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男人的友谊(中)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男人的友谊(中)

 热门推荐:
    区区八个人,就四个紧凑的小“团伙”,这样的状态非常不对。

    又不是女生宿舍,咋能这么搞?

    “周浩和宁小虎这俩,对李梦和许三多好像有意见。”周东来特意说道:“训练时候我发现了几次,这俩有意和李梦、许三多别苗头呢。”

    “多注意点吧。”许墨白无奈,这就是大换血后的坏处,人和人相处都是用时间磨合的,相互间不断熟悉后才能融洽,骤然大换血后,想要轻易间习惯其他人,确实不容易。

    他说道:“咱们多和其他班搞几波‘联谊’,培养下班级的荣誉感和归属感。”

    这是部队惯用的方式,班级级对抗,更容易激发本班战士的归属感。

    “嗯。”周东来答应下来,许墨白结束了两人的交流,和周东来打算回宿舍休息,结果刚到军营楼下,就看到周浩背着满当当的背包,吊着李梦去了操场。

    周东来奇道:“嗯?周浩是去干嘛?他中午不是不加练吗?”

    “过去看看。”许墨白出声,两人悄悄跟上了周浩,看到周浩在操场和李梦扯了起来,没多久李梦就从背包里开始掏“砖头。”

    周东来拉下脸:“嗯?要打架?”说着他就想扑上去——新兵打架还能原谅下,可都一年多的老兵了,这要是还打架,还有没有兵样了?

    “等等。”许墨白却阻止了周东来的冲动:“不像是打架的样子,先看看他们搞什么。”

    “你……我也是服了,你还真稳!”周东来怨报起来,但还是听了许墨白的话——没多久,事实就证明许墨白是对的,两人并没有打架,而是背着包齐跑了起来。

    “像个老兵的样。”周东来没有判断失误的尴尬,反正是面对许墨白嘛,许墨白掌握了他的多少“黑材料”?

    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说不准就是老许不是?

    许墨白对周东来的“翻脸”早已习惯,好奇的说道:“过去看看。”

    看什么?

    当然是看李梦掏出的东西。

    两人走到位置,看着地上包起来的四块砖头,周东来皱眉说:

    “四块?李梦这么没出息吗?和周浩比还把加的负重拿掉了?”

    “你这几天没注意过李梦?”

    “注意了啊,怎么了?”

    许墨白嫌弃的看了眼嘴硬的周东来,说道:“你真要是注意到了就不说说这话——他每天加练的五公里,没多少进步你注意到了吗?”

    “注意到了啊!”周东来蹲下来研究砖块,继续嘴硬。

    “这小子在偷偷加负重——这四块应该是他偷偷加的。”

    “加的?四块小20斤了,不会吧?他连40多斤都悬,还偷加?”周东来诧异。

    第一天开始,新进一班的五人都不适应40斤的负重,这么几天过去了,别人都适应了,就李梦看上去没什么进步,稳稳落后别人将近一里,他……居然还偷偷加负重?

    许墨白耸肩,表示自己不想和“智障人士”说话了,周东来哼哼几声,不打算和两人直接照面,免得等下尴尬,遂拉着不想和自己说话的许墨白往回走,半路各种“调戏”,非逼得许墨白和自己说话不可。

    看着许墨白无可奈何的样子,周东来心里偷笑不已——就喜欢你被我折腾的无可奈何的样。

    ……

    二班最近很嘚瑟。

    原因嘛,就是因为二班在几天前的大手术中没有伤筋动骨,九个人的二班只换了一个人,就整体素质而言,现在的二班是全连妥妥的第一。

    用二班长的话说:

    二班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标兵班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三个月后的考核中毙掉一班,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连“第一班”——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二班,要是让一班拿下了标兵班的称号,我们二班就找块豆腐撞死吧!

    嗯,二班也是有抱负的,一班被当做标兵班建设,但不一定标兵班就是一班,二班难道就不能横刀夺爱吗?

    只要锄头舞的好,没有撬不动的墙角——二班为啥不能把标兵班的牌子扛回来?

    嘚瑟归嘚瑟,但二班在训练上还是没落下,横刀夺爱需要的不仅是锄头,还需要实力,毙不掉一班,又怎么可能成为全连最好的班级?

    周东来就是在二班奋发图强的状态下,再一次逛到了二班的。

    一班和二班比邻而居,以前周东来特喜欢逛二班,但最近几天见不得二班“小人得志”的猖狂,傲娇的从不进二班的门,但今天,他来了,他带着笑容走来了。

    “呦,周班副,稀客,稀客啊!居然有空到我们班莅临指导来了?同志们,别收拾了,快欢迎下周班副莅临指导!”二班副齐建兵“热忱”的欢迎起来,“大阴阳师”状态满开。

    二班众人笑着齐声道:“欢迎周班副!”

    这牌面快比得上排长了。

    但,恶意满满的味道扑面而来。

    周东来是早有准备。

    风水轮流转,皇帝轮流做——以前一班强势的时候,大概状态类似这样:

    本宫一日不亡,尔等只配为妃!

    对当时的一班而言,整个红三连就两种班:

    一班,一班以外的其他班。

    什么二三四班,什么六七八九班,和五班没什么区别。

    可最近,这些“妃子”都嚣张了起来,一个个对“后位”垂涎欲滴,曾经吊在一班后面的二班,也虎视眈眈着“后位”,也不知道是敏感过头还是二班翻脸无情,反正周东来感觉二班各种看不起一班。

    瞅瞅,现在一进二班,就这幅“阴阳师”模样。

    小人得志呐!

    早有准备的周东来干咳一声,道:“别上眼药啊,齐建兵,别以为一班没落了你们二班就能骑我们头上拉屎撒尿。

    听过一句话吗?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这是李梦之前嘀咕着说过的话,当时周东来还意味深长的教育,不要说这样影响团结的话,结果一转头,他就当着二班全班的面说出来了。

    这是来找事的?

    齐建兵大怒,不止是齐建兵,二班众人也都怒视周东来,一班支配全连的时代已经是昨日黄花了,没点逼数吗?

    还敢上来装x?

    “老周,怎么还想教我们做人?”齐建兵哼哼的说道:“划下道,我们二班接着!”

    以往一班就是这么过来“找事”的,作为和一班同排的两个单位,二班和三排没少被一班“找事”,还美其名曰:

    联谊!

    联你大爷!分明是训练场上抽脸!

    可现在的一班,还敢找事?

    齐建兵瞬间战意勃勃,活像一只充满了斗志的西伯利亚雪橇犬。

    周东来立即应声:“行啊,既然你们二班邀战,那我们却之不恭了——下午,训练场上老规矩来一波?”

    齐建兵大怒,该死的周东来每次都是这样,明明是你过来“挑事”的,非装成你们是“受害者”的样子!

    思及过往的种种悲催“联谊”,齐·西伯利亚雪橇犬·建兵登时道:

    “来就来!别说我们二班欺负你们一班!”

    “呵!呵!”周东来两声冷笑,然后优哉游哉的回撤,只给二班众人留下一个我去给你们买橘子的背影。

    回到一班,周东来向许墨白打出ok的手势,许墨白了然的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挑事”这种技术活,他从来都不是得心应手,好在周东来善于此道,给许墨白省下了不少口舌。

    只是,以前是排长或者连长让一班去主动“挑事”,而现在,则是一班自己过去主动“挑事”。

    有点小差别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