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润物细无声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润物细无声

 热门推荐:
    别以为带有“参军”二字,就以为是武官?

    洛阳还有个官叫水衡都尉,殊不知人家是管钱的,名符其实的财神爷。

    也不要觉的李始贤曾经当过“中兵参军事”,和这“仓曹参军事”的名字也差不多,那这官也应该不低,而且能领军?

    一个是“中兵”,一个是“仓曹”,但两者离着十万八千里……

    这官看似什么都管,但就是不管兵:

    掌文官勋考、假使、禄俸、公廨、田园、食料、医药、过所

    掌厨膳、出纳、市易、畋渔、刍藁;

    掌仪式、仓库、饮膳、付事、勾稽、省署抄目、监印、给纸笔、市易……

    好家伙,竟能管这么多,甚至还能管官员考核和工资,听起来权力好大?

    大个毛线。

    李承志先要想想,他有几颗脑袋,几只手,几只脚?

    这么多职责,把他劈成十份,他能不能忙的过来?

    这个官是浊的不能再浊的浊官。

    南北朝时期所谓的清官浊官,指的并不是当官的贪不贪,更不是为官是否公正?明。

    更和是文是武没半毛钱的关系。

    只是指干的活多活少的区别。

    所谓的清官,指既清闲,管束少,拿钱还多的官。

    浊官则反之,就如封给李承志这仓曹参军事,要多苦逼有多苦逼,要多累有多累,给吏员拉车的驴都比他轻松。

    唯一的好处是看着油水多……之所以是“看着”,是指你光有胆子贪还不行,还得有能力兜的住……

    而且还要看是那一级的仓曹参军事,级别越低职责越繁重,油水也就越少。

    所以这种类型的官,其实大都是给庶族、寒门子弟准备的。

    要还不理解,就想一下某些单位里,人家不但有正式编,还是领导家亲戚。

    你不但人丑没背景,竟连岸都没上,还是个合同工……试问你还敢贪不敢贪?

    李承志贪倒是敢贪,更能兜的住,但有什么必要?

    将那两斗玻璃珠子随便抓两把买了,都比他当什么仓曹参军事贪一年的多……

    对他而言,赚钱的方法不要太多,也真不是他狂傲,对于钱财,李承志真心没放在心上。

    所以这官对他而言,比鸡肋还不如……

    他心下狐疑,使劲的瞅着手里的那块令牌,试图看出这官是隶属哪个衙门的。

    二十四朝中,再没有比南北朝时期的官职还乱的。

    同样的一个官名,在不同的属地、不同的机构中,可以分出上下足差两三品的职位来。

    便如封给李承志的这个仓曹参军事。

    这若是隶属泾州刺史府的属官,估计就是八品。

    但若是镇守府的属官,那就最少要再升三阶,也就是从六品。

    想想又不可能。

    他之前无官无职,朝造的封赏也绝对没有这般快,所以这官,等于是他的起家官,所以和清不清、浊不浊没关系,只论品级。

    但即便是如崔、卢、郑、王、李这五姓高门,嫡系子弟举官,也鲜有八品往上的。

    李承成瞅了瞅张敬之,又瞅了瞅奚康生,虽觉的不可能,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属下冒昧……此官,是否受张司马节制?”

    意思是不是从六品的那个。

    奚康生都被气笑了:“李承志,你做什么美梦呢?你问问奉直,他才是几品?”

    李承志的脸一下就黑了下来。

    意思是,这官就是隶属泾州刺史府的那个八品杂官?

    而且是比驴都还累的那一种?

    扯什么蛋呢?

    看他默然不语,奚康生哪还不知他在想什么,不由的冷笑道:“怎么,嫌官小?”

    这何止是官小的问题?

    要不是张敬之使劲的给他使着眼色,李承志差点没忍住,将头点下来。

    看他不带半点虚色,眼神灼灼的盯着自己,就差质问出口的模样,奚康生气的牙疼:枉老夫一片苦心……

    “蠢货……白痴……给我滚……滚出去……”

    看奚康生伸手,似是要去拿案上的醒木,李承志吓了一跳。

    我又不说不当,翻什么脸?

    他如猴一般的往下一窜,又飞快的将头一低。

    一块惊堂木擦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

    底下的一众官僚都被惊呆了。

    为官最讲威仪,下至从九品的芝麻官,上至一品的三大三公,哪个不是言笑不苟,喜怒不惊?

    奚康生坐镇关中数年,为人秉性如何,这些官吏又怎可能不知道?

    势如山岳、正言厉色、生杀予夺……

    换个人,早不知被抽了多少鞭,打了多少杖,甚至当堂砍了脑袋都有可能,那会容你像猴一样窜出去?

    傻子也知道,奚镇守对这李承志有多宠信?

    之前站在李承志左近,抱怨过奚康生的那几个吏员,早已两股战战,汗如雨出……

    奚康生感觉心好累。

    第一次遇到这种从来不揣摩上意,反而还要上官操心,想着时时刻刻提点他的下属?

    亏张敬之和杨延容将他夸的智慧无双?

    眼瞎了?

    奚康生狐疑的盯着张敬之:“莫非是,就如之前封他郡尉一般,李承志不知让他任这仓曹参军事是何意?”

    张敬之抱拳一揖:“禀镇守,司下本想是提点一下他的,但这两日,怀德伉俪二人时时都不离承志左右,属下委实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时时不离左右?

    看来是心疼坏了吧?

    似是感同身受,奚康生怅然一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听到这句话,张敬之感觉好不怪异。

    可怜?

    李始贤和郭玉枝也就可怜了李承志那么几息吧?

    他想了想,还是觉的让奚康生了解一下李承志现况的比较好。

    “有没有可怜过不知道,但下官若是晚到那么一两息,李承志就被李怀德伉俪关在李氏先庙行家法了……”

    奚康中胡子一抖:真打?

    但仔细一想,确实该打。

    就因为李承志贪功冒进,一念之差致使族人几近死绝,换自己是李始贤,哪怕是嫡子,也绝对能将李承志的腿给打折……

    在这种家法皇权并重的时代,就是皇帝遇到这种事都不好置喙,奚康生自然也没好办法。

    他又冷哼一声:“混账东西……警告他,若还敢挑三拣四,李始贤打不打不一定,老夫先将腿给他打折……

    给他封个清的不能再清的郡尉,他嫌会让别人误以为是他对胡保宗落井下石,所以不愿做。

    那好,换个油水厚的不能再厚的浊官,这总行了吧?

    还不满意?

    他李承志想干什么,是不是想我奚某人把这个镇守让给他当一当?”

    奚康生语气虽严厉,张敬之倒不怎么害怕,知道这是奚康生的恫吓之言。

    他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镇守放心,承志是不知其中就理,误会了镇守对他的誊护之心……稍后,下属定会予他解惑……”

    不怪奚康生火大。

    他原已准备让胡保宗明升暗降,将陇东郡尉的位子空出来,再封给李承志。

    但李承志不答应……

    是真不答应。

    当然,奚康生自恃身份,便是再欣赏李承志,也不可能对他一个后辈将这样的话挑明。是张敬之得知奚康生的用意后,劝过李承志,但李承志犹豫都没犹豫就拒绝了。

    达奚知道后,又跑去开导李承志,想让李承志明白:情义归情义,公务归公务,这个陇东郡尉,又不是李承志从胡手里夺过来的,有何做不得?

    哪知刚一开口,就被李承志怼了回来:是不是到了哪日,你这个正五品的从事中郎,也能换我来做做?

    至此,所有人便知道,李承志真不是假意推托。

    达奚敬佩的不要不要的,不然何至于拼着挨骂,恨不得将胡始昌的私库给搬空……

    至此,郡尉之事就此做罢,奚康生便转而求其次,给李承志安排了眼下这个‘仓曹参兵事’。

    主要原因,当然是这官虽是浊官,品级也不高,但架不住管的宽,等于将整个泾州刺史府所有能捞好处的地方全囊括进去了。

    再加泾州正是百废待兴,大治大立之时,每日的钱粮怕是要如流水一般的往外花,平日里不显眼的一个杂官,竟突然变的举足轻重,炙手可热了起来?

    给谁奚康生都觉的不放心。

    想来想去,出于对李承志品性的认可,就选了他。

    说直白些,奚康生完全是抱着这样的念头:反正安排谁都杜绝不了贪墨,那还不如安排相对有操守的李承志,就算贪,也不会贪太多。

    也有让李承志将起兵时的花废找补一下的用意。

    至于李承志之前设想的让胡家贴补……

    讲什么笑话呢?

    即便安定胡氏不知道胡始昌之死的真相,但胡始昌一死,等于一场谋划尽皆成空,胡海老儿能给李承志兑现才见了鬼。

    朝廷也更不可能将这部分度支补给李承志,至多也就是给李家多赐些田地……

    但李承志确实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于公于私,奚康生都不可能装聋做哑,所以就做了这样的安排。

    反正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

    等到朝廷封赏的诏令一到,李承志该捞的也捞够了,自然是该封爵封爵,该升官升官。

    但谁能想到,李承志还是不愿意……

    李承志不是不想做官,只是不想做不困在奚康生眼皮子底下的官。

    不出意外,历史大致还没出现偏移,奚康生马上就会迁任泾州刺史,继续坐镇关中。

    以后待在奚康生的眼皮子底下,李承志就像是如来手中的孙猴子,任他折腾,也翻不出半点浪花来。

    所以这陇东郡尉是打死不能当的。

    其实他最属意的,反而是胡始昌之前给他封的萧关都尉。

    山高皇帝远!

    萧关离泾州虽说不远,但也不近,而且是扼守关中的重要关口之一,守将自然不能轻离,奚康生不会有事没事的就将李承志召回泾州,也更不可能动不动就跑到萧关去视察。

    而且关隘守将的自主权限也很大,除了守关,还要守山。那么大一截陇山,随随便便视察一下,也得个七天。

    只要安排得当,跑一趟河西完全没问题。

    不提这个,即便出于与李松等人好联络的目的,李承志宁愿当个驿卒,也不原被困在泾州城内……

    ……

    李承志病恹恹的靠在后衙的墙上,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他在等张敬之,想着讨教讨教,今日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奚康生对自己的信重和欣赏,怎么也不该给自己封这么一个官才对……

    看他无精打彩,杨舒越看越是想笑。

    他还以为,李承志真能做到视功名如粪土呢。

    听到动静,李承志抬头一看,发现杨舒与张敬之正连袂而来。

    明知他心情不好,杨舒却总忍不住的想调笑他:“升官这么大的喜事,也不说做回东道,请我们吃顿酒?”

    李承志幽声一叹:“延容公又何必来取笑晚辈?”

    说着他又转过头,看着张敬之:“敢问司马,此事可还有转圜的余地?”

    “想什么好事呢,真当奚镇守之令是儿戏?”

    杨舒又气又笑道,“信不信就地就能治你一个抗令不遵的大罪?”

    张敬之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意思是绝无可能了。

    李承志脸一胯,止不住的直叹气。

    虽说只是权宜之计,这官肯定做不长久,但他总觉的,若错过这次,一旦等朝廷的封赏赐下,将赏官封实,他九成九无法在短时间内跑一趟河西了。

    难道真就任由李松等人纵马河西?

    不去看一眼,做出妥善的安排,李承志一万个不放心……

    想到这里,李承志念头微动。

    自己在担忧什么,张敬之应该也能猜到几分,但为何奚康生要给自己封这官之前,他提醒都未提醒自己一声?

    正猜疑着,又听杨舒一声朗笑:“这仓曹一职,你也莫要耿怀……是我与奉直向镇守荐议的你?”

    不但有杨舒的份,竟还要加上一个张敬之?

    李承志都听懵了,差点问出一句“为何”!

    “一是镇守与某手下无人可用,二是此职虽卑,但权利甚重,兹事体大,交付与他人,奚镇守与老夫委实不放心……”

    李承志暗暗的撇着嘴。

    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就不信这么大个泾州,还选不出几个清正?明的官来?

    非要把我这么一个璞玉良材,按到这种芝麻绿豆大,且又冗沉的职位上。

    哪怕当不了萧关都尉,给个武职也行啊……

    也就不知道李承志在这么想,不然杨舒非呸他一脸。

    看他逾发郁闷,杨舒更觉好笑:“放心,只是权宜之计而已……况且,老夫还能短了你的好处?”

    说着又顿了一下,沉吟道:“左右老夫也要先回泾阳,将郡事交托清楚,就先让你逍遥你几日,等老夫回转之后,你再赴任也不迟……”

    逍遥?

    郁闷才差不多……

    吐槽了半句,李承志眼角一跳。

    听这话音,自己这官,直属上司竟是杨舒?

    杨舒升官了?

    他都没来得及问一声,杨舒便手一拱:“二位,某先走一步……”

    随即,便从手下接过马缰,踩蹬上了马。

    人都走出了十数丈,李承志竟然还没回过神来:“延容公……升别驾了?”

    刺史肯定是奚康生的,想都不用想。

    那想当自己的上官,就剩一个刺史佐官,泾州别驾了。

    至于之前的别驾……连胡始昌都得问罪,更何况佐官?

    自刺史以下,泾州城内的主要官员皆是待罪之身,区别只在于有没有像胡铎一样被圈禁在府。

    但从陇东郡丞到泾州别驾,中间足足隔着两品四阶,杨舒是怎么跳这么快的?

    “那有这般快?他能不能往前一步,主政陇东郡都还是未知数……”

    张敬之摇了摇头,“只是奚镇守手下暂时无人可用,权宜之计罢了。延容公只是暂署泾州别驾事,至于别驾之职最终花落谁家,还要看朝廷如何定夺……”

    原来只是暂时的,就如自己这个芝麻官一样。

    但李承志关心的不是这个。

    他不动声色的问道:“延容公几时回来?”

    若是时间宽裕,他完全可以操作一下……

    “这又不是升迁,官印一挂就能走人?而是要两地兼署,自然要予属下交待的清清楚楚,安排的明明白白,最快也要十日半月以上……”

    说了一半,张敬之满含深意的看着李承志:“正好,借此闲瑕,你也尽快将家事处理一二,也好用心办差……”

    十天半个月?

    李承志的心脏“嘭嘭嘭”的直跳。

    仔细听张敬之这后半句,明显是在暗示自己。

    但就是不知道,他暗示的自己和张京墨的事情,还是族人的事情。

    李承志直觉,应该是后者……

    正自惊疑,又听张敬之说道:“两日前,镇守便已知会高平镇将阎提,欲让高平镇军移出萧关,由府军移驻……

    都尉人选暂时未定,但镇守命我先去巡查一番,也好衡定大致的兵员、钱粮、器械配属数目等……我欲明日就启程,若是闲瑕,你可陪我同去,也好助我参谋一二……”

    李承志狂震。

    这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他哪还里还听不出来?

    张敬之不但给自己计算好了时间,就连路都已经铺好了……

    李承志深吸一口凉气,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悸动:“晚辈定是得闲的,何时动身,司马只需知会一声……”

    “州城至萧关来去四百里有余,自是要尽量动身……明日卯时初,你便来府衙寻我……”

    回了一句,张敬之又看着李承志,缓缓说道:“还有这参曹之职,你确实不用耿耿于怀……我之所以荐你,除了让你襄助延容公,也是想让你助我一臂之力,等月余后,好助我安置乱民……”

    还哪里来的乱民?

    不是早被自己杀了个七七八八么?

    说了一半,张敬之满含深意的看着李承志:“正好,借此闲瑕,你也尽快将家事处理一二,也好用心办差……”

    十天半个月?

    李承志的心脏“嘭嘭嘭”的直跳。

    仔细听张敬之这后半句,明显是在暗示自己。

    但就是不知道,他暗示的自己和张京墨的事情,还是族人的事情。

    李承志直觉,应该是后者……

    正自惊疑,又听张敬之说道:“两日前,镇守便已知会高平镇将阎提,欲让高平镇军移出萧关,由府军移驻……

    都尉人选暂时未定,但镇守命我先去巡查一番,也好衡定大致的兵员、钱粮、器械配属数目等……我欲明日就启程,若是闲瑕,你可陪我同去,也好助我参谋一二……”

    李承志狂震。

    这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他哪还里还听不出来?

    张敬之不但给自己计算好了时间,就连路都已经铺好了……

    李承志深吸一口凉气,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悸动:“晚辈定是得闲的,何时动身,司马只需知会一声……”

    “州城至萧关来去四百里有余,自是要尽量动身……明日卯时初,你便来府衙寻我……”

    回了一句,张敬之又看着李承志,缓缓说道:“还有这参曹之职,你确实不用耿耿于怀……因镇守要安置乱民,所需粮草、车马之巨,不亚于再次起兵……”

    说了一半,张敬之满含深意的看着李承志:“正好,借此闲瑕,你也尽快将家事处理一二,也好用心办差……”

    十天半个月?

    李承志的心脏“嘭嘭嘭”的直跳。

    仔细听张敬之这后半句,明显是在暗示自己。

    但就是不知道,他暗示的自己和张京墨的事情,还是族人的事情。

    李承志直觉,应该是后者……

    正自惊疑,又听张敬之说道:“两日前,镇守便已知会高平镇将阎提,欲让高平镇军移出萧关,由府军移驻……

    都尉人选暂时未定,但镇守命我先去巡查一番,也好衡定大致的兵员、钱粮、器械配属数目等……我欲明日就启程,若是闲瑕,你可陪我同去,也好助我参谋一二……”

    李承志狂震。

    这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他哪还里还听不出来?

    张敬之不但给自己计算好了时间,就连路都已经铺好了……

    李承志深吸一口凉气,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悸动:“晚辈定是得闲的,何时动身,司马只需知会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