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是影视剧中最凶的教官 > 章节目录 第二章:小目标和预支的奖励

章节目录 第二章:小目标和预支的奖励

 热门推荐:
    饭后,李蒙决定先在外面消消食、冷静冷静,对自己当前的人生做一个小小的规划。

    继续瞎混在这里,显然不是李蒙想要的生活。

    前世从小体弱多病,激昂的军旅对他来说,是遥不可见的梦,但现在梦实现了,他决不能浪费掉这个机会——以后跟着何干事混团报绝不是他想象中的军旅!

    只是,李梦本身太差劲了,给李蒙留下的,简直是不忍直视。

    “当务之急,就是先离开这里!”

    坐在距离营房三百多米的沙丘上,李蒙为自己规划接下来的路,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只有四间屋子的营区。

    要说离开这里的路,他知道两条。

    第一,像许三多那样,在营区内修路修花坛。

    但李蒙立刻否决了这条路,在士兵突击中,他最喜欢的就是许三多了,抢了许三多的“机缘”让许三多无路可走,这可不行。

    第二条路,等着被张干事带到团报,然后以团报为,跳到战斗连队?

    李蒙摇头,不行,这也不成,钢七连的时日无多,自己要是去晚了,像7连这样优秀的集体,可就没法沾染了,不好,不好。

    那怎么办?

    李蒙苦思冥想,最后忍不住嘀咕:“难道要搭许三多这趟顺风车?”

    如果和许三多一起铺路修花坛,是不是也能借机进入七连?

    想到这,李蒙反而一怔,自己总在想着取巧的方式,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离开这里?

    堂堂正正!

    就像成才那样!

    成才被老a退回来再度驻守看管道,可人第二年不是又杀回去了吗?

    自己侥幸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又有一副这样健康的体魄,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离开这里?

    想到这,李蒙反倒是升起了斗志——老马是红三连最好的班长,虽然有个括弧曾经,但能教自己的东西肯定不少,只要自己肯学,以老马的为人,当然不会不教,那自己岂不是堂堂正正的可以被调走进入战斗连队?

    “对!就这么干!”

    李蒙站起来,一脸斗志的大喊:“钢七连!我李蒙……会杀来的!”

    刚喊完,脑袋中就发出一声叮响,随即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第一个军旅小目标已确定,预支奖励:三个月训练效果翻倍。

    李蒙呆滞,下意识的敲敲脑壳,然后小心翼翼的问:

    “系统?”

    “老大爷?”

    “金手指?”

    没有回应,他决定再试试刚才的口号:

    “钢七连!我李蒙……会杀来的!”

    还是没有回应,李蒙又乱定了几个目标:

    “我要进老a!”

    “我要当将军!”

    “我要……离开这里!”

    始终没有回应,李蒙只能认为这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这难道是穿越的后遗症?

    又研究了一番,还是没有结论后,将信将疑的李蒙忍不住自语:

    “不管真假,反正是要练——看看效果再说。”

    他说干就干,现在马上制定训练计划,先把脑海中新兵连学到的东西统统练起来,等老马认识到自己是真洗心革面以后来教导自己。

    管他刚才是不是幻听,反正他都是要做一个“兵王”的男人!

    屋内,老魏他们三个正猫在一起斗地主,看到李蒙伴随着一阵风进来后,薛林马上招呼:

    “老李,快来打牌!”

    李蒙看了三人一眼:“不!我说了我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个兵!老魏,老薛,跟我练不?”

    “练练练,先把牌打完再说。”老魏喊着,顺手丢出去一个顺子,薛林则说:“不对,班长刚出了三个八带一,我最开始出了一个八,你哪来的八?”

    李蒙摇头,算了,这两货是没救了,自己还是先干起来再说——于是他走向桌子,从抽屉里拿出了稿纸,坐下又写了起来。

    “又写起来了?今天能写完序不?”老马一看这架势,马上打趣起来,果然,李梦还是那个李梦,原汁原味,没有改变。

    “小说不写了,我缺少丰富的经历,现在些小说只是扯淡——我不想扯淡,我要丰富我的经历。”李蒙一边回忆着新兵连的训练科目,一边回答老马。

    老马哂笑一声,继续投入到打牌的事业中。

    三人连打了两局后,老马一直没等到稿纸被撕掉的声音,顿时好奇起来,奇了个怪呦,今天李梦怎么这么能写?

    老魏正好洗牌,老马干脆悄悄站起来,走到李蒙身后,看李蒙这次写了什么花儿出来,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第一行字却是:

    训练计划。

    老马一怔,仔细看了起来,很快就发现李蒙正在把新兵连的训练科目按照时间正往这训练计划中搬,甚至饶有兴趣的还写下了起床时间、睡觉时间。

    “李梦,你改行了?不写小说开始写日记了?”老马忍不住说道,在他看来,这不就是日记吗?

    他心想,这一定是李梦用来忽悠家里人的东西。

    当兵嘛,家里人的印象中肯定都是持枪保家卫国——就像他们寄回家里的照片一样,没有人会提他们四个人傻乎乎的住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日复一日的虚度着光阴。

    “日记?鲁迅说过,正经人谁写日记?”李蒙讲了个后世的笑话,随口又解释:“我给自己制定训练计划呢!”

    老马笑出声来:“你别犯傻了,打牌吧。”

    如果真按这上面训练,李梦能坚持一个小时算他输!

    “班长,你小看了一个兵的信仰。”李蒙回头看着老马,认认真真的说。

    “行,我小看了,你练吧,需要指导了吭气——我去打牌!”老马耸肩,这里就四头逆时针转着推磨的驴,谁还不清楚谁?

    李蒙不以为意,他知道光凭嘴炮是不会让人相信的,毕竟人品已经被李梦败光光了,还是让事实说话吧。

    他回忆着写完了训练计划,检查了一遍后,又专门的加了一条:

    每天坚持一个五公里。

    计划书写完毕,李蒙决定耍个小心眼,又在计划后面添加了多个日期,以后每完成一样,就在后面打个对勾——这是给人看的,万一能被上级看见,这不是就成际遇了吗?

    写完后左右看了下,他决定将这份计划贴到了进门的墙壁上,方便万一有领导来能一眼看见——这么大一张纸,领导转身走的时候,要是看不见那就没天理了。

    贴完训练计划,李蒙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内务。

    新兵连时候叠出过20分的豆腐块,现在,起码得把新兵连时候的水准先练出来。

    他开始整理内务,一遍又一遍的将被子叠起来,倒是越来越熟练,很快就有模有样的叠出了可以评20分的豆腐块了。

    老马他们三个这时候已经停止了打牌,呆呆的看着李蒙忙活,许久后,薛林一脸呆滞的问:“老李,你……真发烧了?”

    “我说过了,我要洗心革面,做一个真正的兵!”李蒙转头看了眼薛林:“这只是第一步。”

    “咦,太阳怎么往东落下了?”老魏惊奇的出声,老马则一语不发,他倒是要看看,这小子发神经能坚持多久。

    在被子像模像样后,李蒙朝三人说道:“我去外面练练,先从军姿开始复习,欢迎各位指导或者陪练,再见!”

    说完,他向外走去,老魏却喊着说:“梦动先生,你这是图什么?”

    梦动先生?

    又一个新绰号吗?

    李蒙回头看了眼老魏,一字一顿的朝三人说道:“我不想打酱油!坚决不想!”

    说完,李蒙出了屋子,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人。

    “打酱油?什么意思?这里没有地方打酱油啊!”薛林自语。

    老魏恍然,一拍腿激动的说:“我知道啦!李梦给扑克起了个新绰号!”

    老马失笑,但觉得……好像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