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四八章 萧郎,你好狠!

章节目录 第二四八章 萧郎,你好狠!

 热门推荐:
    “哦?”

    苏月儿端坐于琴前,美眸望向萧业。

    萧业取来纸笔,伏案书写,既有词,也有谱。

    当时记谱,均用燕乐,有二十八调,以七声音阶为基础,但是只有2(re)3(i)4(fa)5()四个音为主音,也就是羽角宫商。

    不片刻,萧业谱好词曲,拿给苏月儿。

    “鹊桥仙?”

    苏月儿先看曲,默诵了一遍,已烂熟于胸。

    随即看词。

    “鹊桥仙纤云弄巧,赠红颜苏月儿。

    莫名的,苏月儿芳心猛的一颤,忙收敛心绪,照谱弹唱。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苏月儿的眸中,泛出了一层水雾,此词意境优美,令人向往,可是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美好会于一瞬间被撕碎。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声至此处,苏月儿的歌喉已有了几分哽咽。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

    最后一个暮字尚未吐出,已是铮的一声,琴弦崩断,眸中的泪水如断线珍珠般,滚滚落下,苏月儿提起包袱,撒腿飞奔而出!

    是的,她不敢再留,哪怕多留一刻,都有身心俱丧的危险。

    这段日子以来,仅管她一再自信萧业终会臣服于自己的石榴裙下,但是事实恰恰相反,萧业还是老样子,亲密中保持着些许的距离,就是这些微,始终攻不破。

    而她,却是渐渐沦陷。

    她也总结过原因,或许是萧业待她无私,自己则是有目地的接近,以有私算计无私,怎么能成功呢?

    她怕了!

    她不明白,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难道对自己,就没有一丁点的私欲?

    萧业对她,除了那些微的心防仍保留,几乎是无私的,与萧业在一起,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拥着萧业入眠,她的心也会非常宁静。

    可这对于她,对于素心宗的心法,极其至命!

    恰好这些天,与萧业五气三花相融,得了才气与官气的种子,可以借着回建康修行的机会避一避,调整心绪,但是萧业临别时赠她的鹊桥仙,彻底击溃了她的心防。

    这首曲子,她认为萧业是为她而谱,情深中带着叮嘱,离别中带着期望,无奈而又凄美,让她忍不住落泪,以至最后一句,又岂在朝朝暮暮竟没法唱全。

    萧郎,你好狠!

    她相信萧业不是故意要伤害自己,可是无心的伤害才是最大的伤害。

    萧业并未挽留,目送着苏月儿远去,再望向地面上的几滴泪痕,心里别有一番离别滋味。

    相处了这么久,要说对苏月儿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如今佳人芳踪渺渺,萧业满怀不舍。

    可是二十年后就是大劫,儿女私情相对劫数,又算得什么?

    剩者为王,活下来才是硬道理!

    他可不想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个死于非命,或者自己撑不过劫数,身死道消!

    “吁~~”

    萧业深呼了口气,紧紧捏着拳头,暗道:世事无常,人生聚散不定,一时的离别并不代表永久的分离,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切莫被情丝晃花了眼!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萧业足不出户,闭门清修,开始服用菩提丹。

    当然,菩提丹是金丹期才能服用的丹药,萧业把丹药切成四份,每次服用四分之一,可纵是如此,药力也是人元丹的十倍左右,汹涌暴戾,另外他还有冲刺极限的心思,从第二次开始,以花药配合菩提丹服用,所承受的痛苦,堪称下了十八层地狱。

    不过效果也是非常明显,除了经脉有所拓宽,花骨朵绽放了些,更大的收获在于,五气与三花的融汇又进了一步。

    这日,华伯来报,清规登门拜访,于是萧业迎了出去。

    只见厅堂中,清规、清漪、清波,还有苏悦,正在用茶。

    萧业顿时眼神一缩,这女人还没走?

    再看清波与苏悦,几乎如胶似漆,挨坐在一起,清波望向苏悦的眼神中,满是柔情蜜意。

    “呵呵,来迟了,望几位恕罪!”

    萧业很快收回目光,拱手呵呵笑道。

    “萧大人不必客气,今次前来,是为告辞!”

    清规站起来回了一礼。

    清漪跟着道:“今日常朝,太后接见了兄长,对父王的忠心大加褒扬,册封兄长为定南伯,赐下不菲的厚礼。”

    “哦?倒是要恭喜道兄了。”

    萧业喜色一现,又道:“道兄就不在多留几日?”

    清规无奈道:“还有半月,便是新年,争取于年前赶回吧,萧大人的好意心领了,他日萧大人再来蒙舍诏,自当好生答谢。”

    清波也挽着苏悦,不舍道:“妾就要回去了,今次与君分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望君勿要忘记洛水边的约定。”

    约定?

    该不会私定终生了吧?

    萧业有种头皮要炸裂的感觉。

    要知道,嬉莲儿对清波做的任何事情,将来都要苏月儿买单,这是把苏月儿往火坑里推啊!

    苏悦暗中瞥了萧业一眼,便道:“清波姑娘放心,日后如有机会,苏某定与公子再往南诏。”

    “嗯!”

    清波紧紧握着苏悦的手,点头道:“妾会在蒙舍诏等着苏郎,哪怕天荒地老,至死不渝!”

    苏悦眸中也满是不舍,把清波拥入怀里。

    几人又寒暄了一阵子,清规、清漪与清波终至告辞离去。

    把人送走之后,萧业立刻望向嬉莲儿,冷声道:“嬉姑娘,你到底想做什么,欺骗别人的感情,很有意思么?”

    嬉莲儿抿笑一笑:“萧郎怎能这样说妾?妾还不是为你着想?”

    “什么意思?”

    萧业不动声色道。

    嬉莲儿却是问道:“萧郎能否先告诉妾,师妹为何走了?”

    萧业淡淡道:“苏大家有事需回山门一趟。”

    ‘哦?’

    嬉莲儿怔怔看着萧业,她根本不信,如今苏月儿正是渡情劫的关键时期,怎可能离开萧业?

    而且作为妹嬉一脉的大师姐,山门如有事,她也会知晓。

    “咯咯~~”

    嬉莲儿突然咯咯一笑,向苏月儿的屋子走去。

    萧业跟在后面。

    嬉莲儿回头道:“妾要换衣衫,萧郎要看么?”

    萧业可不吃她这套,让嬉莲儿留在家里,会暴露他的很多秘密,他信得过苏月儿,却信不过嬉莲儿,于是道:“嬉大家若不在意,我为何要在意?”

    “师妹刚走,你就要勾引我?”

    嬉莲儿嘴角微翘。

    萧业一本正经道:“嬉大家为何要勾搭清波?可别说是为了我,呵,我受用不起。”

    嬉莲儿幽怨道:“妾是个女子,自然不会和清波发生什么,待将来找个合适的机会,把清波的一腔依恋转移到萧郎身上,萧郎既能抱得美人归,又成了苍山宗的女婿,岂不是两全之美?妾耽精竭虑为萧郎着想,萧郎就这样对待人家?太伤妾的心了。”

    啥?

    萧业头皮发麻,忙道:“嬉大家,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请你别乱点鸳鸯谱行不行?此事暂且按住不提,苏大家已经回了山门,我和你貌似没关系吧,你回来做什么,孤男寡女,瓜田李下,还是要避嫌的,请你走吧。”

    “萧郎,你好狠,难道妾就这样入不得你的眼?”

    嬉莲儿泫然欲泣,跺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