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七三章 染指苏月儿

章节目录 第一七三章 染指苏月儿

 热门推荐:
    大厅正面供奉管仲,披红戴绿,笑呵呵如弥勒佛,香火缭绕。

    话说管仲也不冤,鸨业由他首创,自然被奉为鸨业祖师爷,受全天下青楼勾栏供奉。

    而四周墙壁上,挂着一副副女子画像,均是身形窈窕,艳美无双,写有艺名,有的底下挂着牌子,有的没有,周兴介绍道:“这醉风楼若说排场规模,比不上天香楼、怡红阁等顶级青楼,不过楼里的姑娘们姿色才艺尚可,咱们御史台的人时常来此,今次周大人可要不醉方休噢!”

    “两位大人请!”

    小厮适时躬身,引领二人上楼。

    桂香厅位于右首第一,数十丈的面积,已经有来俊臣、刘光业、王德寿、王处贞、屈贞筠等十余人就座,身边各陪着个美艳女子。

    “萧大人来啦!”

    来俊臣一看萧业与周兴进门,顿时眼神一亮,欢喜的迎了过去,热情的拉住萧业的手,招呼道:“来来来,萧大人坐我边上。”

    当时的酒宴还是以散席以主,基本上没人坐大圆桌,厅内摆放着一张张小几,采跪坐姿势。

    来俊臣安排萧业在边上就坐,便向身旁那女子道:“菡香,本官为你介绍下,这位便是今科状元郎萧大人,你喜爱的红楼梦与西厢记皆出于萧大人之手,又有多首诗词流传,可谓我大唐不世出的奇才呐。”

    “哦?”

    那叫菡香的女子侧身一礼:“妾见过萧大人!”

    单论姿色,菡香虽比不上苏月儿,却能与殷殷勉强一比,尤其是身材更加饱满,胸前的雄伟让人想不瞩目都不行,不过风尘气息甚浓,一举一动,媚骚入骨,浑身上下,就一个俗字,萧业暗暗拧眉。

    前世他的作风还算正派,今生哪怕成了亲也守身如玉,对于这类女子天然没有好感,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萧业也不会刻意表面出自己清高的一面,于是干笑道:“菡香姑娘不用客气!”

    菡香俏面微红,眸如剪水,抛了个媚眼过去。

    “哈哈~~”

    刘光业笑道:“咱们的菡香姑娘动了春心啦,来大人,今晚你的美人儿要跑喽!”

    “哎~~”

    来俊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叹气道:“本官其实想为菡香赎身,纳为妾氏,自此调琴弄箫,夜夜笙歌,岂不美哉?奈何人家姑娘不从,让本官大为讷闷,如今方知,人家菡香心气高,非才子入不得眼呐,既然萧大人已是同僚,本官忍痛割爱便是,菡香,你去陪萧大人罢,本官这里不用你来。”

    “来大人可是有了新欢就嫌弃妾了?”

    菡香恰到好处的嗔道。

    “诶,强扭的瓜不甜呐,本官不求强你,去罢,去罢,今后就陪着你的才子,把小红找来陪本官!”

    来俊臣挥了挥手。

    “哟,来大人真有了新欢呢!”

    菡香哟了一声,俏面带着幽怨,又有几分期待和欣喜,移步到萧业身边,挨着坐下。

    顿时,一股浓烈的香风袭来,萧业本能的向边上避了避。

    “哈哈,萧大人到底面嫩,菡香,你吓着萧大人啦!”

    菡香正尴尬的时候,刘光业哈哈一笑,解了尴尬,便拍了拍手掌。

    一群乐伎涌入,伴着靡靡丝竹声,婢女如穿花蝴蝶般奉上酒菜,御史其实多是不学无术之辈,如周兴这样的进士出身极其罕见,很快厅中就乌烟障气起来。

    菡香吃了萧业一个冷闭门羹之后,倒也老实了,除了频频敬酒,并不敢过多撩拨。

    不觉中,酒过三巡,气氛正烈。

    来俊臣借着酒兴,突然笑道:“萧大人,听闻你家中有秦淮河头牌苏月儿,身价两百万两白银,我等惊为天人呐,不知何时引见一下啊?”

    “嗯?”

    萧业眼眸微冷!

    地球历史上,来俊臣就有好别人妻女之说,凡是他看中的,必夺来亵玩,在来俊臣最盛时,连太原王氏都不得不雌伏于淫威之下,将族中嫡女嫁了过去,引为奇耻大辱,想不到把主意打自己头上了。

    虽然以苏月儿的手段,就算把苏月儿交给来俊臣,也不会被占到分毫便宜,甚至多半是来俊臣横死,但是献女求荣的事情他做不来。

    交出苏月儿,有违他的本心,于是道:“实在是抱歉,苏大家喜幽静,不愿见生客。”

    顿时,厅内空气为之一滞,曲乐声戛然而止。

    “哈~~”

    王德寿哈的一笑:“萧大人,来大人最为宠爱菡香,他连菡香都送了与你,只为换取与苏大家见一面的机缘,你可莫要拂了来大人的一番心意啊!”

    ‘我呸,一个烂货而己,连苏月儿一根毛都比不上!’

    萧业暗骂了句,便道:“苏大家与我形同挚友,我做不了苏大家的主。”

    “看来萧大人是不给我来某面子喽?”

    来俊臣面色沉了下来,一双三角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萧某先前不知来大人有此心思,否则我说什么也不会让菡香姑娘陪在我身边,好在我并未沾得她只衣片角,就完壁归赵,菡香姑娘,请回罢。”

    萧业轻声一笑。

    刹那间,菡香俏面煞白,怨恨的看了萧业一眼,匆匆起身,回了来俊臣身边。

    来俊臣脸面也难看之极,依他的原意,最好是萧业被菡香迷住,他则可以轻易的以菡香换取苏月儿,如期望落空,菡香好歹也是个美人儿,他不信萧业血气方刚的年纪,能经受得住美色诱惑,只要有些暧昧举动,他即可以为此由,讹上萧业。

    偏偏萧业从头到尾都没沾过菡香,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法强行诬蔑,一时之间,竟无计可施。

    “萧大人与苏月儿结识不久,难免迷恋,怕是舍不得换出去,来大人莫要着急,待萧大人再玩上一段时日,与你换也不为迟嘛,来来来,喝酒喝酒,起乐!”

    周兴举杯做和事佬,心里暗喜。

    他也觊觎苏月儿啊,苏月儿在萧业手上,他还有机会,总好过被来俊臣强索了去,彻底与美人无缘。

    “干,干!”

    乐声再次响起,众人均是举杯。

    在他们看来,交换姬妾,实属寻常,妾以色娱人,没人在乎清白,别说官宦,就是富贵人家,彼此间也时常会以妾氏交换,这是常态。

    因此萧业拒绝的唯一原因,只能是菡香不如苏月儿。

    不过没关系,来俊臣会教他做人。

    席间再次热闹起来,但是经此插曲,气氛已不如先前,没多久,宴席散去。

    洛阳各坊市早已关闭,萧业也没法出城,被两名婢女引领去了后楼。

    屋里摆设是典型的女儿家闺房风格,熏着香,屏风后面,便是一张大床,粉色的帐慕半勾,完全可以想象,在这张床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活色生香。

    “大人请稍坐片刻!”

    两名婢女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不片刻,又一女子前来,容貌比菡香稍次一筹,却也算百里挑一的美人,盈盈施了一礼,笑道:“让大人久等啦。”

    萧业淡淡道:“姑娘请回,我不需要人服侍。”

    “这……”

    女子怔住了,这样的客人,前所未见。

    “难道我的话没听见么,出去!”

    萧业面色一沉,又道。

    “哼!”

    女子不愤的哼了声,扭腰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