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四九章 石堡城失陷

章节目录 第二四九章 石堡城失陷

 热门推荐:
    萧业不说话,以眼神示意你赶紧走,别想着赖在我家里。

    嬉莲儿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论起姿色才华,本姑娘哪里不如苏月儿,苏月儿不就是占了先手么?哼,你越赶我走,我还越不走呢!

    当即绽现笑颜道:“萧郎,妾是月儿的师姐是不是?”

    “不错!”

    萧业警惕的点头。

    嬉莲儿现出诡计得逞的笑容,又道:“那妾也是你的大姨子吧,哪有把大姨子往外赶的道理?”

    “这……”

    萧业暗道不妙。

    “好啦!”

    嬉莲儿款款上前,挽着萧业胳膊道:“萧郎好歹也是个官儿,迎来送往,家里总是需要个女主人张罗,月儿师妹说走就走,让别人怎么看待萧郎?萧郎放心,妾明白自己的本份,不会让你难堪的,月儿师妹能做到的,妾也能做到,大不了师妹回来了,妾让位与她便是。”

    萧业心知,这女人是赖着不肯走了,他也没法强行赶走,万一动静闹大,自己落个苛刻妻室的恶名也是麻烦事,于是道:“嬉大家想留下也可以,但是未得我的允许,不能入我的屋子。”

    “妾要换衣衫了,萧郎要看么?”

    嬉莲儿媚眼如丝,不置可否道。

    “去罢!”

    萧业不动声色的推开嬉莲儿。

    “没趣!”

    嬉莲儿横了一眼,盈盈入屋。

    再出来时,已是苏月儿的装扮,不管模样、身段、言行举止,均是别无二致。

    嬉莲儿也美眸中带着些许挑恤,大胆的绽现出身姿。

    不过对于萧业来说,嬉莲儿扮的再象,到底不是真人,少了那种亲近的感觉。

    “公子,太平公主请你过府一趟。”

    这时,华二妹在外唤道。

    “好!”

    萧业匆匆而去。

    ‘太平公主?’

    嬉莲儿眸光微闪。

    ……

    萧业过去之后,太平公主也没说什么,把师门赏赐的丹药和灵石分了一半给萧业,正如楼观道所料,以她的身份,不屑于占人便宜,不过储物袋她没给萧业,她打算在合适的时候,找个替死鬼出来,把储物袋送出去,转移楼观道的注意力。

    而萧业正是需要大量丹药之时,也不推辞,恰好张检要回江都备考明年的春闱,可以委托张检再带两瓶人元丹回去。

    两日后,张检带着玲玲离去,各衙门虽未休沐,但年底不会再有事情,清闲起来,与之相反,宫里却是忙碌的很,因皇亲国戚纷纷入宫拜见太后,史进被赶出了宫,暂时回家居住。

    “哎~~”

    林枚看着爱子那瓦亮的光头直叹气,她感觉史进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可是后悔又能怎样?

    “薛师,有一名叫周兴的人求见。”

    这时,外面有仆役唤道。

    “哦?”

    蔡先生眉梢一挑,笑道:“此人被萧业拉下了马,在家赋闲多日,想必是来走你的门路了,你好好招待他,此人与来俊臣交好,将来要扳倒萧业,少不得那些御史从中出力,不过话别说满,留有几分余地,对待此人也无须客套,直入正题即可。”

    史进不解道:“周兴好歹也是个人物,为何无须客套?”

    蔡先生道:“你若待人和善,太后必然不喜,可明白其中道理?”

    “噢!”

    史进恍然大悟道:“先生是怕我丢了太后的脸啊,先生教训的是,我出去见他!”

    说着,匆匆向外走。

    蔡先生暗暗摇头,孺子不可教也!

    史进是太后的面首,仗着太后的势,也只能依靠太后,如与人和善,太后会怎么想?怕是第一个就容不下史进!

    可怜此子竟连这点都看不透,显然早晚要被太后抛弃,自己还是尽量从他身上多捞些好处才是正理。

    史进则是满怀兴奋,这是第一次有人跑他的门路,存了好好表现一番的想法。

    周兴一扫往日的风光,显得谦卑,见着史进,忙施礼:“在下见过薛师。”

    “嗯~~”

    史进记起蔡先生的叮嘱,双手负手,略一点头:“快过年了,周兴你不在家筹办年货,来我这里作甚?”

    周兴非但不恼,反而暗暗点头,他是来求史进办事的,很想和史进绑定在一起,如果史进没有能力,那他就要重新考虑了,眼下史进的表现正合他的期望。

    太后身边的人嘛,就得有架子!

    周兴提起一个小箱子,呈上道:“在下特来请薛师指点一条明路,今后愿为薛师效力。”

    史进装作老成的样子,接过箱子,打开一看,是一叠叠的银票,大约在十万两左右,这让他的心神差点失守,好在他明白装逼的重要性,只略微一看,就移回目光,沉吟道:“这恐怕不妥罢,若是让御史知晓,少不得参贫僧一本,太后的面上也不好看。”

    周兴笑道:“逢年过节,谁没个礼尚往来,这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薛师多虑啦。”

    “也罢!”

    史进为难了一阵子,勉强点头道:“周大人也是国之栋梁,奈何受宵小构陷,贫僧甚是不愤,有机会贫僧会和太后提一下,周大人请回罢。”

    “在下告辞了!”

    周兴深施一礼,转身离去。

    直到周兴彻底离开,史进才猛一挥拳!

    这就是当面首的好处,十万两银子轻松到手。

    ……

    时光匆匆,不觉已是除夕。

    嬉莲儿住在萧业家里,扮作苏月儿,安守本份,家里的其他人除了觉得苏月儿与萧业之间不如以往那样亲密了,倒也没觉察出异常。

    因此在除夕夜,萧业把嬉莲儿带往陈子昂家,今晚,陆文、蒋方将各自带着蔓蔓与芊芊,去陈子昂家吃酒,可惜诸女仍未觉察出来,她们的大师姐已经换了人。

    看着嬉莲儿一口一个师姐叫的欢,萧业暗暗摇头,并未揭穿嬉莲儿的身份。

    除夕的夜宴,充满着欢乐的气氛,但是太初宫里,气氛一片凝重。

    武成殿,太后高踞于玉阶之上,面色难看,指甲都掐到了手心里!

    通过修行界的专门渠道,刚刚传来消息,石堡城陷落!

    石堡城位于湟水与青海湖之间,是修建于悬崖峭壁上的一座坚城,东面是陇右,扼丝绸之路的咽喉。

    吐蕃得了石堡城,可以挥师陇西,虎视富庶的河陇平原,大唐据石堡城,可据险面守,遏制吐蕃对陇西平原的渗透入侵,是兵家必争之地。

    自高宗起,唐蕃之间就因石堡城的争夺发生多次激战,几度易手。

    可是今次的失陷极为突然,分明是吐蕃背靠的佛门发力,这才是让太后最难以接受的。

    要知道,自她掌权以来,大兴佛门,就连宫里,都有佛门的菩萨罗汉坐镇,可是佛门还是从背后捅了她一刀。

    虽然她清楚,佛门这样做,还是与万象神宫与九座通天塔的修建有关,因广宏寺事发,被道门抓住了机会,给佛门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佛门自然不甘心退让,于是开辟第二战场,反过来给道门施加压力。

    ‘哎,天下芸芸众生,皆为棋子!’

    太后又叹了口气。

    “太后,应立刻发兵,夺回石堡城,否则我大唐天威何在?”

    武承嗣义愤填膺,猛的拱手。

    “臣附议!”

    “臣附议!”

    这是大是大非问题,群臣纷纷请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