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五五章 昨日可是去年?

章节目录 第二五五章 昨日可是去年?

 热门推荐:
    不片刻,心如把上任的遗物一一取来。

    可能是为了恶心萧业,连衣物都有。

    上任卫领留下的遗物不算少,但是没什么好东西,其实也好理解,就如萧业,丹药基本随身携带,银票灵石放家里,谁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一个临时居所?

    萧业丝毫不在意心如的鄙夷目光,仔细翻看,垃圾中淘宝。

    “衣衫……立个衣冠冢。”

    “刀剑兵器也一起埋了。”

    “功法心得留着我参考。”

    “散碎银子充作公费!”

    翻看半晌,除了几本心得笔记,一无所有,萧业为此人暗感悲哀,操劳一生,孑然而来,孑然而去,令人唏嘘。

    “萧郎!”

    这时,心意回来了,把银凤的话如实带到。

    “哦?让我自己去领?”

    萧业眼神微眯。

    显然,例俸不好领,就如一个新来的,单位刚发过年终奖,你隔一天去要,财务肯给么?

    可是萧业话已出口,不领不行,而且例俸也让他心动。

    再转念一想,银凤既然让自己去领,说明存在领取的可能性,于是道:“你俩在前领路,去执事堂!”

    “嗯!”

    二女猛点头,一丝欣喜浮现,分明是卯足了劲,准备看萧业出丑呢。

    萧业也不点破。

    整个山谷,方圆数百里,各殿之间往来,靠两条腿跑,既不雅观,也耽搁时间,因此各殿往来,多用云鹫。

    这是在修行界普遍豢养的一种灵兽,体形庞大,性格温顺,专用于代步。

    三人出了银凤殿,招来一只云鹫,翼展达五丈,体长三丈,背上驼着只楼阁,乖巧的伏于地面。

    “萧郎,请!”

    如心伸手示意。

    萧业点了点头,踩着翅膀,一步踏上。

    如心如意坐在他身侧,如心以古怪的音节说了几句,那云鹫略微点头,翅膀一振,腾空而起,顿时,劲风刮面而来,仿如置身于风暴当中。

    二女均是暗暗观察着萧业,可惜,臆想中的惊慌失措没有出现,反是津津有味的打量着下方飞速后掠的景物。

    ‘装,继续装!’

    二女本能的咬牙暗道。

    也不知怎么回事,她俩就想看见萧业出丑,已近乎于执念,不然念头不通达,心里不舒畅。

    萧业却是问道:“为何世俗没有这般妖兽?”

    如心道:“世间多是凡人,若把灵兽放入世间,极易引起恐慌,况且大部分灵兽不通搬铅运汞之法,放在外面,有害无益,其实据典籍记载,上古之时,天地灵气性质平和,只是大劫之后,才多了火躁,需要搬铅运汞才能转化修为。”

    萧业明白了,不再询问。

    不片刻,云鹫降落在一组宏大的建筑前,主殿为石砌,高达四层,方圆万丈,上书篆字:执事殿。

    “萧郎,请这边走!”

    如心如月不是第一次来,熟捻的在前引路。

    执事殿是梅花内卫中专门用于处理杂物的地方,如登记名册、俸禄发放、后勤打理等诸多杂事全部要通过执事堂,突然萧业意识到,梅花内卫可视为一个初具雏形的修行门派。

    有了资源、人才与功法,就可以组建一个门派,而梅花内卫以上三项都不缺。

    ‘难怪李家不是太后的对手!’

    萧业暗暗感慨,拥有如此之大的势力,仅仅占据龙气的李家不被篡了江山才怪,更何况太后的背后还站着佛门,而道门对李家的支持是有限的。

    在地球历史中,唐之前,佛道大约是五五开,而李唐虽信道,结果却是到唐朝末年,佛道已是九比一,由此可见,李家以信道为名,实则是暗中打压。

    “萧郎,这里!”

    如心如玉把萧业领进了一间偏殿。

    殿内有三人,两名老者,一着麻衣,一着青衣,一名中年人,那中年人满面凄容,两个老者正细语安慰,隐约可以听到些说话。

    “哎,如凤已死了这么些年,道友还忘不了她,真是痴情种子呐!”

    “人死不能复生,来,笑一个,改日爷替你领个续弦过门!”

    萧业和苏月儿学了些辩别修为的法门,一眼就能看出,这三人都是金丹,只是成色不详。

    见有外人过来,三人同时不语,纷纷望来,均有不悦之色。

    心如心意暗喜,给萧业打了个眼色。

    “银凤阁卫领萧业见过执事!”

    萧业拱手施礼。

    “哦?何事?”

    一名麻衣老者沉声问道。

    萧业道:“萧某为领取例俸而来。”

    “明日你竟没领?”

    麻衣老者眉头一皱。

    萧业道:“昨晚太后才任命我为卫领,错过了时辰,今日前来补领。”

    青衣老者取出一副玉质器盘,伸手一点,现出萧业的资料,看了看,哼道:“你昨日才来,没你的份理所当然,你回去罢,莫要无理取闹,明年再来领!”

    萧业问道:“请问执事,昨日可是去年?”

    “这……”

    两者老者相互看了看,均是心里生出了不妙的感觉。

    麻衣老者勉强道:“是!”

    萧业又道:“晚辈是否去年入职?”

    “哼,小子,你这是强辞夺理啊,一天怎么能和一年相比?”

    麻衣老者不悦道。

    萧业微微一笑:“昨日入职,也是去年入职,晚辈没有说错吧,既然如此,晚辈为何不能领例俸?”

    两个老者哑口无言,好一会儿,青衣老者才挥袖道:“别人领例俸,都是有贡献,你一点贡献都没有,哪里有资格领,去去去!”

    萧业不以为然道:“前辈此言差矣,做了贡献,自有贡献点可兑换资源,而例俸是一种福利,凡属梅花内卫,皆可享受,太后若是今日才任命晚辈入职,那晚辈无话可说,可事实上,晚辈是于元日之前受太后任命,理当享受福利。”

    青衣老者缓缓站起,认真的看着萧业道:“小子,看来倒是小瞧了你,按理说,卫里也不在乎这些灵石丹药,给你亦无不可,但若是因你开了先例,他日再有人效仿,以狡辩之术强辞索取,那规矩岂不是乱了套?

    也罢,你若想领,就须证明有领取的资格,我等三人,皆为金丹,与你过招,属以大欺小,概不为之,听说你在世俗是状元,作的一手好诗词,那老夫就给你出个题!”

    说着,伸手一指那中年人,又道:“此人的妻子于十年前遇害,伤心欲绝,沉沦至今,有如活死人,你以他赋诗一首或者谱曲,若是能打动他,让他将内心的愁苦发泄出来,老夫便允你领了例俸。”

    “哦?”

    萧业打量过去。

    确实,中年男子神情木然,眼含悲伤,浑身死气弥漫,与活死人别无二致。

    “可否与晚辈说一说这位前辈的经历?”

    萧业小声问道。

    “此事涉及别人私密,老夫不能与你多说,你只须知晓,此人名逍遥子,与其妻清深意浓,若非我等看着他,怕是早已自尽了,你从俗世中来,想必能领会这种男女之情……”

    青衣老者大概说了说。

    如心如意看向中年男子的目中,不禁现出了同情之色,如心便是叹了口气道:“哎,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位前辈极于情,着实让人钦佩赞叹,若是晚辈,便以鸳鸯为题,写出一首凄美动人的诗篇。”

    “嗯!”

    如意眼圈红红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