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班副,高!你真高!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班副,高!你真高!

 热门推荐:
    在常规连队,哪个班最好,一般来说,大家心里都没点逼数。

    人嘛,总是带着主观意愿,就像自己看镜子自带“美颜”功能一样。

    但在红三连不然。

    强不强,“联谊”的战绩说话。

    输多了,自然就能认清自己了。

    所以,在一班“废后”之后,万年老二的二班,是大家公认的第一强。

    但现在……

    翻了!

    二班居然又一次被一班毙掉了,而且还是在一班才大换血后——这对三连来说,可是惊天大新闻。

    以至于二班进行五十米蛙跳接力的时候,达到了全连围观的规模。

    大家都想看看,拿着一手王炸的二班,到底是怎么个蠢相!

    额,这句话是二班众人对围观吃瓜群众的恶意揣测。

    当然,这个揣测的前提是二班众人没有看到一直注视着他们的连长和指导员。

    站在窗户前的王越和何红涛,此时看着二班悲催的进行着五十米蛙跳接力,纷纷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不是因为二班输了而高兴,而是因为……他们觉得之前冒险对一班进行“手术”,是一部好棋。

    “神来之笔啊!”何红涛感慨说:“我当时还竭力阻止你对一班换血,总认为这样会把一个优秀的班集体给废掉!没成想……这竟是一神来之笔!”

    考核之后的全连大手术,王越和何红涛之间曾爆发了激烈的争执。

    王越的意思是:一班是全连最好的班集体,把最好的骨干放在一块太浪费了,不如发挥我军老传统,把优秀的人才分派进各个班级,以点带面。

    但何红涛是竭力反对,最主要原因是何红涛担心原一班的战士分到别的班级后,一班彻底废掉——一班是全连的一个面旗帜,也是唯一一个能在比武中给三连挣面子的班,一旦换血,连队连面子都没法挣。

    但在这一点上,王越选择了坚持,但王越也不是没让步——他本来打算把二班也这样搞,但为了说服指导员,只能放下对二班的“屠刀”。

    而现在事实就像他们现在看到的这样:才换血几天的一班,居然又毙掉了二班!

    可现在的一班什么情况?

    三个优秀士官,三个以前不显眼的一年兵,两个从五班过来的兵啊!

    王越并没有因为何红涛的夸奖而冲昏头脑,虽然他也为一班现在的成绩开心,但他还是认清了二班失利的缘由,反而朝何红涛说道:

    “二班是被带歪节奏了,平时决定胜负的是四百米越障,可今天却输在了五公里上,真要说硬实力,一班还差一截呢。”

    “不管怎么说,一班还是赢了。”何红涛笑道:“有许墨白在,这一口气鼓起来,他们想要泄掉,怕是不容易。”

    “嗯,许墨白确实不会让他们轻易泄掉。”王越也笑了起来,对许墨白这个现在最优秀的班长,他是十万个满意,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夸了另外一个人:

    “倒是这个李梦,其实挺让我惊讶的,我没想到他还能提高这么快——这几天的训练我一直看在眼里,完全就是一个拖后腿的主,没想到关键时候这么顶用。”

    “那是你没注意他认真刻骨的劲头!”何红涛却说:“这几天,不管是中午还是晚上,李梦一次都没偷过懒,都在憋着劲练呢!说来也是奇怪,以前我觉得他油嘴滑舌、阴阳怪气的不像个兵,没想到这转变最大的却是他。”

    王越笑了起来,对李梦越发满意了——他还担心到一班后,李梦憋着的那股劲会泄掉,没想到还能这么认真刻苦。

    ……

    训练场上的众人,对连长办公室发生的事并不清楚。

    刚做完了五十米蛙跳接力的二班,更不会想到不远处的窗户上,还有指导员和连长的“死亡凝视”呢。

    憋屈的他们,做完了伤害不高、侮辱性极大的接力后,坐到一旁缓气,同时也在反思二班到底是怎么输的,为什么会输给一班。

    不过,也有人一脸死灰的认命说:“我算是明白了,一班……就是压在二班身上的大山,这辈子想挪都挪不开的大山!”

    很挫败的感觉。

    明明二班现在是最强的,可偏偏对上一班以后,还是想以前一样,输的底朝天。

    这种思想让郑绍刚和齐建兵警醒,输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了心气——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要是对上一班连这口气都没了,那还争个屁啊!

    “这次怪我!”郑绍刚主动认错:“我们跑五公里的时候,就被一班带了节奏,是我的错,要不是五公里没有发现一班的战术,咱们闭着眼睛都能赢。”

    被郑绍刚这么一复盘,身在局中的二班众人才恍然起来,齐建兵正打算开口替郑绍刚揽下责任,却看到周东来带人过来了。

    二班众人再次黑脸!

    该死的恶趣味!

    周东来的恶趣味太让人憎恶了,赢就赢了吧,总喜欢赢了以后过来显摆,然后再度约战。

    有种打了一巴掌后又亮肌肉的意思。

    周东来过来了,后面跟着的是李梦。

    李梦是周东来过来前特意带上的,听到周东来说是要去显摆的时候,李梦懵了,生性善良的他,呐呐的说:

    这不好吧?咱们刚赢了人家,就跑过去在人家伤口上撒盐,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周东来则忽悠着说:这不叫显摆,这是友谊的提现,作为胜利者,我们要谦虚,懂吗?

    李梦又不是许三多,哪能分不清恶意和善意?自认为自己五行满德的他,当然不愿意跟周东来过去,但拗不过周东来,只能跟在其后面。

    他心中不断祈祷:前往别打起来啊。

    心里戏份比较多的他,已经在盘算万一打起来了,自己是拉偏架呢还是撸袖子直接干呢——他更偏向于先跑回去把援兵带过来。

    “别愁眉苦脸、苦大仇深的,不就是输了一场嘛?”周东来过去就一副教育人的语气:“大不了再来!男人嘛,输得起才能赢得起!再说了,二班输一班的次数又不差这一次,来,笑一个!”

    跟在后面的李梦胆战心惊,生怕二班直接撸袖子开干。

    “周东来,你做个人吧!”齐建兵咬牙切齿:“一班又不是凭实力赢的!你嘚瑟个狗屁!有种十天后再来一次!”

    “来就来,还怕你们不成?”周东来暗喜,目的达成!

    一直没吭气的二班长郑绍刚没好气的道:“说完了吧?说完了那就滚蛋!少在这碍眼了!我看见你就烦!”

    李梦神色一变,以为这是撕破脸的节奏,但没想到周东来不以为意的道:“说的跟我看见你们不烦似的——诶诶,你们这输的也太没品了!李梦,咱们走,胜利者要学会大度。”

    他最后这句话是因为看到李梦沉下了脸刻意说的。

    被教育了一句的李梦一脸懵逼的跟着周东来离开了二班“火热”目光的辐射范围后,周东来说道:

    “我刚看见你沉着个连,想打架了?”

    李梦口是心非的摇头。

    周东来笑了起来,没个形象的揽住了李梦,拍着肩膀说道:“你啊,少见多怪,咱们是军人,血气方刚的男人,和人有矛盾是正常的,但解决问题的方式不一定用拳头。”

    “用嘴?”李梦下意识的接腔——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画面:

    你瞅啥?

    瞅你咋地?

    再瞅一个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

    嘿,你还瞅?再瞅一个!

    我瞅!我就瞅!

    你瞅我?我也瞅你!

    额,画面太美,他不敢再想了。

    周东来哭笑不得:“狗屁的用嘴!训练场上见真章啊!有矛盾,训练场上毙得他满地找牙!毙不过?那就拼了命的练,等能毙掉他的时候,毙的他满地找牙!然后……”

    说到这,周东来荡笑起来:“就像我这样,在他们跟前用胜利者的大度,原谅他们失败者的冒犯,懂吗?”

    李梦很聪明,马上就明白了周东来为什么带着自己去二班那晃荡的缘由:

    周东来哪是五行缺德,分明是故意把带自己过去,让自己不要因为一次小胜利就得意忘形。

    嗯,还有,就是纯粹是拉仇恨的!

    君不见周东来在人二班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就来了一个“十天之约”?

    他无语了半天,才伸出大拇指:“高!班副,你真高!”

    周东来讶异的打量着一语好几关的李梦,最后装作不知道李梦这句无奈的赞扬中的其他意思,故作得意的说:“小意思啦!”

    丝毫没有被李梦看破用心后的尴尬——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

    果然很周东来。

    (还有,但得明天看了,才写了一千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