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章节目录 第一七零章 法家诸圣

章节目录 第一七零章 法家诸圣

 热门推荐:
    结界并不大,二十来丈方圆,足够两人以文气交锋。

    虽然索元礼没有功名,文昌帝君不可能赐予文气,但是法儒两家是相通的,法家先贤可以赐予,索元礼的文气是四品。

    “萧状元,可曾准备好了?”

    索元礼现出残忍之色,森森笑道。

    “请索中丞指教!”

    萧业拱了拱手。

    “吼!”

    索元礼的身后,突然浮现出一只豺狗,身长丈许,黑红相间,浑身散发着残忍凶戾之气!

    他的文气虽然不高,但他是正五品的中丞,官阶比萧业高了四品,这也是他的底气与信心!

    “去!”

    索元礼大喝一声!

    “吼!”

    那豺狗张开血盆大口,向萧业猛扑过去。

    “轰!”

    萧业背后,八品才气冲天而起,化作一支标枪,向豺狗疾射而去!

    “八品?”

    结界外面,顿时喧哗起来。

    要知道,进士的普遍水准是六品文气,当世大儒也不过七品,而萧业是八品!

    “难怪此子恃才自傲,也确实有自傲的资格!”

    “但他官阶低下,又没怎么以文气与人争斗,哪里比得上索中丞,历数十场争战,经验丰富,我看此局还是索中丞稳胜!”

    “看,果然如此!”

    就见结界中,豺狗眼里现出了轻蔑之色,豺爪一拨,就把标枪拨去一边,却是出乎众人意料,萧业负手唱道:“荧荧巨阙,左右凝霜雪。”

    那标枪轰的散开,化作漫天冰雪,卷向豺狗,如若细看,这哪里是冰雪,而是一柄柄晶莹的细剑,密密麻麻,有如蜂群,扎在豺狗身上,不见血,唯留一道道细白创口。

    “嗷!”

    豺狗吃痛,仰天嘶吼。

    “且向玉阶掀舞,终当有,用时节,唱彻。”

    倾刻间,狂风大作,风助剑势,豺狗的体表快速被白霜覆盖了。

    索元礼一见这情形,心头焦急,他知道文气比拼,诗词的作用非常大,但他是胡人,不通诗词啊,只能绞尽脑汁,吟道:“山中一老豺,鹿羊见我跑,纵始遇猛虎,我也一口吞!”

    “嗷!”

    豺狗张开血盆大口,不顾几乎被冰箭冻僵的身体,猛的跃起,扑向萧业。

    萧业继续唱道:“人尽说,宝此制无折,内使奸雄落胆,外须遣、豺狼灭!”

    轰!

    那漫天冰雪,化作了一张大网,只见网面上,白光闪烁,一道道揉合了儒家与法家的精义浮现,分化成无数各式各样的剑器,狠狠扎去!

    “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

    “尧为匹夫不能治三人,而桀为天子能乱天下!”

    依据精义不同,所化的剑器也不同,而索元礼……

    萧业发现,索元礼的豺狗毫无精义可言,只有来自于灵魂里的残忍暴戾,不过他发现,索元礼的豺狗来自于官气与文气的融合,这让他心中一动,这样一个粗鄙之人都能融合官气与文气,也许自己也可以把才气与官气融合起来?

    此时,那豺狗伤痕累累,在网中剧烈挣扎,可是网越缚越紧。

    “此子竟然是法儒融合?”

    来俊臣不敢置信道。

    周兴却是现出了若有所思之色,他在扬州曾与萧业做过一场,那时的萧业,文气中只有儒,而没有法,难道法家精义是在与自己的战斗中领悟出来的?

    若果是如此,此子可怖,须除之!

    萧业则是又留意到,那豺狗被冰箭切削下来的躯体,渐渐消散在了结界中,显然是被李悝收去了,那自己有没有可能截取呢?

    眼睁睁看着战利品平白归了别人,他不甘心啊!

    “杀胡令!”

    萧业突然大喝!

    “轰!”

    杀胡令浮现在头顶!

    无数生民的虚影振劈高呼:胡无人,汉道昌,杀胡,杀胡!”

    萧业大声唱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上啊,上啊!”

    “生啖胡虏肉,饱饮胡虏血!”

    生民一涌而上,手抠嘴咬,争先恐后,一口口血肉生吞下去,豺狗痛苦的大叫,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

    “痛快,痛快!”

    “哈哈哈哈~~”

    生民嘴里喷着血沫子,开怀大笑!

    萧业也是大喜!

    索元礼是胡人,杀胡令正好克制他,而且无论是杀胡令,还是生民,都源于他的才气,生吞活吃索元礼官气与文气构建的豺狗,等于被他吃了,他就感觉到,吞吃的文气与官气正源源不断的回馈给自己。

    虽然文气不完全等同于才气,可是只差一道入定转化的工序,可以回头再弄。

    “萧郎,住手!”

    外面的周允元忍不住道。

    萧业充耳不闻。

    打蛇就要打死,他清楚今次把索元礼得罪狠了,不如彻底废掉。

    要知道,文气与心气相连,文气被夺,意味着心气被夺,再也没了理想和抱负,沦为一个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乃至于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至于官气,暂时萧业还不了解,可以慢慢观察。

    “大胆!”

    “放肆!”

    “尔尔尔……尔格格……敢!”

    倾刻间,结界中传来各式怒喝,一幢幢虚影浮现。

    有卫鞅、李斯、李悝、韩非……

    “呵~~”

    萧业轻笑道:“一群道貌岸然,做了表子又要立牌坊的伪君子,怎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辞?就说你李斯,忌贤妒能,利欲熏心,伙同赵高假传诏书,谁料秦二世回过头就腰斩了你,岂不可笑?

    还有你韩非,国破家亡在即,不思报国,反投敌事秦,却被李期构陷致死,既可恨,又可悲。

    你卫鞅更是不堪,对待别人,严刑峻法,毫不留情,后惠文王继位,秦国贵族对你反攻倒算,诬你谋反,按照你一贯的作风,乱倒垃圾都是死罪,不是该乖乖的受死么?又为何逃走,还起兵相抗,你所谓的法术势,在你起兵的那一刻,被你当作了什么?

    ……“

    萧业滔滔不绝,法家大能的槽点被他如倒豆子般倾泄而出,别看那么多人围在身边,但他夷然不惧。

    一来,冥府大能再强横,也不是神灵,不能直接干涉现世,其本质是阴魂,只能威压、恐吓,影响人的心灵。

    二来,儒家与法家恩怨纠缠,站在儒家的立场上,贬斥法家是政治正确,而萧业受了文昌帝君的文气,就是地道的儒门中人,对法家破口大骂,毫无违和感,既便是周兴、来俊臣等酷吏,都不觉得骂的不对。

    大能们一个个气的面色铁青,厉声呼喝,结界内,幻象纷呈。

    有萧业被万千刀斧加身,开膛剖肚,剁成肉泥。

    有油泼火烤,化作灰灰。

    有五马分尸,惨不忍睹。

    还有寸磔脔割,痛不欲生。

    每一项酷刑,都维妙维肖,活灵活现。

    萧业也在承受着一项项非人的痛苦,虽是幻象,但他清楚,只要自己的心神稍有松动,幻象也会变成真实,正如鬼害人,你若心有正气,不被鬼迷惑,实际上鬼是害不了你的。

    所谓的鬼杀人,多是人受了鬼的迷惑,自己杀死自己,所以说,人怕鬼,鬼也怕人。

    萧业便是紧守心灵一点灵光,才气他也不召回,继续攻击豺狗,纯以毅力硬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