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不是号称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不是号称

 热门推荐:
    不但有十数把刀架在脖子里,更有七八把弓直对着胸口、双眼……

    两兄弟心中虽然狐疑,面上倒也还算淡然。

    跟着李承志耳喧目染,他们早已不是只知道养马的愣头青。深知两军对垒,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如何小心都不为过。

    两人既没有惊叫,也没有嘶喊,脸上更不见有多少惊容,只是轻轻拨开脖子里的刀,规规距距的跪正,朝着李始贤往下一拜:“家主!”

    看兄弟二人不避斧钺,视死如归,胡铎瞳孔一缩,毫无来由的,心中竟生出了一股热浪,嘴里更是脱口而出,狂声大赞:“真好男儿也……”

    李始贤气的想骂娘,差点给他一拳:你他娘的是刘慧汪派来的奸细吧?

    爷爷我这审没都没审,诈到还没诈,你倒好,竟先夸上了?

    别说奸细,这两个便是两头猪,此时怕也已识破了,哪还会说实话?

    李始贤恨的直咬牙,冷冷的扫了两兄弟一眼,厉声一喝:“拖下去,砍了!”

    胡铎一声惊叫:“为何?”

    “为何?”

    这两个字,好似是李始贤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你看看那两个,爷爷都已下令要斩他们的头了,你看他们脸上可有半丝惧色?

    这是断定自己不可能问都不问,就把他们杀了,所以才有恃无恐……

    哪有李始贤说的那般玄乎?

    两兄弟再老道,也才十六七,哪会在这么几息的时间里,就看出这么多门道来?

    他们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没死在乱军营中,没死在李浩的刀下,竟要死在家主的手里?

    想想都不可能,家主哪有这般蠢?

    这分明就是在诈自己兄弟两个……

    两兄弟看着李始贤,好似看到了老了二三十岁的李承志,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虽然生的没郎君那般好看,但看这表情、看这语气,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再看这做派,是何其的相像:话都不问,先给你来个下马威,让你吓的心神俱颤,屁滚尿流之时,再给你一丝活命的希望……

    便是心坚似铁之辈,这忽紧忽松的一轮下来,心神都得松上那么一丝。而后一顿急审,藏的再严实,也得露几分马脚出来……

    两兄弟对视一眼,眼中竟都藏着笑意。

    不是在讥笑李始贤,而是在感慨:活着真好……

    两位主将意见相左,兵卒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听谁的,面面相觑之下,只能紧紧的看着两兄弟,顺便搜搜身,以防身上藏了利器,伺机做乱。

    但谁都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主动伸出了手,意思是该绑就绑……

    李睿边伸着手,边恭声说道:“家主,我二人确实是受郎君之令来送信的……除军情外,并有许多秘辛,要当面向家主秉报……但还请家主先在城头上点三堆火,或是立起云梯,升上三盏灯笼……”

    李始贤不做声,只是盯着兄弟二人,试图从他们表情上看出这二人是真奸细,还是假信使?

    但胡铎哪里能沉的住气,惊奇的问道:“为何!”

    “也怪我兄弟二人莽撞,只以为难逃一死,一时间竟起了同归于尽之意,便放了一把火……

    而出营之前,郎君曾与我等约定,若事不可为,便让我兄弟二人在贼营中放火,只要看到火光,他必领兵来救。但若是城上点上三堆火,或升上三盏灯笼,便表明我兄弟二人已入了城,自然安然无恙……”

    胡铎一声惊疑,又抬头看了看天:“这般黑的夜?”

    意思是,你二人难道是李承志的亲儿子,说来救就能来救?

    而且十之八九是有来无回,你知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就为了你二人,值得么?

    除非李承志脑子坏掉了……哦,不……是压根就没聪明过来。

    两兄弟其实也没有当真,不然也不会真的在贼营里点上一把火。

    但怕就怕,李承志来真的……

    李睿略一沉吟:“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呵呵呵……”李始贤忍不住的冷笑起来。

    这越编越离谱了?

    得蠢到何种程度,那“李承志”才会冒着全军覆灭的风险,跑来救你们两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儿?

    这哪里给李承志的信号,怕是给刘慧汪,或是李文孝的才对。

    无非便是想告诉贼酋,他们已安然入城……

    李始贤没吱声,愣是等兵卒搜完了身,将兄弟二人捆的如同粽子一般,确定没了危险,才踱步走了过来。

    他其实非常好奇,更有些佩服。

    看这二人年纪轻轻,至多也就十六七岁,竟有如此胆色,明知必死,竟依然能面不改色?

    还有这心计……虽然还没审,但也绝对是一等一……

    李家要真有这等后辈子弟,他做梦都能笑醒,哪里会舍得送到贼营中送死?

    想到这里,他逾发断定,这是贼人的奸计……

    “如何认出我来的?”李始贤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

    两兄弟先是一愣,而后一脸的哭笑不得。

    “家主,我等兄弟真是李氏族人……我父是李同,是家里的马倌……哦对,我大伯李协并堂兄,就在府里听用,家主叫来一认便知真假……”

    李始贤心中一惊,冷声一喝:“灯!”

    当即就有兵卒提着灯笼,照在了两兄弟的脸上。

    何需叫李协来认?

    一样的五短身材,一样的孤拐脸,一样的精瘦。整个族中,就他们这一支生的最奇特,就跟猴一样……

    他又猛的想了起来,李同的两个儿子刚出生时,又黑又瘦,几乎没个人样。李同一不做二不休,竟以“猿”“猴”命名。

    他得知后,差点没被气死。

    这是生怕长的不像?

    为些,他还将李同抽了几鞭子,硬是给改了名。

    李始贤牙疼的般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李睿,李聪?”

    两兄弟狂喜,头点的跟舀米的连头碓一样。

    李始贤不喜反惊,一声嘶吼:“李松也反了?”

    话音都未落,他突然一僵,猛的往后急退了两步,竟像是要跌过去一般。

    胡铎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急声叫道:“怀德?”

    这好好的问着话,为何突然就像是气晕过去似的?

    即便如你所想,那李松反就反了,又何必生这么大的火?

    你当我等都不知道么,你李家早就有这个心思了。不然何至于将你兄弟二人压了十多年?

    但听到李始贤一声怒喝,胡铎才反应过来:“我儿呢?”

    两兄弟顿时慌了。

    这要真把家主急出个好歹来,郎君能扒了他们的皮。

    “家主,郎君活的好好的……这白甲军真是郎君一手所建……四叔(李松)也没有从贼,而是在郎君帐下听令,与胡校尉,并为白甲军副帅……”

    “放屁!”李始贤用力的一咬舌尖,迫使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无比希望,那信中所书,并这两兄弟所说都是真的,但一细想,可能么?

    “信中称,承志麾下铁骑上千,甲卒半万,还尽佩横刀钢盾,哪来的?”

    “尽召铁匠,加急打制的!”李睿小心翼翼的回道。

    “打了多少副?”李始贤又急声问道。

    两兄弟转了转眼珠,却不做声。

    信上写是信上写的,别人看到后,也只以为是号称。但对上李始贤,就不好糊弄了。

    倒不是不能告诉他,但这四周这般多的兵丁,好似还有一个是大官,他们怎么敢说?

    李睿低声说道:“家主,能否屏退左右?”

    “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两兄弟被五花大绑,除了嘴和舌头,连根手指都动不了,李始贤自然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见他猛一挥手,一众手下便退到了七八丈之外。

    但这还有一个呀?

    两兄弟偷眼瞄着胡铎。

    胡铎又气又笑:“两个混帐,本官乃陇东郡守,且不日便会成为你家郎君的外舅(岳父),有何可避讳的?”

    虽不知李始贤疑心为何这般重,非要认为这两个是奸细。但他已然断定,李始贤应该是猜错了。

    不然只是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哪来的这般胆气和定力?

    乱军中若尽是这等人物,便是来十个奚康生,估计也没用……

    李即时贤瞪了胡铎一眼:前几日不是还死活都不答应么?

    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冷喝一声:“讲!”

    郎君的外舅?

    李睿李聪看着胡铎的目光,就像是在丢刀子。

    郎君这算不算是刚逃出了狼窝,又被坑进了火海?

    不过也就是想一想,他们失心疯了才会去置喙李承志的私事。

    “胡校尉与郎君亲如兄弟,且是大军副帅,军中内情也是知道一些的,因此胡郡君听去一些也无坊……”

    李睿略一沉吟,又朗声说道,“但还是肯请家主,日后若是郎君问起来,请家主一定要为我兄弟申辩一句……”

    意思这可是家主你逼我说的,日后郎君怪罪起来,你可不能给我们甩锅。

    李始贤气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刚要发火,又见李睿脖子一缩,急声说道:“营中一千铁骑,五千步卒,俱是全甲,且骑兵还是一骑双马……这些甲全是重新锻制的甲叶,而后又用麻布缝制的,所以贼寇才称我等为白甲军……”

    胡铎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保宗信中所言,竟然是实数,而不是号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