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五四章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章节目录 第二五四章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热门推荐:
    一名圆脸女子不满道:“回禀卫领,虽然以下犯上是十恶不赦之罪,但是梅花内卫之间也允许互相切磋挑战,江师兄向你挑战,不算违规。”

    “萧卫领,可敢与江某一战?”

    江师兄本来有些心虚,听得此言,顿时精神一振,也道。

    “哦?”

    萧业斜眼看过去:“你一介武夫,要和我一个文人比试?”

    心如哼道:“卫领,谁人不知你习得一身好功夫,江师兄向你挑战不过份。”

    “那我若说不呢?”

    萧业问道。

    心如道:“连应战都不敢,如何服众?”

    “哈哈~~”

    萧业哈哈一笑:“你们服我与否,与我有何关系?别忘了,我是卫领,是太后亲自任命,难道我的命令还敢不从?”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难道他就不要脸面?

    萧业冷眼一扫,与江师兄比试,没有任何意义,江湖中人争一口气,才比试打斗,他是官场中人,没有混江湖的觉悟,有权不用,难道等着过期作废?

    当官要讲究胸有城府,如果事事争一口气,官当不久,他的功夫,是用来杀人的,谁挡了他的道,谁要对付他,他就杀谁,而不是用来解决服不服的问题。

    再退一步说,手下人真的服了他,对他未必是好事,凡上位者,必会掺沙子,如果他的手下铁板一块,太后会怎么想?

    萧业也不指望使唤这些人去做事,班底要自己建立,接收过来的班底,永远不可能是自己的班底,如果下面人敢于阳奉阳违,他不吝于依律处置。

    萧业发扬唾面自干的风格,丝毫不理会诸多鄙夷目光,自顾自坐在上首,唤道:“心意,把名册拿来。”

    心意有些不乐意。

    “怎么?使唤不动你了?”

    萧业面色一沉。

    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新龙门客栈》中的大太监。

    没错,就是这样的表情。

    “妾……去拿!”

    心意咬了咬牙,恨恨离去。

    不片刻,拿来名册给萧业。

    名册上,有三十来人,全部都是小世界培养出来的,如萧业这样的空降兵,是独一无二,他注意到,江师兄名叫江有鹤。

    萧业暗暗摇头,太后嫌自己太清闲了是吧?他不相信太后不清楚江有鹤对如心如意的心思。

    “怎么才来这些人?”

    萧业放下名册,问道。

    圆脸女子哼道:“很多师兄弟姐妹都在外面做任务,可不象某些人,闲的慌。”

    萧业目如鹰隼,瞥过去,圆脸女子不自禁低下了脑袋,这才道:“以后有话当面讲,少玩含沙射影那套,萧某既为卫领,并非无纳谏之量,都退下罢。”

    “是!”

    众人三三两两离去。

    江有鹤犹犹豫豫,目光不时瞥瞥心意,又不时带着挑恤望望萧业。

    萧业阴阴一笑:“你有话说?还是打算勾搭本卫领的婢女?”

    “哼!”

    江有鹤愤恨异常,在卫领一职上,他是呼声最高的,很多场合,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继任卫领,可是上头空降了一个下来,让他美梦成空。

    而且喜欢的女子又一夜之间被人霸占,让他恨不能把萧业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女人在外不能过夜,过了夜就说不清,昨晚太后把心如心意赏赐给萧业,换了他,早己大被同眠,他不认为萧业会对二女不动心。

    他曾隐约打探出一个秘密,心如心意两心相通,占有了一个,另一个也会有反应。

    他苦追心意,是因心意耳根子稍软,得了心意,心如也跑不了。

    此时,一切的梦幻都成了泡影,他不敢恨太后,把满腔恨意迁到了萧业身上,只是梅花内卫律令森严,当面悖逆萧业他还没这胆子,只得哼了声,拂袖而出。

    心意心如的面色也是极为不好看,本以为堂堂壮元郎,该是条不错的汉子,但萧业的种种表现与奸臣别无二致,比如胆小如鼠,又如官架子十足,让人不齿,心里不禁为自己悲哀起来。

    这辈子跟了这样一个男人,完了!

    萧业问道:“我可有专门的住所?”

    “有!”

    心如冷冰冰道。

    “带我去!”

    萧业站了起来。

    二女一声不吭,在前引路,把萧业带到一处偏院。

    虽说是偏院,却有数亩方圆,亭台楼阁,样样齐全。

    一边走着,心如一边道:“前任卫领身死突然,殿里有些遗物,已经无主,因每任卫领性情不一,故不配婢仆,萧郎如需人服侍,可从外面带十人过来,不过终生不可以再离开,一旦卫领死去,则迁居别处,作为凡人生活。”

    “哦?”

    萧业不轻意的目光扫向心如心意,意思是,你俩不是我的婢女么?

    二女咬着牙道:“妾们已是萧郎的人,萧郎自然可以使唤,如觉得人手不够的话,可以再从外面带人。”

    “嗯~~”

    萧业满意的点头,踱入大殿,转了一圈,指着一处密室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心意美眸竟带着渴望之色,语气也柔和了些,说道:“此处是聚灵阵,辅助修炼,只有卫领的银牌才有权限进入,自上任卫领出事已来,已有数月未曾开启了,想必聚集了不少灵气,既便多人入内修炼,灵气也绰绰有余。”

    “哦~~”

    这份暗示已经很明显了,萧业却如没听懂似的,不置可否的哦了声,问道:“卫领可有月俸?”

    “有,每月两块中品灵石,两粒人元丹,黄金十两!”

    心意点头。

    萧业眼神微亮,又道:“岁末年终,可有例俸?”

    心意迟疑道:“有的!”

    萧业道:“昨晚太后任命我为卫领,按理说,我也有,你去银凤阁领那里,把我的那份领回来。”

    顿时,二女眼里射出浓浓的鄙夷之色。

    “怎么?我的话不管用?”

    萧业脸一沉。

    “那……奴婢是去试试!”

    心意一副无脸见人的模样,低头离去。

    萧业又向心如道:“你去把上任卫领的遗物收拾下,还有书册都拿来给我。”

    “噢!”

    心如也满脸不屑,暗道连死人的东西都不放过,不情不愿的应了声,去往另一边。

    ……

    “哦?”

    银凤听得心意的来意,面具下的眸中,现出了玩味之色。

    心意跺脚又道:“阁领,此人贪财好色,毫无英雄气概,象个官场老油子,太后怎会看中这等人,要不您和太后讲讲,能否将他免了,我怕他留在卫里会坏了事。”

    银凤淡淡道:“你说他好色,昨晚他可曾碰过你们?你说他贪财,他可曾收受过不义之财?我建议你再把他的资料调出来好好看看,看人不能只看表象。”

    “这……”

    心意心里很不服气,却是哑口无言。

    银凤又道:“太后心如明镜,自有定夺,无须我们操心,你回去跟他讲,例俸本有中品灵石十块,人元丹一瓶,云驼肉十斤,洗髓丹一瓶,但是昨日白天已经发放完毕,想要拿,自己去执事堂领取。”

    “知道啦!”

    心意美眸瞬间亮了起来。

    毕竟如萧业这样的情况,例俸可给可不给,执事堂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呵呵,此去怕是要出丑了。

    哼!

    叫你贪财!

    “回去罢!”

    银凤挥了挥手。

    “是!”

    心意施礼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