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三五章 我家也有神

章节目录 第一三五章 我家也有神

 热门推荐:
    天色渐渐亮了,对史家的围剿也宣告结束。

    此役,从史家仓库中,搜得军用弩三百副,明光铠五十副,仅此一项,就坐实了史家谋反的罪名,史家男丁及家中重要管事执事,被当场斩杀,女眷将没籍教坊。

    另有近三百名盐丁投降,编练成军,粮食则有数万石,反是金银财宝没有多少,几乎都被蔡先生换成了银票,随身携带,逃之夭夭。

    唯一遗憾的,是林枚史进母子不失所踪,可这无关大局,至少在张柬之看来,母子俩即便跑了,也只能在深山老林里了渡残生。

    虽然城里一夜动乱,折损了好几百人,但是没有史家在背后使坏,各家族也悉数归心,战斗力非但不减,反而大增。

    “咦?”

    战斗如期而至,一个时辰过去了,在城下督战的李敬业却是轻咦一声。

    魏思温也觉察到不妥,捋须道:“大都督,此城怎一夜过去,如脱胎换骨了似的,人人效死,个个用命?难道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城头军卒的精神面貌,与两日前截然不同,不仅内部凝成了铁板一块,而且抄了史家,得了大量绢帛米粮,也让张柬之有了底气,凡勇猛杀敌者,不吝于重赏。

    李元芳又熟读兵书,武艺超群,原本苦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虽然江都守军仍然算不得精兵,没法出城破袭,但是守城已勉强堪用。

    在李元芳的指挥下,各处要点兵力配置合理,每一分力气都能用在刀刃上,江都县城渐渐固若金汤。

    直到此时,李元芳才真正有了守到朝廷来援的底气。

    李敬业眉心紧紧拧着。

    三天了!

    一个小小的江都县城,足足阻拦了数十万大军三天!

    他本自恃起兵突然,打了朝廷一个措手不及,时间优势在他手上,可是每一天过去,朝廷就能多调集一分力量,而他仍然陷在江都城下,寸进不得,将他的优势一点点的抵销。

    “大哥,不如请石王神吧!”

    李敬业亲弟,李敬猷从后道。

    “也罢,请石王神!”

    本来李敬业不想过早动用石虎,石虎是他的底牌,留待朝廷大军攻来时祭出,可起奇效,但他实在拖不起了,猛一点头。

    大不了,屠了江都,不留一个活口便是!

    “有请石王神!”

    军中阵阵呼喝。

    一架大撵,由数百名壮汉,吃力的向阵前抬去。

    撵上,供奉着一座残破的泥胎,半边脑袋都没了,彩绘也早已剥落,却隐隐散发着凶煞恶气。

    “不好!”

    城头李元芳面色剧变。

    在道法显圣的时代,神灵虽然不能直接参战杀敌,却可以加持军心士气,一支军队中,有没有神灵供奉,战斗力是完全不同的。

    李元芳万万料不到,李敬业居然能请出一尊神。

    “该死,是石虎那厮!”

    张柬之也是一声痛骂,他认出了石虎。

    “有请石王神显灵!”

    石虎神像被抬到阵前,李敬业奉上三牲,亲自上香拜了三拜!

    刹那间,石虎全身黑光大作,丝丝缕缕黑气扩散入军阵当中,以他目前的能力,只能覆盖三千人,可是攻城已经足够了,那三千人眼里,均是现出血光,一股不畏死的气息冲天而起!

    “杀!”

    军阵向着城池一涌而去。

    城头顿时矢如雨下,可是与以往不同,除非一箭射中面门或者心脏等要害部位,否则中了箭就如没中一样,反更加激发了凶性,嗷嗷叫唤,浑然不受伤势影响。

    城墙上,架起了一道道飞梯,兵附如蚁,滚烫的金汁浇下去也没用了,哪怕被浇的浑身溃烂,仍是悍不畏死的顺着飞梯快速向城头攀爬,只有檑木、滚石才能把人砸下去。

    却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不片刻,已有贼兵突上城头,与守军撕杀起来。

    “好,好,石王神果然威武!”

    李敬业哈哈大笑,随即厉喝:“全军参拜石王神!”

    没有参战的军卒一片片的跪倒,向石虎神像磕头。

    得了大量愿力,石虎的神力逐步恢复,黑光的范围渐渐扩大。

    四千……

    五千……

    凡得了加持的贼兵,立刻向城池杀去,贼兵又把黑光带上城头,反过来加持己身。

    李元芳浴血奋战,已经死了好几个千牛卫,萧业也顾不得藏拙,虽然每一出手,必杀一人,但贼兵实在太多。

    “萧郎,把我抬过来!”

    这时,萧业耳边传来了紫姑的传音。

    “堂尊,学生去去就来!”

    萧业招呼了声,身形一闪,就跃下城头,飞奔而去。

    “哎~~”

    张柬之眼里现出了失望之色,明摆着,萧业逃命去了。

    果然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啊!

    可是他也不好强留下萧业,萧业为江都已经做了很多,再加上年纪青青,不愿死国也好理解,只是这一逃,前程怕是没了,此生只能纵情于山水间。

    萧业哪知道张柬之的想法,很快赶回府中。

    “业儿,可是情况不妙?”

    萧家离城墙不远,喊杀声震耳欲聋,杜氏一整天都揪着心,见萧业回来,立刻问道。

    萧业点头道:“贼军有神灵坐镇,士气大涨!’

    “萧郎,要不要妾随你上城头?”

    苏月儿也道,美眸中满是担忧。

    她也预感到了情形不妙,为了随时准备逃离,已经与殷殷诸女换上了一袭胡服。

    “暂时用不着!”

    萧业摆了摆手,直奔大殿,苏月儿诸女均是好奇的探头过来,平时殿门上锁,用灵觉也难以探查。

    “紫姑娘娘?”

    殿心摆放着一尊神像,苏月儿不禁掩嘴惊呼。

    “想不到萧郎家里竟藏着一尊神灵!”

    殷殷也不敢置信道。

    “有请娘娘上阵!”

    萧业向紫姑神像躬身一礼,就把神像背起,一步步向外走,并道:“李敬业请来了石虎,他有神,我家也有神,且看哪家神灵更强!”

    “肯定是紫姑娘娘!”

    巧娘挥起拳头道。

    “嗯!”

    萧业快步离去。

    “快看,快看,解元公扛着什么?”

    当萧业赶到城头时,几乎已被叛军占领,守军只顽强守着下楼的通道,阻止叛军冲下去打开城门,形势岌岌可危,有人看到萧业回来,不禁惊呼。

    “紫姑?”

    张柬之也眼神骤缩。

    原本他对紫姑等神灵极为不屑,甚至认为,历代帝王就不该封神,因为他是正宗的儒门弟子,子不语怪力乱神,可这时也顾不得了,忙问道:“萧郎,可是紫姑真身?”

    “不错!堂尊快令全城百姓参拜!”

    萧业点了点头,把紫姑放下,随即深施一礼:“请紫姑娘娘显灵。”

    “轰!”

    刹那间,紫姑浑身爆出了金光,如一根根金色的利针,刺入黑气当中。

    虽然紫姑不是专司战职的神灵,百姓供奉她,是为了占卜凶吉,但是自两晋以来,紫姑就被历朝册封为正神,哪怕她心气高,不愿领受厕神香火,也没有哪个皇帝撤销她的神职。

    一来,紫姑惨死,若人同情。

    二来,前身戚夫人是绝色美人儿,男人对美女的容忍度通常会高一些。

    第三,吕后乱汉,为正统皇朝所不容,抬紫姑,就是抑吕后,是政治正确。

    撤销紫姑的神职,是要犯众怒的。

    而石虎不同,从未得过朝廷正封,哪怕受愚民香火得了神力,有没有正封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就见金光所及,黑气冰消雪融。

    石虎的黑气是一种透支生命潜能的邪术,失去了黑气的加持,贼兵立因透支过度,浑身虚弱酸软,连刀剑都拿不住了。

    “当郎!”

    “当郎!”

    一时之间,正杀的起劲的贼兵纷纷软了下来,再也使不上力气,刀枪脱手落地。

    “娘娘显灵啦!”

    “杀啊!”

    转眼间,形势逆转,守军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却气势如虹,从各条甬道中冲出,大肆砍杀,可怜贼兵毫无还手之力,躺着受死。

    城头的鲜血流成了溪河,一具具尸体被扔下去,到处都是欢呼声。

    事实上战到这个程度,双方都死伤惨重,已经结下了解不开的死仇,城中富户也绝了投降的心思,只能一心一意的跟着张柬之守城。

    “传令,召全城百姓祭拜紫姑!”

    张柬之精神大振,疾声大呼。

    “咯咯~~”

    风中,似乎有讥笑声飘过。

    张柬之老脸一红,权作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