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一八章 刺杀

章节目录 第二一八章 刺杀

 热门推荐:
    一剑毙敌!

    刹那间,山谷中鸦雀无声!

    清规师兄妹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这可是飞鹰卫啊,其中的每一个,都是在吐蕃勇士中精挑万选出来,也是掌握在王室中的最精锐力量。

    正是有了飞鹰卫的存在,大相才不敢强逼吐蕃幼主逊位。

    苏月儿美眸中也有讶色,她知道萧业很强,却也未曾指望能一招毙敌,尤其是这一剑,看上去非常简单,挡格,顺势一撩,与当日竹楼中和苯教杀手对战时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萧业当时是心存忌惮,不知道外围是否还有埋伏,因此留了几分力,才你来我往与杀手斗了数个回合,而今日的敌人都在明面上,自然不需要顾忌。

    “再去!”

    央宗有如受了羞侮般,根本不能接受她手下最强的飞鹰卫一个照面就被杀死,当下再一挥手。

    四名飞鹰卫踏步而出,这次不再疾冲向前,而是错落有序,互相掩护,以战阵逼向萧业。

    清漪提醒道:“萧大人小心,这是吐蕃军中有名的四合战法,四人、四十人、四百人、四千人皆可为阵,有力共担,层层守护,每一击,皆是四人合力!”

    “多谢!”

    萧业刚回了句,就有两柄弯刀当空劈来,空气都发了音爆声。

    另两人作势欲击,起牵制作用。

    苏月儿的手,已经扣上了袖中的短剑短剑,随时准备支援。

    “来的好!”

    萧业目光冰冷,无喜无悲,脚底淌泥步一滑,在众人眼里,这步法没有任何玄妙之处,却偏偏避过两名飞鹰卫的合击,还绕到外圈,一剑直刺另外一人。

    “哥,这是什么身法?我怎么看不明白?”

    清漪紧紧拧着眉道。

    清规摇了摇头:“不懂,或许是武道修炼已经反朴归真了吧,哎,可惜了,萧大人若是不为官,走上修行路,必精才绝艳。”

    果然,萧业这一剑,被一柄弯刀挡住,可是力道,却是四人合力。

    飞鹰卫如果纯论力量的话,每一尊都不逊于二劫巅峰的修士,即便不如萧业,差距也不会大到难以计算,四人合力,立刻就将萧业击退了数步。

    “杀!”

    四人相互配合,再次攻来!

    萧业没有淬炼武道的心思,虽然敌人出现在了明面,但他心里仍有惊悸感,就好象有危险潜伏在暗处,必须速战速决。

    于是毫不犹豫的把义字符文打出!

    “啊!”

    一名正挥着刀的飞鹰卫突然惨叫,头痛欲炸,两眼都流出了血泪!

    义字符文,专克天下不义之辈,此人一看就是穷凶极恶之徒。

    萧业能感应到,此人的精神力一片混乱,如风暴般汹涌澎湃,再也没有明确连贯的念头,生平的一件件不义之事如幻境般反噬己自己。

    “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都说了,不要过来,娘的,还来?老子杀了你!”

    此人已经疯了,一刀劈向一名同伴,顿时血光四溅,头颅冲天而起!

    萧业却是有一抹痛苦之色浮现。

    ‘果然,天上不会掉馅饼!’

    萧业曾对黄山君使用过义字符文,没有任何后遗症,但是今日对一个凡人使用,竟掠夺了十分之一的精神力,杂驳无比,萧业也受到了精神风暴的冲击,虽仅仅只是十分之一,却也是杂念纷呈,心底隐有一种噬血的冲动。

    萧业连忙心神一敛,强压了下来。

    精神是人体中仅次于心灵的第二神秘之处,最为纯净,哪怕是凡人的杂驳念头,都不是轻易能炼化,需要静下心来,花费不菲的时间。

    场中的变故,让众人惊呆了,这和妖法邪术有什么两样?

    苏月儿也是暗自吃惊,不禁拿自己的幻术做起了比较。

    “原来是邪道妖人,谁给你的胆子,在本公主面前施展邪法?”

    央吉公主俏面一沉,眉心突有金光一闪,射向萧业!

    “堂堂吐蕃公主也是宵小之辈!”

    苏月儿眸光一闪,催动短剑,向央吉斩去!

    她时刻关注着萧业,心知萧业如想挡住这记神通,必然会暴露出修士的身份,于是她果断出手,围魏救赵,尽显辣手摧花风范。

    事实上,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凡是与萧业来往的女人,不管是为友还是为敌,恨不能尽数斩之,因为她是女人,清楚女人的心思最难揣忖,往往上一刻还是敌人,也许下一刻,但情窦暗生。

    如今的她,正处于劫数中,全身心的爱恋萧业,自然要把一切的萌芽掐死!

    “先天大圆满?”

    央吉惊呼,不敢再继续攻击萧业,忙收了金光,一朵莲瓣刷的打下!

    短剑被磕的倒飞回去,但是莲瓣上,一声巨响之后,瞬间雷光大作,轰的一下,竟被炸崩了一角,周围三尺之内,焦黑一片。

    “雷法?”

    央吉目中现出了警惕之色,喝问道:“你是道门哪一家的弟子?”

    “你猜?”

    苏月儿召回短剑,神色古井无波,却是妙眸不自禁的瞥了萧业一眼。

    若非在那一个雷雨夜,得了一丝雷霆种子,她也使不出雷法,并且与萧业对雷法不太重视不同,她看的很重,每当雷雨天,就会淬炼雷霆种子,逐渐壮大。

    主要是萧业的国术本身就是攻杀大术,对雷法的依赖性不大,而素心宗不以杀伐争斗为手段,多是奇诡邪术,正面攻战术法欠缺,因此雷法实是补了她的短板。

    而且以雷法御敌,可以掩饰她的身份。

    萧业也是暗暗赞叹,他觉得自己对雷法有所轻视,看来以来雷雨不能松懈了,也得出去淬炼雷霆种子,至少多了一种远程攻击手段。

    央吉妙目打量向苏月儿,总觉有一种薄雾朦朦胧胧,难以看真,不禁哼道:“藏头露尾之辈,就让本公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随即一声清叱,身后,浮起一座高达三丈的孔雀大明王神像,那眸子,突然睁开,一道碧光罩向苏月儿。

    萧业也不知孔雀大明王能否看破苏月儿的真身,但是孔雀大明王是冥府神祗,本质是阴神,当即才气冲天而起,疾喝一声:“斩!”

    三尺才气大剑挥起,一剑斩断了碧光!

    如果是真气,萧业这一剑完全无效,可这是央吉借来的孔雀大明王的神通,自然斩之!

    苏月儿凝眸一笑。

    还真是心有灵犀呢,互相帮着掩饰身份。

    不过清波不是这样想了,酸溜溜的暗哼一声:两个大男人,犯着这样真爱么?

    央吉又把目光移向萧业,沉声道:“看来本公主倒是小瞧了你。”

    萧业道:“公主还要再战么,今日你杀不了我,想来公主也是个明白人。”

    央吉俏面一阵阴晴变幻,是的,她错估了萧业的实力,怕是飞鹰卫齐上,都是两败俱伤,逞论苍山宗的三个弟子还未出手,尤其是苏月儿,更是让她大为意外,一个先天大圆满的修士,还很有可能是道门正宗,可以说,今次的截杀是失败了。

    可是身为吐蕃长公主,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面子拉下去啊,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在央宗面前打了保票。

    就在她犹豫不决之时,突然面色大变,一股致命的威胁涌上心头,当即喝了声:封!

    金色莲台的莲瓣瞬间收缩,一层层的将她护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