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三六章 与公主同行

章节目录 第二三六章 与公主同行

 热门推荐:
    夜色渐深,萧业一身短打劲装,头戴小帽,扮作个小厮,与太平公主于宅后汇合。

    太平公主身着胡服,窄裤收腰,英姿爽飒,头戴尖顶胡帽,又渲染出一种异域风情的美,见着萧业,沉声道:“广宏寺或有金丹罗汉坐镇,你我须见机行事。”

    萧业色变道:“公主,你可别害我啊,事前可未明说有金丹罗汉,要不我把丹药还你,不去了行不行?”

    “懦夫!”

    太平公主俏面一沉,骂道:“寻常金丹,何惧之有,灭杀便是,你听我的,断不至于平白丧了命,走罢,马匹已经喂过了草料,争取明晚到达蒲州。”

    马匹一匹黄马,一匹白马,神骏异常,萧业有自知之明,骑上黄马,策马而去。

    “嗯,还算识相!”

    太平公主暗暗点头,翻身上了白马,追在后头。

    武承嗣府!

    武承嗣心情极其郁闷,一杯杯灌着闷酒,接连三杯下肚,终于忍不住道:“先生,此事我越想越蹊跷,太后怎会因此罢了我的官?难道那万象神宫与通天塔真的如此重要?”

    如今的蔡先生,深得武承嗣器重,几乎被武承嗣视为首席谋士。

    蔡先生叹了口气:“国公爷今日着实孟浪了,看人家狄仁杰,不管有事没事,先应下来再说,在下奉劝国公爷找个机会,去向太后请罪,太后念着旧情,必不予计较,其实,太后撤了国公爷的官,未必没有杀鸡儆猴之意。”

    武承嗣沉吟半晌,才道:“先生言之有理,那就新年入宫,向太后贺喜之时再请罪,只是……这万象神宫与通天塔究竟有何重要之处?”

    蔡先生不置可否道:“在下并非朝廷中人,哪里能知内情,不过太后自执政以来,轻徭薄赋,体恤民情,今日却一反常态,想必应如太后所言,关乎国运,国公爷不妨向太后请旨承建,或能得太后欢心。”

    “嗯?”

    武承嗣眼神一亮!

    两亿两白银的工程,由自己来承建,得捞多少好处?

    蔡先生留意到武承嗣的神色,暗暗冷笑,佛门的事情也敢捞钱,当真是欺负太后不敢对亲属动刀?

    事实上他也不安好心,万象神宫与通天塔的用料,很多都是修行材料,只有小世界中才有出产,而阴阳宗随着山门破灭,小世界被道门占去了,他提点武承嗣承建工程,也打算从中捞些材料,辅助修行,若是有天材地宝的话,凭此晋阶元婴亦非难事!

    蔡先生也清楚二十年后大劫将至,可是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修行修的是自身,我自己成仙得道,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

    次日傍晚,萧业与太平公主一路急赶,抵达了蒲州。

    蒲州古称蒲坂,位于黄河东岸,距长安三百来里,距洛阳近七百里,是连接秦晋两地的重要水陆要冲,一座浮桥横亘于黄河上,城里人头涌涌,多是南来北往的客商,操着不同的方言。

    沐浴着昏黄的夕阳,萧业与太平公主牵着马,漫步在青石街道上,哪怕太平公主刻意没做打扮,却仍是架不住天生丽质,有不少人的目光留连忘返,充满着赤果果的欲望。

    好在太平公主气场强大,又身段极高,寻常人还真没胆子搭讪。

    萧业目测太平公主的裸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不过个头高,身材比例却未失调,该丰的丰,该细的细,不象现代很多名模,高则高矣,可审美要么不在同一个维度,或者这里的肉被挖去填补了另一块,是真太平。

    太平公主兼具高挑与美丽,着实是造物主的恩宠。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萧业突然打了个摆子,警醒过来,忙收敛目光。

    ‘萧业,有人盯着我们,看来这广宏寺简直是肆无忌惮了!’

    突然太平公主低声道了句。

    萧业暗中释放灵觉,果然,有两人鬼鬼祟祟的跟在身后,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实则可笑的很,随即道:“看来是想摸清我们的落脚点。”

    “嗯~~”

    太平公主点头道:“广宏寺虽然对外宣称修的是法相宗,继承了玄奘法师的道统,其实暗地里修欢喜禅,欢喜禅本不算邪法,是证得佛陀道果的一条捷径,但是对修士的自律要求极高,倘若沉迷于其中,修着修着就成了采补,广宏寺或许是走捷径得了好处,才误入歧途。”

    萧业道:“凡是论迹不论心,不管广宏寺的初衷如何,做出这等事来,已是当诛。”

    “哦?”

    太平公主诧异的看了萧业一眼,虽然与萧业相处不多,却是发现,此人每每极有见地,又老于事故,论起才华也堪称翘楚,这等人物,确实是生平仅见。

    “姑娘,前面有家客栈,要不要先住下来?”

    这时,萧业向前一指。

    侧前方,是一家名为悦来居的客栈,高达三层,规模庞大,显然条件还不错。

    “可以!”

    太平公主点了点头,与萧业牵着马走去。

    “客官,住店啊!”

    一名小二出来招呼。

    萧业拉过太平公主的马缰,连同自己的,一起递过去道:“喂上好的草料,再喂两斤豆子,夜晚寒冷,可别冻着了。”

    “好咧,两位客官请进,小的先去照料马匹!”

    小二热情的牵马离去。

    萧业与太平公主进入客栈,大堂里,气息浑浊,太平公主顿时嫌恶的眉头皱了皱。

    “姑娘,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

    萧业看了太平公主一眼,便上前道:“掌柜的,来两间上房,或者雅院也行!”

    掌柜的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腆颜笑道:“客官,上房只有一间了,雅院早没啦。”

    “哦?姑娘,我们走吧,去下一家!”

    萧业转身就要走。

    “客官稍等!”

    掌柜唤住道:“两位就算去了别处,也肯定没有客房,后日便是万佛节,周边数百里的香客都来了蒲州,有的还是从长安神都来的呢,城里的客栈早住满了,也就客官赶的巧,还剩下一间,只怕您前脚出去,找一圈回来,这一间也没啦!”

    “这……”

    萧业为难的看向太平公主。

    他倒是无所谓,太平公主是他小姑妈,再怎么着也不会突破底限,可是就怕太平公主不答应。

    “无妨!”

    太平公主却是爽快道。

    “行,一间就一间,被褥都干净吧?房间有无异味?”

    萧业点了点头。

    “客官放心,咱们这里,一客一换,包保干净,三楼天字一号房,您先上去,一会儿就把热水送来!”

    掌柜笑咪咪,小眯眼里带有一丝莫可名状的意味。

    萧业掏出十两银子丢在柜上,与太平公主上了楼。

    一号房就在楼梯边上,推开门便是,房间倒是颇为整洁,也很宽敞,但是只有一张床,也没什么屏风之类的遮掩,太平公主又是眉头一皱。

    萧业无奈道:“姑娘,要不我在附近转转,明早再来找你?”

    “不用了,你睡床!”

    太平公主摆了摆手。

    “那姑娘……”

    萧业不敢置信道。

    顿时,太平公主现出了着恼之色,凤眸一寒:“不许乱想,你可知道,就凭你有这想法,本宫就能把你抄家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