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我也碰了一回瓷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我也碰了一回瓷

 热门推荐:
    不片刻,蒋方出来了,神色忐忑不安,显然是心里没底。

    “萧郎身体不适,我们先回客栈!”

    陆文不待蒋方说话,就拉起蒋方,匆匆往回走。

    蒋方把关心的目光投了过来。

    萧业笑道:“小恙而己,无大碍,蒋郎考的如何?”

    “哎~~”

    蒋方摇摇头道:“一言难尽,总之是听天由命,还是萧郎身体要紧!”

    三人一听,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蒋方,索性闭嘴不言,疾步向客栈赶去,萧业已经有些撑不住了,眼前阵阵迷糊,头脑天旋地转,只想赶紧回客栈,裹着棉被大睡一场,可是他又不愿露在途中倒下,咬牙强撑着。

    毕竟他的真实身份是当今天子的皇长孙,狮虎老迈,尚要强作威仪,又何况天皇贵胄?

    这是骨子里的高傲。

    “哈,小子,某家的银子使得可欢?”

    走到半途,突然一声怪笑传来,迎面走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满脸横肉,眼睛却是贼小,极大的破坏了那凶悍的气质,身后还跟着两名江湖装扮的汉子。

    “是……是铁无痕来了!”

    蒋方一看,面色苍白,哆嗦着嘴唇道。

    铁无痕走过来,哼道:“他没了某家银子,某家是为他而来,此事与尔等无关,速速退去!”

    “哈,好大的口气!”

    萧业强打精神,哈的一笑,鼻子顿时喷出了一个气泡,他也不在意,瓮声道:“铁无痕,莫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干的什么勾当,设赌局构陷学子,倘若报官,你该当何罪?”

    “你是何人?”

    铁无痕那贼小的眸子一缩。

    萧业道:“我是何人你不用管,这位乃是江都县案首,府试必中秀才之人!”

    一指陈子昂,萧业又道:“蒋郎能否中秀才,我不知道,但是你区区一介江湖草莽,竟敢构陷士人之友,是谁给你的胆子?又是谁唆使你的?要不要去明府面前说道说道?”

    还别说,铁无痕真吃这套。

    所谓漕帮,并不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帮派,而是沿运河的纤夫、水手、船丁自行构建的一个松散组织,以承运漕粮为主,一方面吃着朝廷饭,另一方面,又聚众自保,为自身利益与漕运衙门乃至官方斗争,与官府是一种既合作又争斗的复杂关系。

    这就注定了漕帮的首领不可能是莽夫,必然八面玲珑,善于平衡方方面面,否则早就被剿了。

    铁无痕看似粗犷,实则心思细腻。

    趁着铁无痕一怔,萧业不给他思索的机会,继续道:“实话和你说,蒋郎打给你的字据已经被我们取到,这就是你构陷学子的罪证,拿去见官,不杀你的头,也要流放三千里,不过……念在你是受人教唆,此事可不与你计较,那一千两银子分文未动,还你便是,改日带你去取银子,并把字据当场烧掉,至于是谁指使你的,我也不问了。

    铁堂主,是为了别人的一声吩咐把自己和全家老小搭进去,还是收获我们这几个大有可为的学子的友谊,望你回头好好想一想,莫要犯糊涂,我们先走。”

    “慢着!”

    铁无痕抓住萧业。

    他算是见识到了萧业的厉害,唇枪舌剑,字字诛心,这刻,他无比后悔接了蔡先生的活。

    本来他以为,蒋方人老实,又没背景,是个标准的穷小子,欺负就是期负了,可哪里能料到,穷小子也有几个了不得的同科。

    同科与同乡,都是官场上重要的纽带,他今天与蒋方不依不饶,他日这几个同科发达了,铁定要回过头来为蒋方讨公道,就算动不了漕帮,难道还动不了他铁无痕?

    怕是漕帮会把他推出来抵罪。

    可是对蔡先生,铁无痕也忌惮的很,两头为难之下,本能的不让萧业走,留下来再谈谈。

    萧业却是眼前一黑,顺势倒在了铁无痕怀里!

    他敢对天发誓,绝对不是故意的,本来拖着病躯为蒋方讨还公道就让他消耗了大量精力,又被铁无痕一抓,就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真的撑不住了。

    “萧郎,萧郎!”

    陈子昂色变,大怒道:“姓铁的,你做了什么?你竟敢当街暗算学子,好大的胆子!”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他自己往我怀里倒的啊!”

    铁无痕目瞪口呆,手足无措,扶着萧业动不敢动。

    陆文指着铁无痕道:“刚才萧郎还义正严辞的和你说话,我们都看到,被你推一把就倒了,不是你故意伤人还是谁?”

    “我……我冤啊!”

    铁无痕就觉今天倒霉透顶,叫了声冤之后,赶忙拍了拍萧业道:“兄弟,你也是读书人,可别讹人啊,快醒来,和大伙儿说清楚啊!”

    萧业连讲话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心里想着,原来我也碰了一回瓷……

    铁无痕的两名手下,都没见过这架式,全懵了。

    “哎呀,萧郎坦荡君子,怎会讹你?先赶紧扶回客栈,叫大夫来!”

    蒋方一听铁无痕污蔑萧业,不乐意道。

    陆文道:“姓铁的,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背起萧郎?”

    “凭什么我背?”

    铁无痕不服道。

    陆文理直气壮道:“是你推的,又生的那么大个儿,你不背谁背?告诉你,别想跑,萧郎若出了意外,拿你抵命!”

    “老大,背吧?这些学子最好别招惹啊!”

    一名手下弱弱道。

    “是啊,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救人要紧!”

    “诶,我他娘的出门怎么就没看一眼黄历,真他娘的倒了八辈子穷霉!”

    铁无痕不甘心的重重叹了口气,背上萧业,吩咐道:“你俩个,去济善堂请一名最好的大夫来状元楼,要快!”

    “是!”

    两个手下脚底抹油,飞奔而去。

    铁无痕也背着萧业,与陈子昂三人赶往客栈。

    历来学子,常常有考后身体不支病倒,状元楼对此见怪不怪,送去了热水和干净毛巾,众人七手八脚的把萧业全身擦洗一遍,再换上干爽衣衫,由棉被裹好,大夫也提着个药箱来了。

    “大夫,您给看一下!”

    陈子昂急道。

    “别急!”

    大夫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慢条斯理的放下药箱,命人把萧业的右手拿出来,搁在床上,才将三根手指搭上腕脉。

    几人均是紧张的不敢说话,就连铁无痕一边暗中唤着倒霉,也一边默默为萧业祈祷。

    可那大夫久久不移开手指,眉心越拧越紧。

    陈子昂忍不住了,小心翼翼道:“大夫,没事吧?”

    “哎!”

    大夫重重叹了口气:“从表面上看,这位小郎似是受了风寒,其实不然,其脉象阳盛阴衰,阳火过旺,脉涩而紧,气机散乱,若老夫未看错的话,应是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