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一九章 殷殷遭劫

章节目录 第二一九章 殷殷遭劫

 热门推荐:
    天际,一道剑光划破长空,杀气滔天,敢与落日争辉!

    这分明是一位金丹真人驳剑,速度有如电光,飞鹰卫连咒骂都来不及,只是心念刚动,剑光已至!

    明明这一剑的目标是央吉长公主,萧业心头却是生出了极大的危机感,连退数数,横剑于胸,义字符文将发欲发!

    苏月儿在战斗方面,绝对信任萧业,也是心肝一提,忙飞身至萧业身边。

    就见飞剑即将击中莲瓣之时,孔雀大明王突从央吉背后生出,一声清唳,挥翅横扫!

    孔雀大明王再强,本尊也坐镇冥府,央吉只能借来少许法身的力量,不出意外,飞剑轰的斩上,翅膀顿时化为一团清光消散,随即去势不减,轰的一声,击中莲瓣!

    这一座金莲,乃是佛门至宝,十二品功德金莲,但是央吉公主尚未凝结金丹,凭她的修为根本驱动不了真品,佛门也不会把真品赐予她,她所掌握的,只是赝品。

    顿时,一块莲瓣被击飞出去,准准射向萧业。

    飞剑的去势虽弱了几分,却仍然疾刺向央吉公主。

    央吉公主大惊,一声清叱,双手结了个孔雀手印,一掌向飞剑劈去!

    孔雀大明王拳!

    “咚!”

    就见央吉公主的手掌变成了赤铜色,准准劈上飞剑,却只是压沉了几分,本应刺向心脏的剑尖,从腹部贯穿而过,带出一串血珠,随即化为清水,消散于空中。

    “走!”

    央吉公主捂住腹部,伸手一抓,还活着的飞鹰卫被她摄进莲台,破空而去。

    萧业也早有准备,看着飞来的莲瓣,心知避无可避,运足全身真元,一剑疾劈!

    “当!”

    削铁如泥的宝剑寸寸崩裂,萧业也受冲击力反震,抛飞出去。

    那莲瓣只是速度稍减,又追了上去!

    苏月儿看出了个中名堂,忙道:“公子,飞剑上附着的一缕精神力转移到了莲瓣上,可用义字符文破之!”

    说着,接连两剑全力斩上!

    她的剑,是法器,莲瓣连续巨震两下,却又是金光一闪,巨大的反震力,让苏月儿短剑脱手,手腕疼痛欲折。

    “当当当!”

    清规、清漪与清波各自放出飞剑,斩在莲瓣上,却一例外被磕飞!

    “中!”

    萧业终于喘过一口气,一道义字符文打出!

    义字符文,专灭不义之辈,偷袭显然属于不义。

    “轰!”

    明明看不见,空间却是起了爆鸣,一圈气浪向四周扩散,莲瓣上的光华终于黯淡下来,向地面坠落,萧业又向后退了数步,头疼欲裂,识海中的义字符文晦暗了许多。

    到底是一缕金丹级的神念,哪怕斩灭了,仍受了不小的反噬。

    就在所有人长吁了口气的时候,莲瓣突然再度变亮,嗡的一声,又向萧业击去,这是不杀萧业誓不罢休!

    因事发骤然,苏月儿都没反应过来,萧业则因气息虚浮,眼前莲瓣已到了胸前!

    却是一道身影及时窜出,挡住萧业,一剑击上!

    “当!”

    法剑断裂,莲瓣一沉,打进了胸口,顿时染红了一片!

    “殷殷?”

    萧业惊呼,忙接住殷殷,抱入怀里。

    殷殷面孔惨白,勉强笑道:“公子,妾总算赶上了……”

    “先不要说话!”

    萧业面色凝重,厉声喝止,搭住殷殷的手腕,一缕真元输入,顿时,一颗心沉了下来。

    殷殷正面挨了莲瓣一击,虽然莲瓣的力量经多次削弱,却不是她一个初入三劫的修士能抵受,全身经脉寸寸崩裂,内腑多处破碎,身体如瓷器般,遍布裂痕,唯一侥幸的,是心脉避过了一小截,却也如风中残烛,摇摇欲灭。

    “殷殷,你傻啊!”

    萧业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这一击如落他自己身上,怕是不会比殷殷好到哪里,这一刻,对于殷殷的过去他一点都不芥蒂了,哪怕是有目地的接近自己,也无所谓,只盼望殷殷能好起来。

    殷殷却是勉强笑道:“公子,或许这是妾命里的劫数,你不要难过,其实妾一直想为公子做些什么,这不……终于有了机会,能以妾的一条命,换公子的一条命,也是值得。”

    萧业回想着与殷殷的点点滴滴,她的光彩,就如一颗小草,总是掩映在苏月儿之下,却总是默默的付出,而自己,几乎没有正视过她,只当她是一个倒贴上门的女人。

    渐渐地,萧业的眼圈有些红了,紧紧抱住殷殷。

    苏月儿也在一旁探看,俏面一抹悲色浮现,并间杂着一丝复杂难明之色。

    她能看的出来,殷殷动情了,对萧业动了真情,按理说,素心宗的女子不会对男人动真情,一旦动了情,就是修为尽废的后果,可是殷殷不仅动了情,还渡了第三劫,这让她难以理解。

    不过眼下不是询问之时,苏月儿连点殷殷胸口数处经脉。

    “殷殷怎样了,能救回来么?”

    萧业紧张的问道。

    “我要带殷殷回一趟师门,公子,先拿那株紫参给殷殷吊着命!”

    苏月儿眼底满是愤恨,抓住莲瓣,猛的向外一拨!

    殷殷现出了痛苦之色,但是经脉被封,并没有鲜血涌出,只是气息又有衰弱。

    众人忙围了上来,清漪拿出一瓶丹药,递过去道:“萧大人,这是我们师门炼制的回春丹,专用于疗伤,比吞服紫参更加有效,赶紧给这位姑娘服下吧。”

    “多谢清漪姑娘!”

    萧业赶紧接过,倒出一枚碧绿的丹药,喂入殷殷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清流吞入腹中,殷殷的生命气息渐渐稳定下来。

    “交给我吧。”

    苏月儿从萧业怀里接过殷殷,以真元辅助运行药力。

    “谁,谁到底要杀我?出来,出来啊!”

    萧业猛的站起,向四周怒吼,莫名其妙被人暗算,还害得殷殷身受重伤,心里憋闷异常。

    虽声浪滚滚,惊起鸦雀无数,却无人应答。

    隔着十里,蔡先生的指尖,一柄飞剑渐渐成型,正待再次发动一击,可是随即,一道强大的灵觉扫过,他立刻手掌一捏,飞剑崩的一声化为水汽消散。

    毕竟这里是苍山宗的地盘,显然那一击惊动了苍山宗的金丹真人,他不敢暴露身份,只得暗道声可惜。

    今次是伏杀萧业的最好机会,借央吉的法器杀死萧业,浑若天成,不虞被文昌帝君追查,却是人算不如天算,殷殷帮萧业挡了一劫。

    他认为,萧业必回返蒙舍诏那殷殷疗伤,下次伏击,还不知猴年马月,在城外守着萧业,纯粹是浪费时间,不如先回洛阳,只要史进接近了太后,仍有机会对付他。

    但是蔡先生心里,总有些腻味,想他堂堂金丹中期修士,伏杀两个小辈,一个都没杀成,萧业运气好,有美人替劫倒也罢了,吐蕃公主也浑身是宝,避过了死劫。

    杀央吉,是蔡先生深思熟虑的,央吉身份尊贵,如死在蒙舍城周边,吐蕃就必须向蒙舍诏用兵,再施些手段,佛道两门在当地的力量足以拱个两败俱伤,苯教可坐收渔人之利。

    凭着他与苯教的联系,必能拿到应有的好处。

    甚至如苍山宗元气大伤,他还可以摸进山门,将仓库洗劫一空。

    可惜,可惜了!

    蔡先生摇了摇头,飞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