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用心恶毒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用心恶毒

 热门推荐:
    “李松……”

    “郎君……”

    进了偏厢,两人齐齐的低呼了一声。

    李承志脸一黑:“你先讲!”

    李松微微一躬身:“还是郎君先请!”

    李承志瞪了他一眼:“我觉得印真有鬼,说的这些话,前后矛盾的地方太多……

    他仅凭这一道车辙印,就能推断出我李家不但在将计就计,还用的是火箭?你想过没有,这中间需要观察、辩别、论证多少细节?可想而知他心思慎密到了什么程度……

    连胡保宗都承认不如他,但为什么轮到印光造反的时候,他就跟个白痴一样,敢扔下人心浮动的昭玄寺,跑去宋家借粮?

    我都怀疑,他这是不是故意的?但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李松都听呆了,直愣愣的看着李承志。

    只是印真和胡保宗的几句对话而已,郎君你竟然就听出了这么多有问题的地方?

    而且还好有道理?

    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听出来……不,不是没听出来,而是根本就没顾上听。

    当时自己在想什么?

    印光说,能不能给他一条活路,暂时不要杀他。并称他绝对有把握,说服宋家和昭玄寺的僧丁僧民投降……

    这可是平叛之功……

    至少也能给郎君举个武官做了。

    当时的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哪顾得上印真的话里有问题?

    但要真如郎君猜测的这样,印真是有意放纵的,这事情就没印光说的那么简单了。

    这蠢货身边,怕是早被印真安排了不少内应……

    还真是个厉害人物,若不是郎君机警,李家绝对会跟着上一次恶当……

    李松佩服的说道:“怎么可能没好处?他要戴罪立功……”

    “我知道啊,这和尚自己也说了,他要死中求活,戴罪立功。但要说印光造反是他故意纵任的,他这罪不是更重了么,还立什么功?”

    “又不是他怂恿的,印真完全可以说是他一时失察。这样一来,他至多也就是失职之罪。只要等这印光声势大到一定程度,他再跳出来拢乱反正,这岂不是大功一件?”

    李承志眼皮一跳:“养寇自重,欲擒故纵?”

    “对!印妙烧粮,也应是他纵任的,目的便在于逼着让印光起事……也更说不定,诈攻宋家和我李家的主意,便是他出的……

    不,这样的人,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应该是他用了什么手段,引诱印光自己想出来的……毕竟崆峒山上确实没粮了,宋家和我李家,又离崆峒山这么近……”

    李承志的脸色猛的冷了下来:“这么说,他才是罪魁祸首?”

    闹了半天,印光只是个傀儡,印真才是想攻破宋家堡,想抢走粮食,想灭李家满门的幕后黑手?

    “应该是了,不然他怎么敢说要戴罪立功……”

    说到一半,李松突然一顿,脸色黑的跟锅底一般:“我说他为何左一个假意从贼,右一个戴罪立功?原来竟打的是这样的主意?”

    李承志气的大骂:“要说就说,少吊胃口!”

    李松吞了一口口水,涩声说道:“若是仆没有料错,印真应是想解泾州之围,以此来顶罪……”

    看李承志好像不明白,他又解释道:“按照朝廷惯例,地方若生民乱,达上万众者,州官免职,郡官坐监,县令斩首……

    因此,维那能不能活下来不好说,他们这三个佐官,一定会被朝廷拉出来平息民怨……所以印妙才要逃,印光才会反!

    仆之前就觉得有些奇怪,印真口口声声说要戴罪立功,但即便平定了昭玄寺,至多也就是能将他的失职之罪顶平,那这压榨过甚,致使上万僧户造反这个罪名又该怎么顶?

    现在一想,就全通了:只要将这叛乱压下去,他这就是平叛的大功,再大的罪也够顶了……”

    李承志忍不住讥讽道:“简直痴心妄想,他即便平定了宋家和昭玄寺,手里才几个人?

    围困泾州的可是上万僧户……是户,一户五六口的户,那乱民至少在五万以上,他怎么平?”

    李松瞳孔一缩,双眼中冒出两点寒光:“若换成仆,就一个字:抢!抢粮、抢人、抢车、抢马、抢兵器……”

    李承志冷笑道:“那跟造反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印真直接换了印光自己干,至少他比印光专业多了……”

    话都没说完,李承志就说不下去了。

    他双眼猛的往外一突,呆呆的看着李松。

    李松叹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点点头,意思好像在说:恭喜郎君,你猜对了!

    李承志心脏一缩,只觉浑身一凉,像是光着身子站在了雪地里。

    这印真,真特么的狠毒啊?

    他这根本不是养寇自重,而是在养蛊!

    将印光立在明处,让他造反。印真则以诈降的名义躲在暗处,通过亲信手下,或是其他的手段,引诱印光不停的抢,不停的抢,就像抢这宋家庄这样……

    等实力够了,觉得能与覆钟寺的乱贼掰手腕了,再杀了印光,以“忍辱负重,拔乱反正”的名义起兵,平叛立功。

    更说不上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他也可以直接投敌,混到贼酋的身边,最好能取的贼酋的信任,给朝廷当内奸,只要平叛功成,他不但能保下一条命,说不定连官职也能保住。

    也更说不定,维那被降罪之后,就会轮到他来坐。

    在前提是,他必须得有足够的实力,贼酋才会重视他,所以投敌之前,还是的不停的抢,多抢几家像宋家、李家这样的门阀,以此来壮大实力……

    为了他一个的性命,竟然要拉成千上万人给他做垫脚石?

    心思之狠毒闻所未闻……

    李承志恨的牙关都要咬碎了。

    要不是李松熟知兵事,早早派出了斥候,李家一旦被攻破,自己肯定也会像宋氏主家一样,被印光用来给李氏丁卒当投名状。

    剩下这一千多族人,也只有一个下场:当炮灰……

    亏自己当时还想着这和尚要是没问题,能帮的话最好帮一帮,毕竟看的出来,印真和胡保宗的关系不一般。

    那自己都能看出来这和尚说话前后矛盾,胡保宗怎么说也要比自己有经验吧,难道就没觉察到?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李承志禁不住的咬紧了牙关。

    可以啊,这忘恩负义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