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四七章 美人如玉

章节目录 第一四七章 美人如玉

 热门推荐:
    “急什么?”

    芊芊过去开门,横了蒋方一眼。

    蒋方立刻蔫了,讪讪道:“不是怕误了点么?”

    江都因李敬业之乱,又有不少富户被朝廷清洗,遗留下大片无主华宅,被官府没收,以极低价格变卖。

    当然,不是谁都能享受到超低价,要么是江都县及扬州府的官吏,要么是对朝廷有功的乡绅富户,换句话说,这是政府福利房,体制内优先。

    蒋方站队正确,有功于社稷,以三百两银子买了一处沿运河的园林大宅,占地一亩,萧业、陈子昂、陆文及张检,也纷纷在城外置了一所园林宅子,其余张柬之、铁无痕、李元芳诸人皆有份。

    这不算腐败,是潜规则,是朝廷给予的优待,哪怕不住,日后江都早晚都会恢复繁华,再把宅子出手,至少能赚个好几倍。

    因有了宅子,蒋方正式纳芊芊过门,做了妾。

    虽然是妾,但芊芊在张母面前乖巧的很,又把蒋方吃定了,张母也不歧视芊芊的过去,没有人会要求妾出身清白,致使芊芊在家里的地位,形同于大妇。

    “好啦,你和陆郎在外稍等,萧郎马上出来!”

    芊芊扑哧一笑,关了门回去。

    不片刻,一袭素白锦袍的萧业出现,头戴二梁进贤冠,足踏木屐,丰神俊朗,恍如神仙中人,带着萧义、萧泽等人离家迎亲。

    一辆牛车早已备上,萧业上了车,毛驴仪仗跟着起行,向张家赶去。

    “快看快看,解元公娶媳妇啦!”

    “恭喜解元公,贺喜解元公!”

    沿途老百姓,纷纷道喜,萧业在车内拱手回礼,殷殷与玲玲跟在后面,给小孩子发放果脯零食,还有象征吉祥的铜钱,孩子们欢喜不己。

    不觉中,张府已至,张检与张修兄弟如门神般堵在门口。

    为了张罗婚事,在江南主持家业的张修特意赶了回来。

    “大舅哥,二舅哥,娘子可曾准备妥当?”

    萧业翻身下马,拱手问道。

    张修道:“三妹尚未描妆,请妹夫稍等!”

    “萧郎,妾们去催一下!”

    玲玲拉着殷殷狠狠瞪了张检一眼,似乎在责怪他意思下就可以了,干嘛搞那么严格?

    古代迎亲,有催妆、乘鞍、谑郎与却扇四道程序,那时新娘不坐花轿,而是骑毛驴,也没有红盖头,新婚着白色素衣,以扇遮面,由新郎牵回家。

    作为研究古文化的大师,萧业在前世,一直提倡新婚嫁娶穿白衣,毕竟所谓的红盖头和大红嫁衣,并不是华夏民族的原生态,在宋以前,结婚都穿白衣,素雅飘逸,内敛而不张扬,反映出古华夏的民族性格,只是后来受了元清草原部落崇尚热闹和色彩鲜艳的影响,红盖头与红嫁衣才普及开来。

    “嗯?”

    萧业留意到,张检被玲玲瞪了眼,似乎也蔫了,傻呵呵陪着笑,不禁眉心微拧。

    虽然玲玲还未入张家的门,却已经和张检打过好几次野食,让张检食髓知味,依恋不己,他也和蒋方一样,渐渐地被吃定了。

    或许二人自己并未觉察出端倪,只觉得是初尝美人滋味,宠爱些,让一些,是应该的,不过萧业旁观者清,隐约觉得不对。

    当然,蒋方与张检尚未娶妻,被芊芊和玲玲吃定还不能说明问题,只有在陈子昂纳了蔓蔓为妾之后,又疏远了发妻王氏,才能判断个中蹊跷。

    萧业决定静观其变。

    有着殷殷和玲玲入内,不片刻,张玉被催了出来,又经过乘鞍、谑郎,最后,萧业拜别了岳父岳母,一头小毛驴把张玉牵走。

    回到府里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府里高朋满堂,张玉以扇遮面,向杜氏及萧松见了礼,便被送入闺房。

    而院中,却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不停的有人与萧业敬酒,萧业来者不拒,渐渐地,天色黑了下来,宾客们酒足饭饱,告辞离去。

    “萧郎,妾们也告辞啦,新婚燕尔,可别明早忘了起床呢!”

    苏月儿掩嘴扑哧一笑。

    萧业也是苦笑,新婚之夜,他不能破身啊。

    他的真元反复淬炼,到现在,也只是重新回到了二劫初期巅峰,距离先天大圆满还远的很,巧娘则是连二劫都没渡,要想结成紫极贵丹,最快也要在冬闱之后。

    ‘哎,自己的新婚之夜啊!’

    萧业叹了口气之后,便道:“多谢几位姑娘了,日后再另行相谢。”

    “姊姊们慢走!”

    巧娘也挥手。

    众女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阿兄,快去洞房吧,可别让新娘子等急了。”

    巧娘又推了把萧业。

    闺房里,张玉独坐床头,衣饰和迎进门时一模一样,但迎亲人多事杂,萧业也只匆匆一瞥,这会定下心细看,不禁心摇神躇!

    张玉头梳飞天髻,饰以鎏金穿花戏珠步摇钗,身着素白绣凤云烟衫,肩披碧霞罗牡丹薄雾纱,逶迤着淡青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足踏石青缎绣凤头厚底鞋。

    端庄秀美的脸庞娥眉淡扫,绛点朱唇,既显得高贵典雅,又美艳不可方物。

    ?疏灯影斜,暗室浮香,玉人危坐,候君同寝!

    萧业竟看呆了。

    “夫君为何站门外不进来?”

    张玉低低问道。

    “真美人如玉也!”

    萧业赞道。

    张玉俏面微红,现出了羞喜之色。

    萧业迈步入屋,取了几上酒壶,倒了两杯酒,笑道:“娘子,饮了合卺酒,才算是真正夫妻。”

    “嗯!”

    张玉接过酒盅。

    萧业道:“夫妻同饮,琴瑟合和,相濡以沫,不离不弃,娘子,请!”

    “夫君,请!”

    夫妻俩同时饮酒,这就是所谓的相敬如宾。

    其实萧业很喜欢这样,毕竟爱情固然轰轰烈烈,却难以持久,唯有亲情,才能相伴一生,他与张玉之间,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反而显得难能可贵。

    一杯酒下肚,萧业现出了为难之色。

    “夫君?”

    张玉不解道。

    “这……”

    萧业内心略一挣扎,实言道:“娘子清楚我武艺超群,恐怕未知我还是修士,我修的法门,在结丹之前,不能失了童子身,可能要委屈娘子一段时日了。”

    “哦?”

    张玉怔怔看着萧业,眸中有些失落,在婚前,张母曾教导过她床第之事,但她毕竟才十五岁,仍是少女心性,对男女事没有直观的印象。

    就在萧业左右不是个味儿的时候,张玉突然伏身入萧业怀里,吃吃笑道:“妾倒是没什么,就怕夫君难熬,那今晚夫君要不要打地铺呢?”

    “不睡在一起怎么能叫夫妻?我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萧业讪讪道。

    张玉又好奇的道:“妾听说,法师都有神通,甚至还能搬山蹈海,夫君都会些什么?”

    萧业除了杀人,什么法术都不会,顿时不自然道:“我的修为还浅,暂时只有些蛮力,娘子要不要学?明早我可以教你,巧娘和婶婶都跟着我修行呢。”

    “那行!”

    张玉点了点头。

    萧业嘿嘿一笑:“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睡吧。”

    哪怕知道今晚不会发生什么,可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与男子共榻而眠,张玉仍是俏面滚烫,索性把脑袋紧紧埋进了萧业的臂弯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