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春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降维打击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降维打击

 热门推荐:
    李承志隐隐有些兴奋:“如果将家里的这三百壮丁都披上全甲,战力能有多强?”

    “那就是三百甲卒!”

    李柏想了想,非常肯定的说道:“若是弓箭足够,足可护我李家堡二百余户安然无恙的撤出泾州。”

    “若是三百人马俱甲的重骑呢?”李承志又问道。

    “三百重骑?哈哈……”

    李柏没忍住笑出了声:“莫说一万乱民,便是再来一万,仆也可破之……”

    三百破两万?

    李承志刚想说李柏在吹牛,但话到了嘴边,他又猛的想起了一则典故。

    隋末,李世民好像就是靠着一千玄甲军,大胜了窦建德十万步骑混合军团……

    那要不要造几副出来?

    如果到天热,冰墙化了之后,乱民还未平息,李家堡上下千余人的安全又该如何保证?

    哪怕撤不走,至少也要能守住!

    所以别说多一副甲,就是能多造出一支箭来,也能多一丝希望……

    就凭李柏所说的“可保我李家堡二百余户安然无恙的撤出泾州”这一句,也必须要造。

    技术方面基本不成问题,自己虽不会锻甲,却会炼钢。

    只要有钢,剩下的工序,比如捶薄、切割、连接等等,随便找几个铁匠和壮汉就能完成。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原料从哪里来。

    想来想去,好像只剩动员李家堡的乡民全员捐铁器这一个办法。

    两百多户乡民,家家都有锄头、铁铲,镰刀,甚至是铁锅、菜刀,凑个四五千斤生熟铁还是没问题的。

    那剩下的就看要造什么甲了。

    鱼鳞甲要求太高,工序太繁琐,费的铁料还多,肯定不现实。

    要是换成札甲这种,或是将甲叶再造大一些,就很简单了,就是甲缝和绳结暴露在外的问题不好解决。

    嗯,也不是不能解决,甲外面可以再蒙一层牛皮。至少不会让甲缝暴露出来,避免了敌人专瞅着甲缝往里扎。

    但牛皮又成了大问题,总不能把李家堡的牛全杀了吧,那以后种地怎么办?

    那换成羊皮呢?

    实在不行,就换成麻布或是薄毛毡,记得明清时期的棉甲,好像就是这样制作的……

    李承志猛的一愣,脑子像是闪过了一道光。

    造什么扎甲,直接造棉甲啊?

    用料又少,工序还简单,连穿皮绳都省了,更能解决甲缝暴露的问题……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软,抗重力击打的效果比较差。

    但一群乱民而已,有只矛枪都不错了,估计大部分都拿的是草叉粪铲,哪里来的重兵器?

    妥了,就造这个……

    ……

    造甲这么大的事情,绝不是李承志动动嘴皮子就能做到的。

    如果说服不了李松,他连铁料都收集不起来。

    听到李松已经回来了,李承志快步的追了过去。

    看到李承志,李松的眉头猛的一皱:“郎君为何披的是札甲,二郎的全甲呢?”

    “给李彰了,我又不用冲锋陷阵……”李承志随口回道。

    李松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在他的意识里,哪怕李彰李显全战死了,也不能让李承志出一丁点的意外。

    若非这种观念已根深蒂固,他兄弟六人也不可能只剩他和李柏……

    刚想劝几句,但李松又猛的想到,眼前的郎君,已非昔日的郎君,自己再不能把他当傻子训了。

    更何况,他今天让李承志上墙督战的意义极大:等同李承志才是主帅,负责具体指挥的他,至多也就是副帅……

    目的当然是为了帮李承志立威,不能这威还没立,自己这个副手倒先置疑起主帅的决定来了……

    一时为难,李松竟然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看他一脸纠结,李承志心中暗笑,口气愈发轻松:“穿那般鲜亮的甲,难道你想让我站在墙头上当靶子?”

    李松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是施恩于下的仁义之举,从郎君的嘴里说出来,就好像他在包藏祸心,故意要让李彰去送死似的。

    不穿就不穿吧,到时郎君至多也就是站在庄墙上观战,绝对不会被战事波及到。

    况且有自己在,还有那么多盾兵,就凭几个连弓都不会开的乱民,又怎么可能伤到郎君?

    李松既有些感动,又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嗯,有些事要跟你讲……”

    李承志拉着他走远了两步:“我想造甲……”

    造甲?

    李松脸色微变。

    郎君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造甲可不是造冰墙,可以就地取材,随便教一教,人人都能学会。

    不然一副札甲也不会贵到百亩良田三年的收息。

    “怎么造?”李松狐疑的看着他。

    “又来了,前两天是怎么给你说的?”李承志沉着脸看着李松,“自然是用铁造,还能怎么造?”

    不是他不想解释,而这根本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解释的清楚的。

    如果时间足够,他还可以循序渐进,用这个时代已有的炒钢法和灌钢法把钢炼出来。

    但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李家堡的铁匠也就那么几户,赶天热冰化,别说上百副,他能打出十副甲来,都得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

    所以李承志决定一步到位:用坩锅,直接将铁料化成钢水……

    这完全就是在降维打击了,估计李承志讲一天一夜,李松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他也没办法解释是从哪里学来的。

    手术可以推给华佗,冰墙可以推给曹操,这炼钢又能推给谁?

    估计把《三国志》翻烂了也找不到借口。

    反正自从救治胡保宗开始,他的狐狸尾巴就已经藏不住了,债多了不愁,也不差这一次……

    李承志压低了声音:“我有快速造甲的办法,运气好一些,一个月的时间里造出几十上百副札甲也不是没可能,但前提是,你要帮我!”

    一个月的时间,能造上百副札甲?

    李松心脏猛的一缩,倒吸了一口凉气:“仆该如何帮?”

    李承志回道:“先要收集铁料,无论生铁熟铁,铁锅菜刀,能收多少是多少……其次是人。我一个人只有一双手,肯定需要帮手,但不用我提醒你也该清楚,凭我们现有的条件,一月造甲百副是什么概念,所以能有多保密,就要有多保密,派给我的人,能有多忠心,就要有多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