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雪中送炭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雪中送炭

 热门推荐:
    郭存信坐在马车里,惊的倒吸凉气。

    “这胡家,怎会……这般无耻?”

    “不是胡家,是胡始勇!”李承志更正道。

    他能看的出来,胡海并非欲擒故纵,更没有演戏。

    一是没这个必要,二是从胡保宗这里论,也不可能。

    胡保宗才二十出头,便是一郡校尉,再往上挪半步,就会成为一方太守,或是领兵大将。

    更关键的是,胡保宗的能力还不是太出众,可想而知胡海在背后出了多少力。

    但偏偏,胡始勇这个亲爹,明显是在拆胡保宗的墙角?

    这哪是人干的事情,便是从家族利益考虑,也万万不应该。

    父子反目,兄弟阋墙,这绝对是家族灭亡之兆。

    可怜胡保宗,怕是还没反应过来……

    以前只是在书上和电视里看到过,只以为只会发生在皇室之中,没想世族门阀中也会发生这种事?

    李承志直呼惊奇:真是涨见识了……

    相对于胡始勇的卑鄙下作,对这种事情,郭存信倒不是很惊奇。

    “谁家不出几个不肖子弟?便如你之前遇到的赵渊,家家都有一两个。”

    郭存信悠悠一叹,“不过胡家确实出的多了一些,还尽是嫡子……”

    听他讲完,李承志才知道,胡始勇是胡海的嫡三子,胡铭的上面,本来还有个嫡长子,约摸八成年前死的。

    对外声称是暴毙,但传闻是被胡海亲手杀了,原因不详。但想也能想到,无非便是世家大族中那些肮脏倒灶的狗屁破事……

    李承志惊的张口结舌。

    怪不得胡始勇连胡保宗都坑,原来是一脉相承?

    还有这胡海,亲儿子说杀就杀?

    感觉比李始贤还要狠绝?

    一想到自己那还未蒙面的爹,李承志不寒而栗,刚刚对胡保宗生出的一丝可怜,眨眼就转移到了自个身上……

    郭存信哪知他在想什么,又狐疑的问道:“这件事,你准各就这样放下了?”

    意思是压根不像你行事的风格……

    李承志才想起来,闲扯了半天,竟忘了说正事。

    他牙疼般的呲着牙:“不放下不行啊……胡氏老太公一张嘴,就是整整金斤真金,万亩桑田……你让我再怎么追究?”

    原本只是想敲个竹杆,哪知胡海直接送了根擎天金柱?

    豪爽到让他害怕,果断到让他心惊……

    “多少?”

    郭存信一声惊呼,本能的就想站起来。但他忘了这是在车里,刚起到一半,一头撞到了车顶上。

    随着一声重响,郭存信一声惨呼,捂着脑袋跌坐下来。

    也不知是吓的还是疼的,他连声吸着冷气,惊声问道:“你说多少桑田?”

    “整整一万亩,还有千斤真金!”李承志叹了一口气,“只是要求我赶在奚康生出兵之前,将贼乱平定,再将功劳分给胡保宗一半……”

    “胡海疯了,只是平叛而已,又非灭国之功?便是功高足够封侯,朝廷也才赐田万亩而已……他凭什么给你这么多?”

    郭存信又惊又疑,“再者,胡家撑死了也就万余亩桑田,能舍得全部拿出来?”

    “不是胡氏名下的!”李承志又回道,“听胡海之意,这些田全假托在外人名下……胡海虽称不是僧田,但我怀疑,大部分应该还是僧户敬献给昭玄寺,昭玄寺又贿赂给胡家的……”

    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

    这不是露田,而是桑田,一万亩是什么概念?

    郭存信心神微动,目露精光:“若是寺庙敬献的倒还好说,只是不是强买强卖,就算不上来路有问题。

    但万一要是胡始昌暗中吞换的官田,这就不是好处,而是祸患了……”

    胡刺史吞换的官田?

    应该不至于,胡海没必要用这种手段害自己。

    因为就算这叛乱平了,胡始昌也定然会被问罪,至少也会丢官,朝廷派人审查是再所难免的。

    这田真要是赃物,自己自然也就成了胡刺史的同党,要是受了牵连被问罪,胡保宗还哪里来的功劳可言?

    嗯,对啊,同党?

    李承志心中狂震。

    不能成胡刺史的同党,难道还不能成胡海的同党?

    原来胡海是这个用意?

    这是让自己权衡:要了这一万亩田,就等于和胡家绑在了一起,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哪怕不给胡保宗分功劳,只要叛乱平定,胡家也能沾一部分光……

    这是阳谋,比联姻不知高明了多少倍,与胡始勇相比,两父子高下立判……

    更关键的是,这田即便不是赃物,也和胡始昌脱不开关系,用后世的话说,就是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对胡家而言绝对是负担。

    与其留着成为问罪的把柄,还不如早早处理掉……

    李承志被刺激的呲牙裂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怪不得胡海出手这么大方?

    那自己要还是不要?

    之前不想和胡家走的太近,是怕胡家算计自己,既不想出钱,也不想出力,还要哄着自己给他们擦屁股。

    便如胡始勇这种。

    但胡海诚意这般足,自己为何还要矫情?

    不从私人关系考虑,只为增加胜算,也定是要让胡保宗出兵协助的。

    胡氏被称为泾州第一门阀可不是吹出来的,家中有甲的私兵至少上千。

    再加上千余郡兵,稍加训练就是两千多战卒,李承志自然不会放着不用。

    等于该付出的定然要付出,该分的功劳最终还是要分出去一部分,那这好处为何不要?

    无非便是脑门上多了个“胡氏同党”的标签。

    也不一定就如杨舒、张敬之,以及郭存信考虑的那般,若是靠的太近,最会定会受高肇牵连。

    这些人有些杞人忧天,想的太远了。

    胡家是胡家,高肇是高肇,怎能混为一谈?

    其它的没记住,但当今皇帝死后,胡太后硬是折腾的这大魏分崩离析的历史,他还是记得一些的。

    虽然几起几落,但大都是她和情夫兼妹夫在相互折腾。这一个是胡家的女儿,一个是胡家的女婿,所以安定胡氏不但未衰落,权势更是达到了顶层峰。

    提前抱金大腿有些难听,但雪中送送炭,还是可以做的。

    再说了,又不是白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