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 二百二十五章 狗急跳墙

章节目录 第 二百二十五章 狗急跳墙

 热门推荐:
    ps:估计会有龙精虎猛的神仙书友出没,说声抱歉,请稍等五六分钟再看。

    ……

    ……

    ……

    ……

    ……

    ……

    ……

    元魏,延昌二年。

    夏日的河西马场美不胜收,远处山如眉黛,近处花海金黄。

    暖阳泼散在弱水河上,波光粼粼,尺许长的鱼儿时不时的就会跃出水面。

    近两百重骑护着八辆马车,沿着弱水南岸的官道向东而行。

    一阵微风吹来,车上的绣旗飘起,依稀可见“敦煌镇将皮”的字样。

    居中的一辆车厢里,传出一阵咳嗽声,随即,窗帘被掀开,露出一张鬓角斑白,憔悴苍桑的脸。

    皮演看了看太阳,又看了看远处的祁连山:“承平,离都牧府衙还有多远?”

    车边一位俊秀的将领弯下了腰:“大人,至多二十里,日落前就能赶到。”

    “嗯”,皮演应了一声,正准备放下车帘,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哨响。

    李承志靳紧缰绳,顺声望去。

    一个斥候站在北岸的一处小丘上,正举着一杆黑旗,快速的挥着旗语。

    李承志的脸色猛的一变:“敌骑、约五千,离此五里……”

    “五千敌骑?贼球攮的……”只骂了半句,皮演又剧烈的咳了起来,像是拉风箱一样,胸腹间传来“赫赫”的怪响。

    马场地处凉州腹地,四面有三镇六郡二十八县拱卫,更有典牧府衙的一千重骑镇守,敌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关键是,从哪来的?

    要是从敦煌镇的防地放进来的,他别说回京荣养,脖子上这颗脑袋能不能保得往还是两说……

    一阵急怒,皮演咳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不知皮演何时才能缓过来,李承志不敢耽误,越俎代庖,命令下的飞快:“医师,照看好大人……贺扬,率一伍轻骑,速往典牧府衙示警……周羽,皮虎,帮大人披甲……”

    他嘴里喊着,念头转的更快:有弱水拦着,敌人渡河都得一阵,若是丢车弃甲纵马狂奔,未必不能先敌骑一步赶到典牧府衙。

    但问题是,就皮演眼下这状态,等颠到典牧府衙,还能剩几口气在?

    只能就地御守,但愿能撑到典牧府衙的救兵……

    心里瞬间有了决断,李承志飞速的往四处一瞅。

    往东北二三十丈,紧靠河边的地方,有一处高丘……

    他马槊往那里一指,大声吼道:“往高丘处,卸车,架盾,御敌……”

    刚刚架好车盾阵,耳中便传来了一阵轰鸣声,李承志抬眼一看,北岸的胡骑有如一道黑崖,直扑而来。

    当听到几声号响,看敌骑一分为二,一半奔往马场,一半向这边扑来,别说李承志,就连皮演的脸色都变了。

    “御敌!”李承志一声怒吼,将一支穿甲箭搭到了弓弦上……

    ……

    近两千胡骑,像是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挤在高丘下。

    李承志站在车顶,血水正顺着铠甲,淋淋漓漓的往下流。

    还好,全是敌人的。

    他后手一撤,马槊从一个胡将的肚子里抽出,一股血箭喷来,李承志微一偏头,躲过从斜刺里扎来的一支枪尖,然后槊枪平扫,连枪杆带敌骑的胳膊,被切成了四截……

    敌人的惨叫还未喊出,他第三枪已扎向了另一个敌人。

    皮制的头盔像是纸糊的一般,被槊枪扎穿,又扎进了敌人面颊……

    李承志已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敌人,三十,还是五十?

    但他知道,他快要力竭了。

    援兵再不来,今日怕是要交待在这里。

    死便死吧,杀一个是一个……

    正咬牙振奋,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哨嘀,随后又响起一阵号鸣,曲调顿挫,又快又急。

    是援军!

    李承志大喜,顺手一枪,刺进一个胡人的脖子,血水如箭一般激射出来。

    “承平小心……”车阵中心的皮演一声厉吼。

    话音未落,一只粗大的狼牙棒重重的敲在了李承志的后脑上。

    李承志眼前一黑,栽下车来,骨碌碌的往下一滚,跌进河里,溅起一团水花……

    ……

    是夜,典牧府衙亮如白昼。

    李承志躺在床上,木然的让医师检查着伤势。

    地下剥着一堆衣甲,早已被血渗透,头盔上还陷着一个坑。

    皮演又喜又忧的坐在床边。

    喜的是,李承志披的是全铠,外伤不重,能站能走,也就头上那一个肿包看着吓人一些。

    忧的是,脑子好像被砸坏了,谁问都不应,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医师告诉皮演,八成是得了离魂症……

    他紧紧的盯着李承志:“承平,记不记得本官是谁?”

    李承志如同雕塑,连眼珠都不转一下。

    “记不记得你家太夫人、你爹你娘?”

    李承志还是不动。

    皮演心里一紧:“难道连你自己是谁也忘了?”

    沉默了好久,才见李承志张了张嘴唇:“不记得了!”

    皮演脸上顿时浮现出喜色:“吃饭喝水可还知道?”

    李承志轻轻点了点头。

    “好……”皮演欣喜的叫了一声,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丢掉些记忆算什么,只要人不残不傻,都不算大问题。

    等咳声缓下来,皮演想再宽慰几句,发现李承志正定定的盯着他。

    之前他自称本官,对自己又这般关心,应该是原身的上官吧……

    “那个……大人,我叫什么?”

    “姓元,万物之元的元,李承志……”

    皮演一声长叹,“不要多想,好好休养,其它的,等伤养好了再说……”

    等李承志点了点头,他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

    旁边一个披甲的将军连忙扶住了他,又一指屋内的几个医师和仆妇,厉声喝道:“照看仔细了!”

    “诺!”

    ……

    李承志瞅了瞅房顶上的雕梁,又扭过头,看了看床头边的牛油蜡烛,还有穿着絮里嗦啰讲不出名字的衣服的郎中和仆妇……

    穿越了?

    他很想爆一句粗口,不然无法表达此时的心情……

    这一出是怎么发生的?

    在县安监局熬了足足六年,各科室轮了个遍,终于熬成了安防科的副科长。

    依然是科员,说白了还是个干活的,干的还是最脏最累最危险的那种。

    矿区监查有他,危化防治有他,防汛抗洪还有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是在山里的矿区,就在戈壁滩上的化工园区,要么就在黑河河堤上,天一周不着家是常事,苦逼到不能再苦逼。

    就这,一群混蛋说他升官了都不请客,说是要吃大户,闹着要野炊,还要野营……

    没办法,只好选了一个周末,带着他们来了山丹军马场。

    结果羊肉都没烤熟,他就被灌醉了。

    他被抬到了车里,不知睡了多久。被冻醒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在车里,惊奇的是,车却在水底?

    然后,就看到这个被染的跟血葫芦一样的衰货撞到了天窗上,再然后,自己就莫明其妙的成了他……

    真的穿越了……

    好在家里有哥哥在,爸妈不至于老无所依。

    也可惜了老子的副科长,还有女朋友……

    想到这里,他转过头,看了看侍奉在旁的医师:“当今是哪一朝?”

    医师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大魏!”

    战国,三国,还是异世界?

    他眉毛一挑,沉吟道:“之前是哪一朝?”

    “晋朝?”

    “皇帝姓什么?”

    “司马!”

    “司马懿的司马,曹魏之后的晋朝?”

    “对!”医师欣喜的点着头。

    他还以为李承志想起来了一些。

    李承志脸却黑的跟锅底一样。

    竟然是南北朝的北魏?

    冷门到都不见电视剧演的那一种。

    当艳史趣闻看来的那些历史知识,不知道能顶几根鸡毛用?

    印象中,这个由鲜卑族建立的朝代,虽然终结了五胡乱华,但依然乱的一批,年年都有造反,哪一年要没有,就跟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一样。

    纲常伦理也崩溃的一塌糊涂:

    皇室内血亲乱伦!

    皇后贵妃公然和大臣私通!

    宗室、大臣的妻妾与外人私通如家常便饭!

    太后公开养面首!

    皇帝生不出儿子,派皇后出去借种,借种生出的儿子,照样当了皇上!

    觉得当妓女才是最舒服的太后和皇后!

    三观能碎到地球外,风气开放简直冠绝宇宙……

    就这,网上都还有人说“最美不过南北朝!”

    绿帽子戴多了吧?

    也不知道这些皇帝、宗室、大臣都抱的是什么样的心态?

    对了,皇族姓什么来着?

    拓跋还是元?

    元……

    李承志眼皮一跳:“我是皇族?”

    医师把腰都快弯地上了:“小人委实不知!”

    “去找个最熟悉我的人进来!”

    医师快步走了出去,还没十秒钟,就冲进来了四个浑身是血,还披着重甲的军将。

    四人单膝跪地,齐声喊道:“郎君!”

    李承志被震的一脸懵逼。

    ……

    前院,府衙正堂。

    皮演端坐在太师椅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宇文元庆。

    竟然给这烂泥扶不上墙的混账玩意挡了枪?

    堂堂五品的典牧都尉,兼张掖郡守,竟然去抢一介八品县丞的小妾?

    结果被县丞引为奇耻大辱,暗通柔然,谎称马场的一千重骑被调回了武威镇姑臧城,然后哄来了五千胡骑,直捅宇文元庆的老窝,想抢走河西马场那近十万匹战马。

    却不想,偏偏撞上了自己的官驾。

    胡骑看到四品官旗,只以为是宇文元庆,兜头就杀了过来……

    贼球攮的,不认字也就罢了,连数都不识么?

    那是“皮”,不是“宇文”。

    闹这么一出,朝廷肯定会派钦使来查问,说不定还会起兵征讨。

    自己至少也要等钦使至此,向他秉明事情始末。

    所以,自己这个京,已然是回不了了……

    想了许久,皮演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上报吧!”

    宇文元庆的上官是武威镇将,他即便心里有气,也只是已卸任的外地镇将,不能置喙太多。

    “世叔放心,已备了六百里加急文书,马上启程!”

    宇文元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他是被吓的。

    臣服数年的柔然,因为他的原因,突然引兵入境?

    一个不好引发的就是国战,这么大的锅,他哪里能背的动?

    不论这个,就是那十万匹战马,真要丢了,也断然不会有他的命在。

    好在先撞上了皮演,他派人提前示警,马场有了防备,才没让大祸落到头上来。

    但宇文元庆估计,他这个郡守和典牧校尉,怕是已当到头了……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都没发现天色已微微发亮,直到胸口隐隐做痛,皮演才惊醒过来。

    “给我找个地儿,我歇片刻!”

    “好好……世叔,这边请!”

    ……

    李承志坐在门口,眺望着远处的景色。

    晨阳照散了炊烟和雾气,照的草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有如珍珠,远处的弱水如同一条玉带,蜿蜒而下。

    这就是弱水,后世又称黑水、黑河,一百年后的唐三藏,就是横跨这条河,去印度取的经。

    后世,老家县政府在黑河边上修了一座唐僧师徒取经石雕,足有十多米高,声称此处就是晾经台。

    结果小侄子非要闹着让自己背他下水,去找那只千年老龟……

    看他神思悠然,几个站在他身后的家将,无不面带喜色。

    本以为彻底被砸傻了,没想到只是失去了点记忆?

    真是万幸……

    家将头目将一件薄裘披在了他身上:“郎君,进屋吧,外面露气太重……”

    “不用!”他摇摇头,“派人去前院,看看大人是否起身,若是起来了,速来报我……”

    “是!”头目应了一声,当即就派出了一位家将。

    李承志看了看跑出去的那一个,又看了看头目贺扬,还有他身后那两位,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原身确实是宗室之后,但因曾祖造反,早被废爵除名,后人都成了庶人。

    家中有个曾祖母,已八十有一,快活成了祥瑞。

    祖父母早已去世,家中除了自己与父母,还有大房堂伯一家。

    堂伯是从六品的卫尉丞,堂兄是八品的协律郎。

    只有父亲无官身……

    家境还好,洛阳城外有几个农庄,城内有几家店铺。

    在李承志看来,原身简直能称得上神童:十四五时就颇有诗名,更勇武过人。再加上一副好皮囊,与其它三位有才学、且相貌俊美的宗室之后,一起被当朝尚书崔休称赞为“风流宽雅四公子!”

    看到车厢里的东西,元承平眼睛一眯。

    一支曲颈的梨形琴,还有一只喇叭……呸,唢呐。

    现在才是公元六世纪初,就有了这些东西?

    元承平伸手一指:“琵琶,唢呐?”

    贺扬高兴的满脸都是褶子,头点的跟吃米的鸡:“对对对,批把,苏尔纳!”

    “我还会乐理?”元承平惊的是这个。

    “大郎好音律,郎君好奇,跟着学过几天……”

    哦,忘了,堂兄就是专管音律的协律郎。

    元承平也算是知道了,贺扬所说的短铜管,指的就是唢呐上的铜哨。

    他将唢呐提了起来,心中转着念头。

    好像明朝的时候,军队就拿这玩意当军号使,比现在大魏军中用的牛号角,强了十倍都不止……

    心里想着,手上就动了起来,不大的功夫,唢呐就被他拆成了五六片。

    工艺极其简单,绝对能量产……

    但眼下还顾不得这个。

    铜哨这么短,怎么用?

    自己昨晚被贺扬捞上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河边有芦苇……

    元承平稍一沉吟,把铜哨递到一个家将手里:“用炭火烧,把它掰弯……小心别弄折了……”

    然后,他又钻进了马车。

    好东西不少,大约近百斤的铜锭、十几斤银豆子,竟然还有两块狗头金和两斤多金砂。

    “哪来的?”元承平奇道。

    之前才问过贺扬,偌大的大魏朝立国百年,竟然还处在以物易物的阶段,官员的俸禄都是以绢、粟发放。

    原因就是铜太少,没办法铸币。

    金银就更不用说了。

    一两金,足以换一百匹绢,这些金子加起来足有五斤,就算精炼后剩四斤,也能换六千四百匹绢。

    自己是从七品,年俸才是一百匹……

    贺扬瞅了瞅左右:“郎君镇守盐场时,高车国的盐商送的礼……”

    高车国,不还是匈奴么?

    意思就是自己镇守盐场时,匈奴盐商送的礼?

    卧槽……

    元承平吓的跳了起来。

    “郎君……”贺扬猛的按住了他,低声劝道:“给高车国卖盐铁是朝廷默许的……高车与柔然是死敌,高车越强,柔然就越弱……”

    原来不是里通外国?

    但这贪的也太多了吧?

    元承平稍定了定神:“你不是讲,先皇所定:贪绢一匹当杀,百匹夷三族么?”

    贺扬鄙夷的撇了撇嘴:“若真如此,何止满朝文武,怕是连乡里的里长都剩不下几个!”

    元承平被噎的哑口无言……

    贺扬又宽慰他:“世事便是如此……也请郎君宽心,大人得的何止十倍……”

    意思即便天塌下来,也有皮演这样的高个顶着。

    好吧……

    除了金银财货,剩下的就是书了,估计有三四十本,什么类型的都有。

    五经自不必说,还有《史记》《汉书》《三国志》等史书。

    剩下的便是一些佛经和道家典籍。

    元承平叹了一口气。

    碰上这种学古通今,文武双全,还懂变通的原身,他压力好大……

    “收起来吧!”元承平摇摇头,跳下了马车。

    贺扬有些奇怪。

    郎病这一病,好像对财货淡泊了许多……

    回了房里,正好碰到几个仆妇在上早食。

    元承平瞅了一眼,又懵了。

    除了一盘冷切牛肉,那盆里装着的,难道不是汤揪片?

    看他盯着饭盆愣神,贺扬误以为他正在努力的回忆,高兴的提醒道:“郎君,这是羊肉汤饼……”

    闻着略有些熟悉的味道,元承平眼眶一热……

    ……

    看着机灵许多的元承平,皮演心怀大慰。

    元承平年少却稳重,更是智勇双全,迟早都会显赫,所以皮演不只拿他当臣属看待,更抱着几分看重和喜爱,这三年来,没少调教和点拨他……

    听元承平要去昨日接战之处,皮演下意识的皱紧眉头:“要去寻槊?一杆槊枪,有何值当寻的,我送你一杆就是……”

    马槊虽贵,但那是针对寒门子弟而言,对世家来说,真心不算什么。

    元承平恭身答道:“主要是想到昨日接敌的地方看看,看能不能想起一些事情……”

    “砰!”皮演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吓了元承平一跳。

    他还以为自己的应对出了差错,被皮演看出了马脚。

    等皮演张嘴骂人,元承平才安下心来。

    “贼球攮的,宇文元庆从哪里找的庸医,怎没有想到这个?

    我要等朝廷的邸报,你能在七天之内回来即可,你若是能骑马,去酒泉驻所都无妨……但要小心,莫蹈我覆辙,我再派两什卫骑予你……”

    从河西到洛阳,两千里有余,就算是六百里加急,来去也要七天以上。

    再一个,经昨日之战,敦煌、武威两镇正是戒备森严的时候,不用担心再发生昨天那一幕,所以皮演才会放心大胆的放他出去。

    元承平狂喜。

    他还想着,想个什么办法,能让皮演同意他出去转悠两天,却是皮演先帮他想到了。

    就是这两什卫骑有些麻烦……

    元承平怕出岔子,不敢多嘴,只是深深一揖:“多谢大人……”

    回了后院,他当即就交待贺扬,让他带足十日的口粮,再准备一些东西……

    贺扬觉得很奇怪。

    郎君让自己准备这么多绳子做什么?

    还备了一副新鲜的羊肠和两只陶缸?

    贺扬又自做主张,宰了三只羊。

    应够足够郎君吃七天了……

    ……

    等到披甲的时候,元承平才明白,“勇武过人”指的是什么。

    足重四十二斤的全铠挂在身上,就像穿了一件棉大衣,没感觉到多重。

    贺扬还说,他是天生神力,用的那杆马槊,足重二十四斤,勇冠敦煌镇……

    北魏的计量略重,一斤约有后世的530克,这两样加起来也就35公斤,和后世士兵长途拉练时的负重差不多,但在这个时代能背着走不喘气的,已能算是壮丁了。

    更何况,披着四十五斤的重甲,还能把十二公斤重的马槊耍的如臂使指,真不是一般人物。

    他决定,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好好练一练武艺。

    这可是保命的本事。

    至于文采?

    也不知道跟女朋友在一起时,顺风灌耳记下的那几首诗,能不能用的上?

    ……

    准备妥当后,元承平坐着马车,率四名家将并二十卫骑,出了都牧府衙。

    往西二十里的弱水南坡,就是昨天交战之处。

    战场在夜里就已打扫完,死人就地掩埋,死马都被拉回了典牧府衙。但草地上依然可见黑红的血渍和战斗过的痕迹。

    偶尔还能看到从土里伸出来的手……

    也不知是不是已在昨天见识过满地死尸、肠穿肚烂的景像,元承平没有感觉到一丝不适。

    原身落水的地方,刚好是个凹口,当时贺扬和三个家将像是疯了一样,就差跳进水里去找他了。

    但冲到河边,却发现元承平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呆愣愣的站在河里,露着一个脑袋……

    元承平敢肯定,当时他脚底下踏着的,绝对是车顶……

    到了那处凹口,让家将和卫骑散到四周,他走到水边,往下瞅了一眼。

    泥沙边上,还荡漾着一圈圈五颜六色的油花……

    元承平激动的浑身一抖。

    车果然就在下面……

    许久之后,他才压住兴奋,朝贺扬招了招手,压低声音说道:“想办法,将卫骑支走!”

    支走?

    贺扬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没问为什么:“多远?”

    “看不到这里为止……”

    “是!”贺扬点点头,转身去下令。

    侧耳听他给那两什甲骑的交待,元承平暗暗道了一声赞。

    聪明!

    贺扬让他们去找自己昨天丢掉的槊枪,谁能找到,就赏一匹绢。

    ……

    等那两什甲骑走后,元承平又让几个家将架起了陶瓮,煮起了羊肉。

    总得找点事干,不然他一直停在这里不走,会让人觉得很奇怪。

    河边多的是芦苇丛,他让贺扬折了一根最粗壮的回来,抓着羊小肠,仔仔细细的接上了那根细铜管。

    贺扬狐疑的看着他的操作。

    这是想衔管下水?

    接好苇管,元承平看着贺扬,用极其认真的语气说道:“贺扬,我要说,我昨日落水后,在水下发现了宝物,你信是不信?”

    贺扬的眼睛微微一亮,他终于明白,元承平为何让他支走甲卫,又让其它三个家将守好后坡,只要有人靠近,马上示警了。

    “郎君可是要我下水?”他低声问道。

    “我自己来……”元承平拦住了想要劝阻的贺扬,“非是我不放心你,而是宝物埋在沙下,我予你讲不明白方位,你下去也找不到……放心,水深至多一丈,拴上麻绳,万无一失……”

    听到水只有一丈深,他还会拴上绳子,而且水流也不急,贺扬才勉勉强强答应。

    最重要的是,除了郎中说的离魂症,元承平委实没受什么伤,就连后脑上那个大包,只是一夜的功夫,也已消弥贻尽。

    不然打死他都不会让元承平下水。

    元承平脱了衣甲,穿了中衣,又围了一件甲裙。

    只凭人力,很难长时间留在水底,况且他还要搬东西,所以必须带能沉入水底的配重。

    他将一根粗绳拴在腰里,另一头让贺扬抓紧,又将几根细绳缠在手腕上,把连着苇杆的铜管吊在脖子里,从坡边滑下了水。

    水有些凉,他忍不住的打了个机灵。

    贺扬有些担心:“郎君?”

    “放心!”元承平回了一句,又交待道,“绳子再放一放!”

    此时水才到他胸口,但他记得,昨天他站在车顶上时,踮起脚才能将口鼻露在外面。

    贺扬点点头,手上一松,元承平往下一沉,脚下猛的踩到了实物,又听到“咯嘣”的一声闷响。

    是车顶!

    元承平心中狂喜,咬住铜管,沉到了水底。

    他先打开后备箱,摸索了一阵,提出一个编织袋。

    里面装着半袋土豆和红薯。

    这是准备裹火晚会的时候,拿来烤着吃的……

    等编织袋被贺扬吊了上去,元承平又挪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手划过车门,还能感触到漆字。

    那里喷着“高台县安监局”的字样。

    应该就是里面……

    元承平心跳的咚咚直响,呼吸急剧加速,裹着羊肠的苇管,被他吸的“律律”做响。

    他伸出急颤的右手,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又倾身往里摸去。

    入手柔软,不是人是什么……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当即就想流出眼泪,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块东西,堵的上不来气。

    他紧紧的将尸体搂在了怀里,心如刀割。

    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像过,有一天,会抱着自己的尸体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腰里的绳子突然一紧。

    元承平咬咬牙,拉了拉绳子,给了个安全的信号,又把尸体放到了座位上,还拉上了安全带。

    尸体是万万不能见光的,不然绝对有人会怀疑,他这离魂症是怎么来的。

    只盼有一日能重返此地,再仔细安葬。

    放好尸体,元承平才摸起了口袋。

    钱包、手机、打火机、手腕里的表,脖子里的玉,腰里的皮带……

    摸完身上的东西,他又打开储物盒。

    其他的不知道,但他记得,这里塞着一包感冒药,以及决定来野营时,女朋友带的一块太阳能充电板……

    将其中所有的东西清空,元承平才恋恋不舍的浮上了水面。

    能拿的不止这么多,后备厢里还有局里刚发下来,准备汛期抗洪的装备。

    而且车里就有工具,如果他愿意,把车轱辘卸走,更或是把整辆车拖出去都行。

    但怎么解释?

    只期望有朝一日,他有保住这些东西的实力,再做打算。

    不过还好,车在水下,河水又浑,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几个家将。

    但看昨天原身落水,他们状若疯狂的模样,应该还是能信得过的……

    等元承平上岸,贺扬飞快的给他裹上一件皮袍,又压低声音说道:

    “郎君,按你吩咐,宝物收进了车里,除我外再无人看到……”

    “把外面收拾一下!”元承平点点头,提着两个塑料袋进了马车。

    看到编织袋封口如旧,他暗自点了点头。

    暂时看来,贺扬还是比较可靠的……

    擦干了身上的水,换了身衣服,他先打开了那个大塑料袋。

    他是想看看充电板有没有被泡坏……

    打开后他才发现,女朋友的包竟然也在里面。

    一想到女朋友,元承平就有些伤感。

    比他小三岁,在县初中当语文老师,贤惠、文静、秀气,原本打算,年底就结婚的……

    他长叹了一口气,将包和充电板里取了出来,又倒出了包里的东西。

    看到女朋友的手机,再看看几无水迹的充电板,元承平狂喜。

    就算自己的手机被烧了,内存卡总不会被烧吧?

    那里面的防危化知识,才是他最在意的东西……

    缓了好几口气,他定定心神,拿起一块麻布,把两部手机和充电板反复擦了好多遍,直到机身擦到发烫,他才停了下来。

    都是华为的,质量应该没问题……

    然后他又整理剩下的东西。

    一个化妆包,一支护手霜,一个u盘。

    元承平仔细瞅了瞅:这个u盘,好像是女朋友准备课件用的?

    里面说不准就存着几首诗词。

    聊胜于无,他顺手装回了包里。

    之后,他又数了数那包感冒药。

    有阿莫西林,有头孢,有许多不知名的药片,还有几支药膏。

    看来不用担心受点小伤就感染,导致一命呜呼了。

    最后,他才把编制袋里的土豆和红薯倒了出来,一枚枚全放进了缸里。

    遇到大荒之年,这两样绝对是活人命的好东西……

    每放一层,中间都会铺一层干沙,最后用沙盖住缸口,用来隔绝空气。

    家里的土豆就是这样储存的,即便是夏天,也能放两个月之久不发芽。

    不过家里用的不是缸,是地窖……

    所有东西存放妥当,元承平才如释重负,靠在车厢上,打开了钱包。

    夹层里有一张照片,是过年的时候,拍的全家福。

    老爹老娘坐在中间,大侄子靠着老爹,小侄子被老娘抱着。

    老人的后面站着四个人,左边是大哥大嫂,右边是他和女朋友……

    一股热浪涌上胸口,眼泪当即就落了下来……

    就算是穿越成皇帝,又能怎样?

    终究是回不去了……

    也不知什么原因,原身放着神童不当,三年前以一介白身从了军,来了凉州。

    累积军功,三年升了五级,现如今已是从七品的中参兵军事。

    说直白点,就是可领一千兵的军将,不领兵时,便领皮演的近卫统领。

    这开局,相当不错了……

    身后这四位,按后世的说法,是他家的家生子,忠诚应该没问题。

    正好,可以帮他做一些私密的事情……

    元承平沉吟了许久,才肃声问道:“贺扬,能不能找根铜管来,越长越好!”

    郎君要铜管做什么?

    贺扬心中犯着疑,嘴上却答的飞快:“长的没有,短的倒能找到……郎君的车驾里就有。”

    车里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