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七一章 收获

章节目录 第一七一章 收获

 热门推荐:
    幻象毕竟是幻象,法家大能没法以真身显现,出现在结界里的,只是投影,不具备任何法力威能,当幻象影响不了萧业,基本上就没辄了。

    “哈哈哈哈~~”

    萧业突然哈哈笑道:“他强任他强,青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青史悠悠,铁笔铮铮,尔等作为,已经盖棺定论,一群冢中枯骨,莫非还想翻案?自身不正,怎能压服于我,还不速速退去!”

    随着大笑,嗷的一声惨嘶,索元礼的豺狗被彻底吞食干净,失去了索元礼的文气支撑,结界也如肥皂泡般,砰然炸开,法家诸圣消失不见,萧业与索元礼回了现世,那一座座塑像的面孔上,残留着愤怒与恨意!

    殿内一片安静,除了索元礼剧烈的喘息声。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索元礼面色苍白,浑身缭绕的凶煞气息已经不再,目光茫然空洞,平凡又不自信,庸庸碌碌,从此泯然于大众矣。

    这正是文气争斗失败的后果。

    文气被夺,心气俱丧,索元礼本是个酷吏,行事凶狠,手段毒辣,心思狡诈,但从今日起,将变得平庸,唯唯诺诺,尸位素餐,沦为街边最普通的路人。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意味着索元礼能躲过将来被清算的厄难,御史台其实和黑社会的性质有些相似,双手沾满了无辜的鲜血,仇家、下级与同僚怎么可能给他金盆洗水的机会?

    好比一只狮王被拨去爪牙,却奢想安渡余生,可能么?

    索元礼的狠毒便是他的爪牙,一旦被人探出狠毒的不再的真相,就是他的死期来临。

    “萧郎,你怎能真伤了索大人?”

    周允元厉喝。

    “我哪里伤到索大了人?索大人除了疲累点,不是好好的么?”

    萧业无辜的两手一摊。

    “你……哎,罢了,罢了,不知者不罪!”

    周允元眼睛一瞪,竟被噎的无话可说。

    是的,索元礼被夺的是心气,伤的是灵魂,身体却是无恙,哪怕请来大能修士,都不能说萧业伤了索无礼。

    周允元只得叹了口气,扶住索元礼,关心的问道:“元礼兄感觉如何?”

    “头有点晕,我没事,休息一阵子就好了,周大人,麻烦你给萧郎安排下罢。”

    索元礼摇了摇头,说话声音软软糯糯,带着些畏缩,全无往日的官威气势。

    虽然他的官职仍在,但官气被抽取,威严没了,不仅旁人对他再无敬畏,就是他自己也底气不足。

    周允元暗喜,索元礼确实废了,自此之后,右肃政台数他一家独大,当然,他不会感激萧业,心里反暗暗忌惮,此子果然是刺头,先告史进的黑状,拒绝周国公的拉拢,现在又跑来右肃政台搞事了,得及早除去,毕竟谁都不想落到索元礼的下场。

    “周御史,替本官安排萧郎,并把职责讲清楚了,本官送索大人回去休息!”

    周允元回头唤道。

    “是!”

    周兴拱手施礼,便笑道:“萧大人,请吧!”

    “有劳周大人!”

    萧业点了点头,随周兴离去。

    原本御史台内部有台院、殿院与察院三院,分别统领侍御史、殿中侍御史与监察御史,但是随着分置出右肃政台,三院的职责分工被打乱,凡右肃政台都有监察地方之职。

    不过周兴虽然官秩从六品,却和萧业没有从属关系,两者都受御史中丞垂直领导。

    “萧大人,此处便是你办理公务之所,凡察院所属计史、令史、掌固,皆可调用,三院共用台狱,非审案不可妄入,咱们这一行啊,既然进来了,就是个劳碌命,暂时不会派给你案件,你先把卷宗流程熟悉了,过几日,咱们右肃政台内部为你办个接风宴……”

    周兴把萧业带到地头,热情的介绍,如果换了个初出茅庐的进士,看着那和善的神色,还真有可能心生感激。

    “多谢周大人了!”

    好不容易周兴讲完,萧业拱手称谢。

    “无妨,到了点萧大人自可离去,本官先走一步了。”

    周兴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从头到尾,周兴都没提索元礼之事,显然,索元礼被废,等于空出了御史中丞的职位,很多人正摩拳擦掌呢。

    院子并不大,一间正厅,边上有两间耳房,后面还有刑室,摆放着囚笼、铁镣、炭盆等常见刑具,墙壁上隐有暗红色的斑块,甚至在墙角,还发现了几只脱落的指甲。

    萧业心里很不舒服,转了一圈,很快就出去,召来令吏,叫了些卷宗随意翻看起来。

    哪怕萧业不是刑侦方面的专家,仅仅以一个看过几部刑侦剧的现代人眼角,都能看出这些卷宗错漏百出,明显是冤假错案,所谓的证据更是离奇搞笑,让他的心情渐渐地沉重起来。

    虽然他从没想过当一个清官,但是在其位,谋其政,如果自己也胡乱断案的话,仅仅在良心上就过不去,更别提他已经渡过了第二劫,讲究黑白分明,知晓对错,问心无愧。

    一旦做了违心的事,会酿成心魔,渐渐沉沦,乃至于万劫不复。

    ‘也罢,就让我做一根御史台的搅屎棍罢!’

    萧业深吸了口气。

    不觉中,夕阳已经西斜,萧业看了看沙漏,点了卯离去,回到会馆时,天色将黑,陈子昂、陆文与蒋方已经回来了。

    “萧郎,第一天去右肃政台的感觉如何?”

    蒋方问道。

    “呵~~”

    萧业轻笑一声:“右肃政台能有什么好货色,俱是虎狼之辈,无非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己。”

    在右肃政台与索元礼及法家诸圣的冲突,萧业并不打算告之几个好友,免得无谓为自己担心,众人也想不到萧业刚去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

    苏月儿招呼道:“有话回头再说吧,老爷们先去换身衣衫,洗漱一下,再去前面用膳!”

    “嗯!”

    众人携美,各自散去,洗漱一新之后,在前厅集合,叫来酒食。

    劳碌了一天,均是饥肠碌碌,桌上如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随即各自回了小院。

    萧业立刻把自己关入房间,瞬间入定,才气自行吸收起了得自于索元礼的文气。

    一道道新的法家精义浮现,转化为属于自身的知识资粮,索元礼的文气偏于法家性质,正可弥补萧业儒强法弱的缺陷。

    得了法家文气,才气大网更加完善,攻击力也更强。

    渐渐地,萧业从定境中苏醒,感受着自身的变化,心头喜悦,他的才气增长到八品中阶,真元受才气影响,锋锐度大增。

    随手萧业一记掌刀劈出,桌角居然被整整齐齐切了下来!

    真元外放与以真元驱动法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通常来说,要凝结金丹之后才能真元外放,因此一记掌刀劈下桌角已是非常难能可贵。

    萧业不禁两眼发亮,尼玛,这一群酷吏就是宝藏啊。

    要是自己把整个右肃政台的御史全部废掉,怕是才气能增长到九品巅峰,人间无敌,而且没了爪牙,太后也没法大兴冤狱。

    但问题是,自己已经展现了实力,御史中丞都说废就废,怕是没人再敢和自己比斗文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