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老马的谎言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老马的谎言

 热门推荐:
    连队驻地和五班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

    五班驻地就像是被人遗忘的角落。

    曾经的老魏无聊到整天起绰号,就连他的碗都被他起了上百的绰号。

    曾经的薛林,就喜欢满世界找丢失的羊羔,然后欢天喜地的和牧民扯几个小时的淡。

    因为无聊,因为……这里整月整月的,不见人影。

    可后来,五班变了。

    训练开始压榨他们的所有精力,以往的空虚变成了现在的充实,老魏连起绰号的爱好都没了,更别提动不动就找羊羔的薛林了。

    对老马来说,现在的日子,就像曾经在连队时候的日子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每天需要面对的还是那几张熟悉的脸。

    可刚才王越的话,让他突然生出一种使命感。

    以前在五班,他只想着熬到走人,因为……他已经没了方向,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他只想在留恋的军队里等着复员。

    可现在,王越告诉他,五班要变成孬兵蜕变的复活营!

    是三连雄起的最关键所在!

    他心动了。

    对他来说,这又是一种使命感——他的11年军旅生涯,都是在三连度过的,让红三连成为702团仅次于钢七连的连队,这个目标,值得他去拼、去努力。

    “我愿意!”沉默了许久的老马终于出声,然后他又重复:“我愿意!”

    不是敷衍的回答,也不是因为王越这个连长的军令。

    事实上,王越就没有用命令的方式来压服老马。因为他知道,心不甘情不愿,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破罐子破摔,远离人烟的这里,本就是放飞自我的绝佳天堂!

    王越变得兴奋起来,他激动的拉住了老马的手:“老马,马德胜同志(想个昵称累死人书友贡献的名字,嫌土找他去),谢谢!谢谢!”

    他激动的有些失态。

    他原以为老马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呢,毕竟,蹲点了几天的他,已经亲身感受到了这里的枯寂。

    可没想到老马竟然这么坚决的答应了下来。

    “连长,三连是我们所有人的三连,我们中的任何一份子,都有义务为三连的崛起而努力。”

    老马强压着激动,作为一个三连11年的老兵,他异常期待他的“家”能在702团中,成为仅次于钢七连的优秀连队!

    至于超过钢七连?

    额,老实说,还没有毙掉先锋二连、常胜四连、大功六连这三座大山呢,说赶超钢七连,比懒蛤蟆打哈欠还要严重。

    王越是个急性子,他现在就想飞到三连去,给三连制定一个具体的章程。

    至于口号他都想好了:

    向钢七连学习!

    虽然没有个性,可如果三连真变成钢七连第二,毙掉了上面的三座大山,个性算什么?

    ……

    和老马达成了共识后的王越回到了宿舍。

    宿舍里,李梦他们四个人危襟正坐,看到王越进来后,纷纷站起来敬礼。

    “坐,都熟悉了四天,你们还这么生分,”王越笑着示意四人坐下。

    李梦看着王越笑眯眯的神色,尤其是每当看他时候那满意的目光,让他倍感不适。

    他心道:

    班长,你……千万别在连长跟前夸我啊,我现在就想安安静静做一蒙尘的明珠,等我去了钢七连,再让我彰显我的金玉本色哈!

    王越接连满意的目光,让李梦生出迫切进入七连的冲动。

    他怕以后自己变成了耀眼的明珠,再走就是“背叛”。

    【回头我就自己修路去!许三多,别怪兄弟我走你的路让你无路可走——大不了到时候咱们一起揽下这功劳,一起杀进钢七连。】

    “同志们,”王越笑着说道:“在五班蹲点的这几天,你们成功让我改变了我对五班固有的印象,也让我重新认识到了五班——我听老马说,李梦同志曾说,等有朝一日脱下了这身军装,回想自己的军旅生涯发现一片空白后,会活活后悔死。

    这话我赞同。

    我那时候在新兵连时候,就听连长说,当兵顶多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既然来了军营,总得给自己的记忆填充些值得回味的东西。

    我这个连长不是瞎子,你们的努力我看到了,如果把你们一直撂在这里,等你们脱下这身军装的时候,肯定会恨死我——既然这样,我给你们争取个机会!

    两个月后全连比武,老兵和老兵比成绩,新兵和新兵比成绩,只要你们的成绩比垫底的好,我亲自接你们回连队,怎么样?”

    李梦此时有两个念头:

    第一个,连长,那话不是我说的。

    第二个,卧槽,什么鬼?这段……剧情没有啊!

    至于老魏、薛林,则一脸狂喜,老魏呆乎乎的问:“连长,真的吗?”

    “真的,比真金还真!但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王越确认过后反问。

    “有!”老魏和薛林大声回答。

    而此时的李梦,则是一脸的滞意,什么鬼啊,这……根本就不是剧情里的内容啊!

    超纲了,严重的超纲了!

    王越则把李梦的表情当做了狂喜后的呆滞,自然没有在意,薛林和老魏能不能在两个月后杀进连队他不敢保证,但在他看来,李梦两个月后进连队那是百分百的事。

    根本不用怀疑!

    之后的时间里,王越则专心的在一旁写起了自己对三连未来一段时间的规划,这些都得写成报告上交到营部和团部,他当然得提前准备。

    下午时候,补给车如约而至,卸下了补给后,王越搭上了补给车,临走前朝五班众人道别鼓励:

    “都好好练,两个月后我来接你们会连队参加大比!”

    补给车扬起一串烟尘远走,直到再也看不见车影后,按捺了许久的老魏和薛林,终于开始了狂呼。

    许三多也跟着傻笑,唯有李梦,心事重重的和这三人格格不入。

    通过许三多和成才的经验教训,李梦很肯定一件事:

    如果自己从五班这里直接能调到钢七连,那叫本事。

    可如果自己回到了三连连队,又通过别的方式调到了钢七连,那就叫……另攀高枝!

    虽然不会像成才那样被七连的战友唾弃。

    更何况,进了三连连队,他又有什么方式能调到7连?

    直接找高城?

    别犯傻了,如果没有优秀到伍六一那种程度,高城能把自己看在眼里才怪呢!

    李梦很懵逼,这“一刀”,简直是措不及手呐!

    老马注意到了李梦的异样,疑惑道:“李梦,你不是盼着有个机会杀进连队吗?怎么现在一点看不出高兴的样子?”

    因为激动而没了形象的老魏和薛林这才注意到了李梦的异样,老魏诶诶的说道:“老李同志,你朝思暮想的机会来了,你这反应不对劲!”

    “李梦,你怎么回事?舍不得咱们这了?诶诶,还别说,如果真走,我好像也是舍不得啊,这里,可是我薛林的青春啊!”薛林最后故意耍宝的感慨起来。

    “来的太容易了,有些……不真实。”李梦只能这样遮掩了,老魏和薛林也没多想,而李梦害怕被继续追问,忙转移话题问老马:

    “班长,这要是全连比试时候咱们班勉强入眼,是不是全班都走?”

    老魏不乐意的说道:“喂喂,什么叫勉强入眼?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老马本想将连长之前的话都告诉四人,可转念一想,又怕有人犯傻留着陪自己,遂笑道:

    “当然是全班都走了,我跟你们说啊,就两个月时间里,你们可得抓紧练,别到时候拉稀,害得全班无法离开这里!”

    这话一出,薛林和老魏急了。

    要真因为他们两个导致五班被人评为不求上进,导致五班还驻守在这,他们两个可就没脸见人了!

    “练!把骨头里面的油都练出来!往死里练!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老魏第一次说出了如此凶狠的话来。

    一旁的许三多和薛林狠狠点头,他们也不愿意拖后腿。

    老马露出了“慈祥”的笑,随后变身成为了那个严格要求的班长:

    “全体都有!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