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破阵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破阵

 热门推荐:
    等李时缓过神,看到李显身边不但五色令旗齐聚,竟然还有帅旗时,他吓的心脏都仿佛不敢跳动了。

    李承志竟然也在随骑冲锋?

    你不要命了?

    别说有什么万一,但凡郎君被蹭掉一点皮,四哥和李丰回来后,把他的皮剥掉一层都是轻的……

    只是一刹那,李时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还哪里顾的上身后的步阵会不会被敌骑冲破。

    只听他一声厉吼:“快快快……”同时双腿急夹马腹,手里的半截缰绳狠狠的抽了下去……

    李时能看到,李亮自然也看到了。

    他咬着牙,看着越奔越远的帅旗,狠狠的骂了一句:郎君简直疯了!

    随即又回过头,紧紧的盯着催马冲向中军左侧的敌骑,露出一丝狞笑:来的好……

    长枪阵有一个极明显的缺点:枪太长,冲锋或攻击时无法转向,因此侧翼和后方极其薄弱。马其顿方阵所向披靡的时代,除前军外,其它三面都配有大量骑兵防护。

    但谁让李承志铁多。

    他的长枪兵不但是枪兵,还配全甲,更是刀盾齐备,必要时候完全可以弃枪。

    甚至还按四比一的比例,一旅枪兵中,便有一队配刀盾的弓兵。

    这便等于完美的补上了这个缺点,甚至在驻阵的时候可以列成空心阵,做到全方位防御。

    只要有需要,任何方向,任何部位的步卒,都可以竖枪转向。

    只是原地转向而已,身体都不用挪动,又有多难?

    所以李承志根本不怕敌骑冲击步阵的侧翼,他巴不得李文忠把所有的骑兵全派出来。

    最后竟真如他所料,李文忠竟然真的把所有的骑兵都派出来了:一半攻步阵,一半截自己。

    乱兵右翼骑兵刚刚出阵,又有数十辆马车紧随其后,直插两阵之间,横在了中间。

    这是想把李承志的骑兵堵在左翼,让他没办法回防。

    李文忠做梦也想不到,李承志就根本没打算回防,目标就是他的左翼。

    没出李承志所料,他刚一出击,乱兵左翼的骑兵也同时出动,直直的迎了上去,明显是要对冲……

    李承志狂喜:胜负已分!

    只要将李文忠这一千骑兵灭了,剩下的步卒跟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区别。

    更让李承志高兴的是,这表明他的战场嗅觉一点都不差,至少能够做到根据敌军略微异常的举动,就能猜到敌帅的下一步的动作。

    不敢说是料敌先机,但起码能先敌一步。

    但傻子才和你对冲。

    李承志半俯在马背上,一声冷喝:“绕射!”

    骑队最前锋是李猴儿和他爹……李承志想当矢锋,但没人敢答应,李时又不在,就换成骑术最好的李聪父子。

    他处在第六列,前后左右更是被亲兵围的密不透风,但即便如此,骑兵也被激的嗷嗷直叫唤……

    主将亲冒矢石迎敌的刺激性太大了,李承志都怀疑,哪怕前面是一堵铁墙,只要他下令,骑兵都敢冲一冲……

    他选择随军出击,并不是一时脑子发热,心血来潮。

    不听李松讲,别说李始贤,就连身为四品副镇将的李其都有随军冲阵的时候……

    既然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那为何非要等遇到劲敌时,才不得不冲?

    至少可以提前熟练,不至于遭遇强敌时吓的手忙脚乱……

    况且只是贼兵只是半甲骑兵,连把弓和盾都没有,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不是倒霉到自己摔下马,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看白骑竟然避战,乱军骑锋微一愣神,随即一扯缰绳,竟又斜斜的冲了过来。

    李承志有些挠头:这骑将怎么跟李时一个德性,简直一根筋,就知道冲冲冲?

    问题是你也能冲得动才行?

    李聪父子一偏马,同时抽弓搭箭,射向敌兵首骑的马身。

    那么大个目标,都还不到二十米,想射不准都难,两只重箭准准的射进战马左腹,冒起了两朵血花。

    战马猛一吃痛,一声长嘶,本能的向右闪避,让马上骑士精心准备好的一枪刺了个空。

    同时,两骑前锋错肩而过,横向距离不足两丈。

    李承志暗道好险:再近一点,敌骑的枪刃就切到李猴儿的脖子里了。

    果然,在阵外看的再热血彭拜,也没有亲临敌阵来的刺激……

    好在李承志有自知之明,现在不是他杀敌的时候,不然身后的骑队必定大乱,全会冲上来保护他……

    一黑一白,两队骑兵错马而过,乱箭横飞。

    只听噗噗嗤嗤一阵乱响,不时便能看到敌骑接而连三的栽倒,一个一倒,后面就会被绊倒一大批。

    而后便是刺耳般的惨嚎声和马嘶声。

    虽然射的是马,但只要一摔到,十骑中有一半就会被后骑踩到,或是被马压在下面。

    乱兵又无白骑这般有钢甲兜鍪护身,怎可能不被踩的惨叫?

    吃奶的劲都快使出来了,才勉强追到队尾的李时边抽弓射箭,边看着密密麻麻倒了一地敌骑暗暗咂舌:这错马骑射对敌骑造成的杀伤力,为何比正面对冲还要强?

    更诡异的是:到目前为止,己方骑兵好像还没有折损一个?

    别说敌骑就没几把弓,就算有,白骑身披全甲,也造不成多大伤害,除非配弩。

    更何况敌骑也不是傻子,前军死伤那么大,后骑怎么还敢迎着白骑冲?

    一跑远,骑枪连颗石头都不如,至少石头还能扔的动……

    这便导致双方骑兵都还未完全错阵,乱兵左翼的骑阵就溃了。

    还活着,或者说还没被射倒的敌骑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离白骑越远越好。

    但好死不死的,李文忠自做聪明的把战场一分为二,敌骑逃都没地方逃,只能在靠南的这半个战场内转圈圈。

    前军步卒看的心潮彭拜,恨不得扑上去补上两枪……

    李承志带着骑队绕射了一圈,甚至射无可向射,朝着乱兵左翼步阵也射了一轮。

    等他催马转向,再次绕向本阵时,步阵中突然发出一声震天般的欢呼:“万胜……”

    李承志被吓了一跳,难道乱兵的右翼骑兵被灭了?

    怎可能这么快?

    两阵相距只有百米,自己才刚刚冲完一轮转过向,撑死了也就一分钟,乱兵右翼骑兵至多也就刚刚冲到步阵前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