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赌约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赌约

 热门推荐:
    芊芊最后一句,暗含怨气,也间接点明,这是我和蒋方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蒋方心软了,他对芊芊是理解的,美人嘛,总要有些心气,美人心气高很正常,他已经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了,一定要考中进士,回乡抱着美人归。

    萧业却不惯着芊芊,脸色一沉,问道:“按照姑娘的意思,只要蒋郎中了进士,你就给他做妾,形同于带有条件的私订终生,萧某可有说错?”

    “没错!”

    芊芊不敢怠慢,仔细斟酌了萧业的用词,咬牙道。

    “好!”

    萧业道了声好,又道:“既然订了终生,互相之间就有义务,蒋郎专心学业,全力赴考,那你能否在这段时间里为他守身如玉?”

    “这……”

    芊芊神色微变,现在是八月,会试和殿试都摆在十二月,又称冬闱,答应萧业的要求,就等于耽搁了四个月的修行,再加上蒋方回来娶自己的时间,至少要半年,修行路上,一步落下,就步步落下,如果蒋方考不中进士,自己岂不是白等了?”

    “呵!”

    陆文不屑的轻笑道:“连几个月都等不下来,芊芊姑娘,你还敢说真心待蒋郎?萧郎果然没说错,你只是拿他当备胎罢了,想他蒋方堂堂举人老爷,却被你一个青楼姑娘当作备胎,何其屈辱也,你既不肯付出真心,作罢便是,从此我等皆为陌路人,几位姑娘请回。”

    陈子昂也是心里不愤,哼道:“凭蒋郎的身份,回到扬州,有的是富家翁上门说媒,你是长的漂亮,错过了你,蒋方很难娶得这般丽色,但岂不闻以色侍人者,必不长久?再美的色,相处两三年,也不外如是,唯有真心方可相伴一生,你既然不愿付出一丝真心,只想玩弄蒋方于指掌之间,天下间哪有那么好的事?”

    萧业接过来道:“芊芊姑娘,请你们离去罢,蒋方高攀不起你,不过请你记住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蒋方才十八岁,纵观大唐,有几个十八岁的举人老爷?”

    “我……”

    芊芊没想到局面一下子恶劣如斯,被一再驱赶,要依她的心气,早该拂袖而去,可是修行人最忌意气用事,一切行为的依据都建立在增益修行的基础上,万一蒋方身负大气运呢?岂不是错失了天大的机缘?

    只是拿蒋方当备胎又是她的真实想法,既舍不得放弃蒋方,又不想浪费半年的修炼时间,一时竟哑口无言。

    “哼!”

    殷殷哼道:“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家算什么回事?”

    萧业冷笑道:“我们可不是欺负她,而是看不惯她玩弄蒋方感情,拿蒋方当凯子吊的恶劣行径,难道爱上一个人有错吗?就得被别人当傻子摆布是不是?”

    殷殷芳心一震,不敢接触萧业的目光,忙侧过脸蛋,心里却莫名的有一种异样的情愫滋生。

    是的,爱上一个人有错么?

    不喜欢可以明言拒绝,总是钓着,利用这份感情为自己牟利又算怎么回事?

    不自禁的,她觉得芊芊过了……自己好象也有利用萧业的想法噢,那么,自己愿意为他付出真心吗?挺羞愧的呢。

    其余三女本想为芊芊出头,这时也哑火了。

    陆文与陈子昂丢个了赞许的目光过去。

    萧业略一点头,便道:“蒋郎,归根结底,此事是你的私事,我们只是站在好友的立场上向你提出建议,最终还要你来选择,是当舔狗去舔你的美人儿,还是抬头挺胸做人,君一言可决!”

    蒋方满脸挣扎,他知道,萧业等人虽然说话难听,却是为自己好,甚至他都有些痛恨自己,舔狗,真形象啊,自己为何就不能硬气点?

    活生生丢了读书人的脸!

    而且他也明白,如果继续当舔狗的话,不仅尊严全无,只怕还会与好友渐渐疏远,也罢,是时候做个决断了。

    蒋方看着芊芊那艳丽的容颜,心里泛起了难言的苦涩,失笑道:“芊芊姑娘,你骄傲而美丽,交往皆为一时人杰,虽出身青楼,但在我眼里,就和仙子一样高贵,自然看不中我这个只是有点运气的穷小子,你如果不喜欢我,请你明说,我蒋方堂堂七尺男儿,受得住,但是请你不要践踏我的自尊!”

    这一刹那,蒋方目中射出坚毅之色,头顶文气冲天而起,芊芊心灵猛一悸动,她发觉自己好象动心了,可是事关修行大业,哪里能不小心再谨慎?

    而且女儿家也要脸面啊,总不能被他一通厉词就吓唬到了吧?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蒋郎还有什么好眷念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今日她对你爱理不理,他日你会让她高攀不起,我们走!”

    萧业见着芊芊仍是犹犹豫豫,耐心已到了极限,遂霍的站起。

    “几位郎君何必咄咄逼人?”

    这时,苏月儿从外面走了进来,妙眸一扫。

    “姑娘!”

    众女如见着主心骨,纷纷现出希冀之色。

    萧业拱手道:“不是我们咄咄逼人,只是为蒋方讨个说法罢了。”

    苏月儿微微一笑:“几位郎君所言,确有些道理,总是拖着吊着,对蒋郎倒也不公,不过芊芊并未你们想象的那样心地败坏,实是有难言之隐,这样罢,妾替芊芊做个主,只要蒋郎能考中本届进士,哪怕同进士也行,芊芊就给蒋郎做妾,自此不渝,并在此期间,为蒋郎守节。”

    萧业觉得有些奇怪,纵然苏月儿名气大,又凭什么替芊芊做主?

    “师姐!”

    芊芊心里一急,连师姐都叫出来了。

    苏月儿瞪了眼过去,又道:“妾虽可替芊芊做主,但凡事都要讲究个公平,咱们就事论事,芊芊是乐籍,不出来陪酒陪客,不说没了收入,生计艰辛,怕是教坊司也会逼她,几位可曾为芊芊想过?”

    “苏姑娘意欲如何?”

    萧业问道。

    这种直接了当的风格正合苏月儿的胃口,美眸中现出一抹赞赏之色,便道:“不如咱们立个赌约,与芊芊有关的前议不变,在蒋郎赴考进士期间,不论付出多大代价,芊芊自会洗尽铅华,守身如玉,倘若蒋郎中了进士,她们四人,都给你们做妾,在此期间,亦会为你们守身如玉,如果没中,你们五人欠她们每人一个人情,除不奸犯科,为祸一方之外,须有求必应,四位老爷,可敢与小女子赌上一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