。”许三多老实的回答。

    一班的众人瞬间变了颜色。

    李梦也差点气死。

    虽然他知道许三多的意思,说的是能和史今、伍六一等一起训练了,但你特么倒是带个姓啊!

    不带姓,在这种场合下,你口中的班长,只能是你现在的班长,你口中的排长,只能是现在的排长!

    而这种偏偏又没有指现在的班长和排长的说法,换句话说,就是没把自己当做红三连一排一班的人——

    这是要当徐庶徐元直?

    高城冷哼一声,虽然接受了这个解释,但还是强调说道:“训练时候专心!”

    “是!”许三多熟练的回答。

    跑操继续,但一班的队伍中,气氛却怪异的起来,宁小虎更是冷冰冰的从嘴里挤出来了三个字:“徐三多!”

    许三多一愣,没反应过来,还纳闷的看了眼宁小虎,结果发现班里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全都是不满。

    这种目光许三多很熟悉,因为新兵连时候,刚来一班的时候,别人都是这种目光,可和二班“联谊”后,大家都不这样看他了吗?

    怎么……又成这样了?

    我……是不是又犯错了?

    许三多心里惴惴不安的想着。

    李梦无可奈何的摇头,这孩子,就是那种多撞南墙几次的命……

    自己这只蝴蝶,“拯救”了倒霉的史今,但又把许墨白“塞”入“虎口”了——自己得好好保护自家的“冷”班长,可不能让三多祸害了。

    嗯,其实这也是锻炼班长神经的机会,有句话咋说来着,玉不琢不成器嘛,许三多就是那琢玉的刀。

    自由活动时间降临,一班众人打算趁机好好给许三多上一课,让许三多明白“自己人”和“兄弟连队”的区别,可这时候七连的一伙人却径直找上了许三多,一班众人见状,只能暂停教育许三多的念头。

    丢人也不能当着兄弟连队的面丢。

    李梦则借机朝一班众人说:“那小子不是那个意思,大家适当的说下就行了,别上纲上线啊。”

    宁小虎他们几个翻白眼,周浩没好气的说:“你就护着白眼狼吧。”

    周东来则瞪了周浩一眼,示意周浩嘴上带个门闩——别看周东来对上“友军”的时候,时不时化身阴阳师,但在本班内,很注意形象,从不向自己开阴阳师技能。

    三连的“特遣舰队”众人中,这会最高兴的莫过于许三多了,他这会和史今、伍六一、成才呆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史今其实最高兴,能看到许三多从五班那旮旯杀出来,他这个“引路人”才有种没有做错的感觉。

    虽然史今很想和许三多好好聊一阵,但身为班长,自然不能丢下班里的其他人,说了一阵后,他就示意伍六一好好和许三多说道说道,自己则忙别的去了。

    三个老乡呆一块,伍六一倍感别扭。

    相比别人的老乡,自己这两老乡实在是没一个让他顺眼的,敷衍的说了几句,就拍屁股走了,留下成才和许三多在那扯淡。

    没了两个惹不起的存在,成才才轻松了,有说有笑的和许三多聊了起来——通常都是他说许三多听。

    成才讲的很欢,一个劲的炫耀自己。

    “今天没有野训科目,要不然让你看看我的步战车,我在步战车上现在负责操控的是机枪,可过瘾了,昨天我们打靶,我就打了两百多发子弹。”

    “不过,我最喜欢的是狙击步枪,我们班有个狙击手,我的目标是成为狙击手,我现在正在慢慢练呢,过段时间就能成狙击手了!”

    成才吹嘘的很欢,许三多听得也是津津有味。

    三连和七连都是装步连,可许三多和李梦到三连没多久,装甲步兵最特色的训练还没有展开——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登过他们的步战车,对于步战车的种种,许三多听得津津有味也是情理之中。

    没办法,谁叫人钢七连这个装步连的名称中还有侦查两字呢?

    许三多是听得津津有味,但李梦听得不爽了。

    要说对步战车,他和许三多现在还是纸上谈兵,只能在相关的教材上和训练中多模拟,但作为一个早信息大爆炸中穿越而来的穿越党,某些知识方面,自己貌似能狠狠“欺负”下成才!

    想到这,李梦就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然后在一旁插口:

    “真正说起来,你们那不叫狙击手,应该叫精确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