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从被逼婚开始 > 章节目录 第10章无辜被抓
    <div>

    监牢角落里,光线阴暗,林丰睁开模糊的双眼,下意识喊了一声疼,伸手摸向后脑门,入手处有些鼓胀,却是被敲出了一个大包。</p>

    听那女子声音如黄莺悦耳,还给自己搬来梯子,以为是碰到了好人,未曾想到头来还是伤害。</p>

    算起来,自己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人打昏了,而且都是女子。</p>

    不同的是,王虎丫身负武功,劲道儿能够收放自如,而那位姑娘手上没个轻重,若是运气不好,那一棍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命。</p>

    “唉,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塞牙。”</p>

    林丰嘴里嘘着热气爬了起来,又觉得脚丫子凉飕飕的,低头一扫,发现一只鞋子不翼而飞了。</p>

    再次叹了口气,林丰索性盘膝而坐,调息起来,内力在体内有序行走,不多时,小脚丫便传来些许暖意。</p>

    又过了一会儿,狱卒前来巡查,见他醒了,便将他带到了审讯房。</p>

    房内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林丰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身体发寒,相信任何一样东西落在自己身上,怕是不死也得掉三层皮。</p>

    “大胆窃贼,见到方大人,还不快下跪?”</p>

    林丰正在观看房间内的刑具,狱卒大叫一声,大脚便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那位方大人坐在房间内唯一的椅子上,三十多岁的样子,方面大耳,即使坐着,也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p>

    林丰瞥了眼狱卒,淡淡说道:“我不是窃贼,说话之前要搞搞清楚。”</p>

    “还敢顶嘴,皮痒了不成?”狱卒哼了一声,抬脚就要再踹。</p>

    “行了,此人说得也在理,毕竟是盗窃未成,身上没有赃物,你先退下。”</p>

    “是,大人。”</p>

    “本官方正,为大安府衙宰辅,职责是巡察禁防兼顾盗贼,也就是管你的官,你虽未盗窃成功,不过按大庆律你已是戴罪之人,有罪不加刑,坐监半月,可有异议?“</p>

    林丰见他表情坦荡,不像狱卒对自己这般凶狠,只是话里话外却是把自己给定了性,根本不容许自己辩驳,就算是说出到药铺查明真相他也未必肯听。</p>

    这下麻烦了,如果真的在牢里待半个月,那周青儿怕不知要被拐卖到何处。</p>

    “林丰知罪。”林丰决定还是先顺着他的话,再道,“方大人,在下不想坐牢,可否能够通融通融。”</p>

    方正听他没做分辨,心里顿时感觉十分的满意,若是林丰抵死不认,他说不得就得上点儿手段了,他最喜欢的就是刑讯的过程,而到最后犯人总能露出马脚的。</p>

    林丰如此合作,他的话语又温和了几分:“你的行为叫做主观犯罪,又是故意之罪,罪未成则是不作为,只要请来家人作保,交纳罚金,便可无罪释放。”</p>

    闻听此言,林丰脸色一苦:“朋友行不行?”</p>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见到这个世界的便宜老爹。</p>

    “不行,本官是依照大庆律法行事。”方正一丝不苟的说道,态度异常坚决。</p>

    林丰摇了摇头,这番话只能信一半,所谓律法总有纰漏,若是有人父母双亡,难道就连罚金都不让交了,说到底还是自己身份低微,方正不愿行方便而已。</p>

    权利,就是这么奇妙,本是一句话的事情,再小的官职也要找机会彰显手中权利的威力。</p>

    叹了口气,林丰无奈言道:“七弯巷,左数第四户便是我家了,麻烦大人派人跑一趟吧。”</p>

    方正微笑道:“不麻烦,这是本官职责之所在,来人啊......“</p>

    等待无疑是最煎熬的,方正毫无徇私的意思,明知林丰少了一只鞋子,冻得难受,兴许是在路上丢的,也不管不问,就让他这么站着,也好再彰显一番自己的权威。</p>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林丰觉得自己的腿和那只光着的脚丫就快要不属于自己了,狱卒带着一位年过五十,身上穿着打补丁袍子的老人走了进来。</p>

    这老人胡子长长的,一脸的怒色,正是林丰在这个世界只见过一次的便宜老爹林德。</p>

    “你这个畜生啊,伤风败俗,不知廉耻,辱没了林家名声,竟敢行那遭贼之事,今日老夫便打死了你,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为非作歹!”</p>

    只是看了一眼,确定是自家儿子后,林德举起拐杖就点在了林丰光着的脚丫上。</p>

    嘶!</p>

    林丰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憋得通红紫青,现在他感觉脚丫子又回来了,痛彻心扉的感觉做不得假。</p>

    林德哼了一声,举起拐杖就要再点下去。</p>

    “慢着!”林丰急道。</p>

    “畜生你还敢张狂,老夫打你可是打错了?”林德话音刚落,拐杖便落在了林丰的脚面上。</p>

    这次林丰没有憋住,惨叫一声跌在了地上,一手抓着脚丫,没好气道:“你不是说要打死儿子嘛,怎么光冲着儿子的脚面使劲儿呢。”</p>

    “老夫爱打哪打哪,你管不着。”</p>

    林德说着又扬起拐杖,只是改换了方向,要打林丰的脑袋,后者赶忙一缩脑袋,心中暗道,这当爹真的心狠手辣,落在它手上,迟早要被打死。</p>

    “好了!”方正沉声说道,“令公子即使有错,你回去教训便是,审讯房是本官的地方,打人也是本官说得算,你可明白?”</p>

    “明...白。”林德转过身,换了一副笑脸,伴随着几分无助,还有肉疼之色,上前掏出银子,“大人,犬子有罪,不过这和老夫没有半分关系,他.....”</p>

    “行了,多余的的话就不要说了,现在带着你的犬子出去,本官不希望出监牢去之前你继续动手,否则照样治你一个不服管教之罪。”</p>

    方正扫了一眼桌上的银子,不多不少,便板着脸,再次声明自己的权利。</p>

    林丰趴在地上斜眼观瞧,心里暗道侥幸,认为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之前若是和方正讲了实话,自己怕真的走不出监牢大门了。</p>

    林德看向儿子,见他一直不起来,忍不住又要举起拐杖,想到方正的警告,顺势将拐杖用力在地上磕了一下:“畜生,难道还要老夫亲自扶你不成。”</p>

    “不用了,我这就起来。”林丰轻声说道。</p></div>

    </p></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