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烂大街的玩意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烂大街的玩意

 热门推荐:
    次日一早,天色方明。

    只睡了一夜,李承志便生龙活虎,神彩奕奕。依然是那个唇红齿白,俊俏无双的少年。

    郭存信站在马下,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真要去寻胡海?”

    李承志微一沉吟,又叹了一口气:“定然是要去的,即便不成,也能心安!”

    昨夜问过杨舒之后才知道,奚康生已不是第一次数万数万的坑杀降贼乱民了。

    他这元魏名将的声望,全是用累累死尸堆砌出来的。

    所以,后世传闻庆阳的那两座佛窟是用来镇压冤魂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这可是数万、乃至十数万的人命,李承志实在做不到只当成是一堆冰冷的数字,留给奚康生一杀了之。

    与其如此,自己还起什么兵,平什么乱,留在崆峒山上坐看风起云涌,不更舒服?

    所以既然遇到了,定是要管一管,试一试的。

    和圣母心没多大关系,只是生而为人的良知……

    郭存信恨的牙都咬碎了,却有苦说不出。

    郭家以儒传世,他从小到接受的都是礼义、廉耻、孝悌、忠信,难道还能劝着李承志放任不管?

    但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你为了心安,竟要将那等宝物还回去?

    尺许见方的两方玉璧,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你竟说不就不要了?

    这不应该是你李承志的性格呀?

    说难听一些,朝廷都不急,你操那门子心?

    到底是鬼迷心窍了,还是受了杨舒的蛊惑了?

    看郭存信急的发抖,有话说不出口的模样,李承志心里生出一丝暖热,又温声劝道:“舅舅放心,我心里有数!”

    同时,他还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是什么宝物?

    他就是学这个的,还能认不出来?

    两块阿富汗玉罢了,后世都是论斤卖的。

    之所以在这个时代价值千金,一是大型矿脉还未被发现,二是开采技术不过关,三是栗特人,也就是胡商太过精明,有意惜售造成的。

    其实类似的玩意中国也有——京白玉。

    这两种玉石的主要成分都是石英石。唯一有区别的是,大部分的京白玉不含白云石,也就是和田玉的主要成份。

    其实阿富汗玉里的白云石含量也不多,也就是百分之三四左右。

    这就是这么一点差别,阿富汗玉便能与和田玉以假乱真,后世的奸商甚至直接当成和田玉来卖……

    说直白点,就跟玻璃一样,汉人整整被栗特人收了一千多年的智商税。

    放这么两块东西在手边,只要一看到,就感觉自己也被收了智商税似的。

    所以李承志压根不稀罕。

    你要真送两块羊脂玉,你看我收不收?

    但他没办法以解释。

    万一他说不稀罕,郭存信要让他拿两块出来怎么办?

    这玩意对读书人来说,就跟后世的女人对高级化妆品、高级包包之类的痴念一样重,魅力太大了……

    只能等有机会,再给郭存信寻块好的,不然他能记一辈子。

    “舅舅放心,外甥绝计吃不了亏的!”李承志又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轻扬缰绳,催马而去。

    一群亲卫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郭存信恨声狂骂:“简直混账!”

    喘了好久的粗气,他才无奈的长叹一声,准备回营账。

    但刚转过头,却发现杨舒正站在不远的地方,在朝李承志离去的方向眺望。

    昨夜聊的太晚,他便没有回城,夜宿在了军营。

    一看到杨舒,郭存信觉的自己浑身上下哪个眼里都是气。

    “可算是遂你的意了?”

    杨舒也不恼,笑吟吟的回道:“与我有何干系?我只是怒他明明是天赐良机,为何不下重刀,什么时候劝着他拿玉去换田了?”

    郭存信更怒了:“若不是你与大兄三番两次的劝他持身要正,要有君子之风,承志如何……如何能成如今这般?”

    他原本想说,刚醒过来的李承志阴险狡诈、自私自利,还翻脸无情,分明就是李始贤的翻版,要不是你们日日夜夜的影响他,他何至于如现在这么迂腐?

    但话到了嘴边,他才惊觉不对,硬生生的拐了个弯。

    杨舒直觉冤枉,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也能赖我头上?难道不是你提点、说教的最多?”

    郭存信鼻子都要被气歪了。

    他何尝不知,但正为如此,他才越想越气,感觉像是亲自把李承志给教废了?

    “少说风凉话!”郭存信怒道,“延容公,你扪心自问,若是换做你,愿不愿舍得这等宝物?”

    换做我?

    杨舒神色一僵。

    若是两块真金,他保证眼都不带眨,但要是美玉?

    还是算了吧……

    “所以我才真正的有些佩服他了……”

    杨舒怅然一叹,“留实尽管宽心,承志也算是你我等亲手调教出来的,老夫还能让他吃亏?”

    “我宽个……”

    郭存信差点就学李承志一样,爆出了粗口。

    “那可是尽许见方的白玉啊……”

    看他痛不自胜,杨舒竟也生出了几丝心疼。

    早知道你是租地不是换地,还用的是美玉当租金,何至于去找胡海那个老狐狸?

    老夫就能替你办了呀?

    左右弘农又离的不远,族中的私田租给你个一两万亩,哪怕租个十年八年又能如何?

    可惜,自己的面皮还是太薄了……

    ……

    李承志要是知道郭存信和杨舒这样想,保准会笑死。

    后世烂大街的玩意,也值得你们如此的呕心抽肠,就跟儿子丢了一样?

    信不信我但凡腾出点时间来,就能给你们开座白玉山出来?

    不过他也知道,他虽不在意,但在别人眼里,这是真正的宝物。

    若是拿去换钱换粮,这两方玉璧的价值不比那一千真金低多少。即便换不了十万,但换个五六万斤铜是绝对没问题的。

    碰到郭存信这种喜欢的骨子里的,说不定还能翻个好几番。

    反过来再说,胡始勇魄力竟然也挺足,这样的东西说送就送?

    要是行事不这么卑鄙,胃口没有大到连自己带这上万大军都想吞没的程度,自己十之八九就答应他了。

    就是可怜了胡保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