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五班的命运(中)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五班的命运(中)

 热门推荐:
    夜晚的草原上一片寂静,吉普的车灯像是划破黑暗的利箭般,不断撕裂着黑夜。

    超载的车上,薛林和老魏没完没了的说着话,包括但不仅限于今天的考核、明天的采访,还包括五班杀回连队后的畅想。

    许三多咧着嘴傻乎乎的笑着,和这两个家伙想的一样美。

    一直沉默的李梦,和这欢闹像是无法融入一样,终于,在老魏第n次说以后五班该怎么样的时候,他暴怒的出声了:“够了!”

    吓了一跳的薛林,不满的瞪着李梦:“李梦,你发什么神经?”

    “诶诶,大梦子,你这是咋回事?美梦成真了你还矫情上了?”老魏乐呵呵的看着李梦,并没有因为李梦突然的愤怒而生气。

    从李梦和薛林到五班开始,他们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突然的发神经,相互的退让和忍耐就是相处的最好法宝。

    “你问他。”李梦带着情绪指向了老马——没错,他之所以沉默,就是因为老马。

    明天,就是他们在五班的最后一天。

    那明天,也将是老马做他们班长的最后一天。

    被李梦愤怒指向的老马强笑着说:“我……我咋了?不关我事。”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班长,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瞒到我们背着包滚蛋吗?”李梦情绪激动的望着老马:

    “明天,我们就要滚蛋了,我们就要滚离五班了!”

    老马沉默起来。

    这是李梦憋火、沉默的原因。

    他一直没敢想老马和他们分别后的场景,没敢想自己的班长不是老马的场景。

    可现在,他……必须要面对了。

    “这不是好事吗?”老魏莫名其妙的看着李梦:“咱们不就是等着这天吗?”

    “笨蛋!没听懂我的话吗?我说的是我们,你、薛林、许三多和我!是我们四个离开五班!”李梦怒道。

    “那班长呢?”薛林傻乎乎的问。

    “班长……”李梦看了眼老马,红着眼睛说:“班长在哪,五班就在哪。”

    老魏、薛林和许三多再笨,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了过来。

    老魏愕然的看着老马:“班长……这是真的?”

    老马怅然的望着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眼睛,闭着眼睛点头。

    车内,陷入了要命的沉默。

    ……

    五班宿舍的灯亮了起来,像是海边的灯塔一样,沉默的五人走进了宿舍,却让宿舍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李梦打破了沉默:“我去站岗。”

    他拎着枪去了外面的哨亭,但保持了将近四个月的标准军姿,却变得拉胯起来。

    他怅然的望着不远处的高坡。

    进入这个世界的当天,他就在那给自己立了个小目标,

    而两个月前的时候,也就是在那,他知道了老马的选择。

    而明天,五班的五个人,将……再也没有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机会了。

    屋内的喧嚣声顺风飘来,听着老魏、薛林和许三多发傻说着不离开五班的话,李梦慢慢叹了口气,第一次在哨亭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无神的望向了天空。

    相比他们三个,自己始终不是那么纯粹。

    李梦有些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始终没有老魏他们纯粹,尽管自己比他们更努力更拼,可……为什么和他们截然不同呢?

    是因为自己更冷静吗?

    李梦自嘲的哂笑起来,可能,是因为自己更像成才吧。

    屋子里的灯始终没有黑掉,保持了将近四月的生活,也因此彻底的打破,待李梦回到屋内的时候,屋内已然是烟熏火燎,红着眼睛的四人,都在床头无语的低沉。

    看到李梦进来,站了起来掐灭了手上的烟头:“睡觉!明天,还有采访!”

    灯灭,但人却久久未曾睡去。

    人总想把时间留住,但时间又总是比泥鳅还要滑溜,当天色渐渐亮起的时候,始终没有留住时间的四人,就孤零零的站在院子上,用标准的军礼,看着老马缓慢的升着国旗。

    升旗结束,老马看着四人,许久后,说:“三分钟后,五公里轻装越野!”

    他都快忘了,五班什么时候养成了用五公里热身的习惯,

    他也都快忘了,五班究竟是在哪天开始改变的,

    可他……怎么也不想去忘掉眼前的这四张面孔。

    李梦第一个开了队列,他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收拾完毕,又重新站在了老马跟前。

    这是五班跑得最整齐的一次五公里轻装越野,没有人喊累,没有掉队,四个兵紧跟着他们的班长,在跑了无数次的路上,紧紧的跟着他们的班长。

    就好像……

    他们一个不留神,班长会跑得没有踪影一样。

    这是五班最沉默的半个训练日,他们全程都沉默的按照班长的要求,一板一眼的进行着训练,直到吉普领着一辆军卡出现。

    何红涛、张干事还有六个……觉得自己被遗弃的兵。

    “报告指导员,红三连二排五班,正在训练,请指示!”老马用标准的姿势小跑到何红涛跟前,大声的汇报。

    何红涛看着老马,想起了自己在送许三多来之前的几次经历。

    那时候他每到五班驻地,老马总是笑哈哈的给自己递烟,总是陪着笑应对着自己对五班的失望。

    而现在,

    老马正肃然的站在自己跟前,用最标准的姿势和声音,向自己汇报。

    是啊,五班不一样了。

    ……

    对于六个被“丢”进五班的“新人”来说,五班这里没什么新鲜的——和他们之前的宿舍一样的标准样子,除了环境很差。

    对于四个即将离开这里的兵来说,五班和他们将要去的地方,到处都是不一样。

    而对于正在拍摄的张干事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

    “这就是你们铺的路?好看,真好看!来来来,你们站在那里,我给你们拍照!”

    “哎?这就是你们自己修的越障场?这泥墙有创意!来来来,你们站在这,我拍一张,哎哎,那个谁,你跨这个墙我拍一张。”

    “来来来,你们摆出训练的样子,我再拍一张!”

    张干事激动的拍着,他甚至都想好了给军报投稿的标题和内容——这一刻的他,无比的尽职和专业。

    他有很多很多的想法,想拍很多很多的照片。

    他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问问这里的五个兵。

    他还有很多很多……

    可这时候,一个兵不识好歹的拒绝了他的要求,站在他的面前问:“首长,快没胶卷了吧?”

    “还有,还有呢,诶诶,你们到旗杆下面,我再拍几张。”张干事没有生气,反而又热切的说着。

    “首长,有个重要的人您还没好好照呢。”

    张干事奇怪的看着这个兵。

    “我们班长,您就不想了解下我们为什么要修越障场吗?”

    “您就不想了解下,我们为什么要在院子里修路吗?”

    “您难道就不想知道这里以前是什么样子,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您坐,让我们给你说说一个优秀班长带着几个没出息的兵……自强的故事,成吗?”

    (我错了,呜呜,我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