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三七章 我是来劝降的

章节目录 第一三七章 我是来劝降的

 热门推荐:
    傍晚时分,萧业走出小楼时,浑身已焕然一新,精气神饱满,还别说,殷殷的按摩是有些用的,不仅能缓解疲劳,就连真气运转都加快了些。

    殷殷则羞红着脸,跟在萧业后面,乖顺的如个小媳妇。

    一整个下午,杜氏不清楚发生什么,但巧娘是与萧业神魂相媾的道侣,萧业有没有破身,通过气机交感,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不禁暗哼了声。

    殷殷的小心思,她哪里猜不出,如果乖乖的话,她不介意为自家道侣多纳的个妾,如果敢玩小心思,那对不起,只能做小婢女了!

    “好啦,开饭啦!”

    杜氏招呼。

    晚膳异常丰盛,萧业美美饱餐了一顿,又在家里歇息片刻,见天色已黑透,才与苏月儿换上夜行服,飘然而去。

    待得上了城头,张柬之与李元芳都在,萧业抱拳施礼:“见过钦差与堂尊。”

    “这位是……”

    二人同时望向苏月儿,别说李元芳血气方刚,就是张柬之身为六十岁的老头,气血衰败,都为苏月儿的美色所震惊。

    “妾苏月儿,见过钦差与堂尊!”

    苏月儿盈盈施礼。

    “哦?原来是苏大家,哈哈,与解元公一起,倒是郎才女貌啊!”

    张柬之哈哈一笑,却是与李元芳交换了个隐秘的眼神。

    实锤了!

    自古以来,三教九流,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尤其苏月儿的身价超过两百万两银子,更是让人轻视不得,二人有九成把握断定,史文龙是被萧业与苏月儿杀死的!

    不过杀了就杀了,谁都不会再提此事。

    “多谢堂尊夸赞!”

    苏月儿落落大方,再施一礼,随即手腕一翻,抓住了萧业的手。

    萧业想挣脱,但苏月儿抓的极紧,他又不好运劲震开,只得无奈苦笑。

    张柬之捋须笑道:“解元公艳福不浅哪,他日如与苏大家成其好事,本县自当来讨一杯水酒!”

    “托堂尊吉言,小女子与萧郎先告辞啦!”

    苏月儿恰到好处的现出了羞喜之色,还横了萧业一眼,便纤手用力,拉着萧业,跃下了城头。

    李元芳望着苏月儿的背影,渐渐现出了凝重之色。

    “元芳?莫非这苏月儿不对劲?”

    张柬之不由问道。

    李元芳道:“此女是修士,一身真元精纯无比,想来是大教子弟。”

    “解元公呢?”

    张柬之追问道。

    李元芳摇了摇头:“解元公有功名在身,修不得法,不过一身武技亦是登峰造极,怕是晚生也未敢言必胜,朝廷得此人,江山稳矣。”

    不得不说,国术以拳脚肉搏为主,极具迷惑性,即便是李元芳,也看不出萧业的根脚。

    “哦?”

    张柬之眼神微眯,并不认同李元芳的看法,宝剑虽锋利,伤人也可伤己啊!

    ……

    “苏姑娘,该放开了吧?”

    二人在黑夜中奔驰,苏月儿仍握住萧业的手不放,萧业忍不住道。

    “萧郎就这样讨厌妾么?”

    苏月儿美眸中满是幽怨。

    萧业倒不是被苏月儿迷惑了,只是想到请人帮忙,总不能牵个手都不给吧,于是呵呵一笑:“苏姑娘误会了,只是跑起来不方便。”

    鬼才信你!

    苏月儿暗感头疼,诚如殷殷所说,萧业就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让素来玩弄于江东俊杰于指掌间的她,竟一筹莫展。

    该死的,到底怎样才能令他倾心于本姑娘呢?

    苏月儿暗暗咬了咬嘴唇。

    不片刻,叛军营地已在眼前,此起彼伏的念诵声不绝于耳,都在高呼石王神之名,望楼上,也灯火通明,一座座营寨如星罗密布,根本找不到铁无痕的驻地。

    “无妨,让妾来!”

    苏月儿微微一笑,牵着萧业小心翼翼的接近望楼,隐约能听到望楼上的交谈。

    “唉,三天了啊,死了好几千人,连个小小的江都县城都破不了,石王神听说也吃了亏,就不知今夜的祈祷有没用了,嘿,大都督还亏得是李绩之孙呢,要是换了李绩在,小小的江都县城指日可破。”

    “你想死啊,怎敢私自议论大都督?”

    “不是没外人么?本以为大都督会带着弟兄们吃香喝辣,可别连命都送了!”

    头顶一阵唏嘘。

    萧业与苏月儿相视一眼,看的出来,叛军的军心已经动摇了。

    “再稍等片刻!”

    苏月儿低声道。

    萧业点了点头

    二人身着黑色夜行服,在望楼底下蹲着不动,极难辨认,只是苏月儿与萧业挨的很近,几乎靠贴在了一起,丝丝发梢撩拨着萧业的脸庞,痒痒的,带来阵阵幽香。

    ‘便宜你了!’

    苏月儿暗哼一声,她的心房也阵阵悸动,有一种原始的冲动在吸引着她。

    却是渐渐地,她又发现不对,萧业如老僧入定般,不为所动。

    ‘难道真要本姑娘投怀送抱?该死的,你是不是不行啊?’

    苏月儿银牙暗咬,心念百转,她急了。

    与她修为相当的姒彩儿与褒莲儿,各自有了渡劫对象,均是名动一方的俊彦,被吃的死死,而她自去年冥冥中定下与萧业渡情劫以来,半年过去,毫无寸进!

    她的真元,几乎压缩到极限,日常淬炼,不起任何作用,只有弹唱萧业谱的词牌,才能析出些微的杂质,她有八成把握,一旦渡过劫,可凝极品金丹。

    可是渡劫遥遥无期啊!

    “苏姑娘,你的心乱了。”

    萧业淡淡提醒。

    “还不都是你害的?”

    苏月儿忍无可忍,在萧业腰上拧了一把。

    这可是让萧业莫名其妙,索性不再吱声。

    时间缓缓流逝,望楼上有三人,其中两人的呼吸渐趋细密,显然打起了盹。

    “可以了!”

    苏月儿低呼了声,与萧业身形一纵,三两下窜上望楼,没睡着的那人正要惊叫,苏月儿眼里已闪出朦朦幽光,那人顿时如被催眠了般,神情呆滞。

    “铁无痕的营地在哪里?”

    苏月儿以古怪的音律问道。

    那人如倒豆子般,一字一字,如实吐出。

    苏月儿又屈指一弹,一道劲气击出,那人眼帘阖上,昏睡过去。

    “走罢!”

    萧业暗暗点头,苏月儿倒不是那种滥杀无辜之辈。

    有了指引,很快的,二人摸到了铁无痕的营寨,到底是临时拼凑的杂兵,寨中既没有沟渠,也没有纵深防御,一座座兵营杂乱无章,位于正中间,最大的一座,便是铁无痕的中军大帐。

    “将军,明日就轮到我们攻打了,今日谢老三损失惨重啊,近万弟兄,死了一半都不止,明日咱们帐中,还不知有几人能活着回来呢。”

    “是啊,解元公也在江都,真不想与解元公为敌啊!”

    “哎!”

    帐内一声长长的叹息,正是铁无痕的声音。

    苏月儿诧异的看了萧业一眼,没想到萧业竟还让人惦记着,随即便道:“等那几人出去了,我们再去找铁无痕?”

    “不必,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光明正大找上门。”

    萧业摆了摆手,索性从营帐底部一掀,掀出个人高豁口,大步迈了进去。

    苏月儿无语,跟在萧业身后进了帐。

    “谁?”

    帐内众将一惊,再一看是萧业,顿时呆住了。

    “解元公?”

    铁无痕不敢置信道。

    萧业微微一笑:“铁堂主,好久不见,萧某是为劝降而来,不知铁堂主可愿为朝廷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