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三六章 敌军故人

章节目录 第一三六章 敌军故人

 热门推荐:
    原本城下的叛军一片振奋,眼见江都县城就要攻破,可是须臾间,形势逆转了,李敬业惊怒道:“怎么回事?”

    众将也是怔怔望向那一片金光。

    “哎~~”

    魏思温叹了口气:“想不到这小小的江都县城,竟有神灵真身!”

    李敬猷不解道:“石虎不也是神灵么?还是战神,受军气供奉,难道比不得江都县的神?”

    魏思温摇摇头道:“唯有朝廷正封之神,才有金光,江都的神灵乃朝廷正封,而石王神是淫祠邪神,本身就逊正神一筹,且虚弱已久,才会败退。”

    “无妨!”

    这话刚落,耳边就有沉闷如雷的声音传来:“扬州附近,有一尊苏候神,尔等以全军军气供奉于我,今晚,本神去吞了那苏候神,必神力大进,明日挥军,再破江都!”

    “好,便依石候神!”

    李敬业点了点头,挥手道:“鸣金!”

    “咣咣咣~~”

    震天的铜锣敲响,叛军如潮水般退去。

    李元芳不由暗道一声可惜,如果手头有一支精兵,哪怕只有一千人,他也敢出城衔尾追杀啊!

    诶?

    萧业却是心中一动!

    在撤退的旗号中,他留意到有一面幡旗绣着铁字。

    难道是铁无痕那家伙?

    “解元公,今次多亏了你啊,若非是你,怕是江都已经陷落啦!”

    张柬之安排过后,走了过来,感慨道。

    萧业拱手道:“堂尊可是折杀学生了,恰好紫姑娘娘在我府上作客,形势危急,才把娘娘给请了过来,只能说天佑大唐!”

    “好一个天佑大唐!”

    张柬之那布满血丝的眼里,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亏他刚刚还以萧业临阵脱逃呢。

    萧业略一迟疑,又道:“学生看到下方有一部,似是我的故人,学生想在夜里出城,把他说降过来,倘若事成,还望堂尊善待于他。”

    “哦?此人是谁?”

    张柬之动容道。

    萧业道:“此人乃扬州漕帮飞鹰堂堂主铁无痕,手下有几千人,与学生有旧,其人也颇为仗义,善识时务,学生去劝说于他,倒是有几分把握。”

    “元芳,你如何看?”

    张柬之回头问道。

    李元芳沉吟道:“既有解元公做保,铁无痕应是可信,说过来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是朝廷钦差,有临事处断之权,可代太后封他为权将军,有此殷鉴,叛军必军心浮动,要不……今晚我和解元公走一遭。”

    萧业却是道:“钦差身负重任,不可轻离,我带一个朋友过去即可,必于天亮之前,说得铁无痕来投!”

    张柬之暗暗盘算着,对于萧业,如今他是无比器重,按他的本意,是不愿萧业轻身赴险,但是李元芳出了事,更担待不起,再回想起萧业也有一身好功夫,许久,才勉为其难道:“就拜托解元公了,就拜托解元公了,若事不可为,切勿强求,从昨日至今,解元公尚未合眼,先回去罢,今夜本县在城头候你!”

    “多谢堂尊,学生告辞!”

    萧业深施一礼,转身离去。

    街道上,百姓在军卒的驱赶下,成群的向紫姑祭拜,一缕缕的香火愿力壮大着紫姑的神力,金光的范围逐渐扩大,突然萧业心中一动!

    阴魂受了香火,再受封敕,就不是生灵了,更不存在仁慈的说法,紫姑几百年不受香火,不回应百姓的祈求,已经很能说明神灵的本质,今次主动请缨,萧业宁可相信紫姑是为了自己,而不是拯救江都百姓,同时也有交好武太后的意思,这对于苏峻,不也是一个机会?

    萧业本就打算拉苏峻一把,苏峻如能获得正封,对他也有好处。

    很快的,萧业回到府中,巧娘迎了上来,关心的问道:“阿兄,有紫姑娘娘坐镇,应该无妨了吧?”

    “娘娘大发神威,叛军大败,今日不会再来攻城了。”

    萧业笑着点了点头。

    苏月儿笑道:“萧郎立下奇功,今后前程无量,妾先给萧郎道喜啦。”

    “此时尚言之过早!”

    萧业摆了摆手,便道:“苏姑娘,今夜能否与我出城一趟?”

    “何事?”

    苏月儿讶道。

    萧业把打算劝降铁无痕一事道出。

    苏月儿沉吟道:“兵者,非一人之事,既便萧郎与铁无痕有交往,妾本也不赞成去劝降,不过既有紫姑显灵,应能多出几分把握,也罢,妾今夜就随萧郎闯一闯敌营。”

    杜氏瞥了眼苏月儿,还有殷殷,她能觉察出来两女对萧业的心意,她无所谓,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也就是萧岩生前碌碌无为,才只有她一个妻子,只是想到既将嫁进来的张玉,又暗暗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业儿长大了,由他自己拿主意。’

    万般思绪,只化作一句:“业儿,你先去洗一下吧,晚上吃个饭再走。”

    “嗯,是该洗洗了!”

    萧业看了看自己,虽然渡了第一劫,已是无垢之身,可是连续鏖战,衣服上又是血又是泥,甚至战事激烈时,不小心沾着了金汁,腥臭难闻,于是快步回了自己小楼。

    殷殷犹豫着,要不要帮萧业洗浴,她既怕被萧业拒绝,又担心给杜氏留下不好的印象,苦追萧业而不可得,她的心态变得卑微起来。

    这时,杜氏给她打了个眼色。

    殷殷领会了,顿时俏面一红,羞喜道:“我去准备一下!”

    随即去往自己的小楼。

    其实杜氏只是觉得,萧业是解元公,又是家里的唯一男人,洗浴怎能没人伺候?苏月儿身份高,殷殷身份较低,去服侍萧业正是合适。

    京兆杜氏曾是关中大族,全盛时,排场不下于王候,甚至族中贵人嘘嘘时,都有专门的把尿婢女侍候,虽然京兆杜氏早已衰微,但杜氏骨子里,对祖上的荣光是极为向往的。

    浸泡在热水中,萧业浑身说不出的放松,哪怕他是二劫修士,接连两天两夜都为守城波奔,精神上也疲累不堪。

    “吱呀~~”

    正当他微眯着双眸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串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殷殷姑娘,你怎么来了?”

    萧业能听出殷殷的脚步声,本能的双手往下一捂。

    “嘻嘻~~”

    殷殷得意的笑道:“是婶婶让妾来服侍萧郎沐浴的,萧郎那么紧张干嘛,妾又不会吃了你,放松点,萧郎什么都不用做,交给妾来就好了。”

    “这……不合适吧?”

    萧业颇有些言不由衷。

    “有什么不合适?难道萧郎想让妾给姊妹们笑话?再说是婶婶的意思,”

    殷殷微嗔,来到萧业背后,伸手入桶中,拧着热布巾。

    萧业侧头一看,那藕白的手臂上,竟然是薄如蝉翼的纱衣!

    卧草!

    活色生香啊!

    萧业并不嫌弃殷殷出身于青楼,对殷殷的戒心也不如对苏月儿那样大,但是紫姑曾告诫他,如想凝超品金丹,在凝结之前不能破身,于是闭上了双目,静心凝神。

    殷殷心里有些失落,不过能亲手给萧业洗浴,已经是个非常大的突破了,来日方长。

    她中规中矩的给萧业擦洗,并附带师门秘传的按摩手法,渐渐地,萧业睡意上涌,靠在桶里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