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卓禹安 > 章节目录 第二部《东土大糖》第158章:赵.韩
    韩栗在忙,懒得理他。

    赵霆行原本迈步离开,但看到她那一脸不屑的表情,他偏不走了,装什么装呢?跟他上.床时,可主动得很。

    女人这种生物真他妈神奇,当年嫌弃他穷远走高飞,现在他飞黄腾达了,她怎么有脸回来找他,以为他赵霆行是吃回头草的人?

    身边年轻得能掐出水的小姑娘多的是,她哪来的自信?

    来找他也行,她要能低眉顺目地求求他,他不在乎多收一个她,毕竟也算知根知底,在那事上也还算和谐。

    但她这不屑一顾的态度,让赵霆行觉得自己才是被她睡的那一个,就有点奇耻大辱了。

    站在秘书室的门口:“你出来。”

    秘书室里十几位秘书全都抬头看他,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韩秘书,都替她捏了把汗,门口那个男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韩栗本是继续不想理他的,但毕竟在顾氏,不想影响正常办公,便起身径直从他身边经过,真丝衬衫的衣袖和长卷头发掠过赵霆行的手臂,带着她身上特有的浅淡的香水味,赵霆行脑海里竟然一闪而过前段时间在西南那家酒店,两人在一场的画面,她当时可没有现在正经。

    有些后悔,昨晚没去酒店。

    韩栗率先进了电梯,按了地下一层的按钮,赵霆行随后进来,靠在电梯的扶手上,看着她,全身上下的气质都显得阴沉沉的有点吓人。

    但韩栗显然不怕他,按了电梯之后,头都没回,就盯着电梯不断跳跃的数字看着,给他留了一个背影。

    她和那些刚满20的女孩是没法比的,但不得不承认,每个年龄有每个年龄的味道,她这轻熟风,也是20岁姑娘没有的,也能看。

    电梯很快到地下车库,韩栗这才正眼看他,问:“车在哪?”

    赵霆行:“怎么?现在跟我去酒店?”

    韩栗:“你不就想这点事吗?”

    赵霆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语气不屑:“人老珠黄了,你哪来的自信。”

    韩栗不惯着他,也上下打量他一番:“彼此彼此,小鲜肉的体力可比你好。”

    赵霆行阴沉沉的表情瞬间转为了怒火,按了一下口袋里的车钥匙,不远处的车灯亮起,他拽着韩栗的胳膊就往车那边走。

    车门一开,直接把她扔进后座,人也压上去。

    “你疯了?”韩栗推他,这个疯子,她可没有他疯。

    这是顾氏的停车场,虽是上班时间没什么车走动,但是到处都是摄像头。

    赵霆行刚才还在楼上时,就蠢蠢欲动了,再被她一挑事,更兴奋起来。

    但韩栗挣扎得太厉害,他在她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留下一排牙印,放开了她。

    她的真丝衬衫前边也被拽抽线了,刚才打理完美的发型现在有些凌乱,明明什么都没做,但是她下车时,整个人的形象引人遐想,而赵霆行的车,已经绝尘而去。

    这副样子是没法再回顾氏上班了,索性回自己车内,从后座拿出备用衣服换好,回自己的建筑设计公司。

    在外人眼中,她是事业女强人,是都市丽人,有事业有容貌有钱,什么都不缺,但人总有一些无法释怀的执念,比如她对赵霆行。

    这些年,她从一无所有一步步打拼,有了自己的公司,住进了装修精美的大平层,然而她却时常想起从前和赵霆行住在工地钢板房的场景。

    那时他们住的工地钢板房,不如现在的条件好,在寒冬时,被子里面如同冰窖,他们每晚躺进去时只能靠紧紧相拥,互相取暖,那时候赵霆行也有温情的时候,知道她怕冷,会提前躺上去帮她暖床,早上他天没亮就要起床去工地,但会提前用热水棒帮她烧一壶热水放着,给她洗脸。

    夏天,钢板房里热得像个火炉,每晚从工地回来,不敢直接进去,需要敞开门,让外面的风吹一会儿换个气,才敢进去。

    他拿到的第一笔工钱时,他说给她买一台空调吧,她说算了,忍一忍吧,省着钱将来买房子。

    有过甜蜜的时候,可是日复一日过那种日子,她慢慢受够了,她觉得她的人生不能就这样一个工地换着一个工地的过,没有尽头。

    那一年,她忽然觉悟,爱情不能当饭吃,读书是她唯一的出路。离开之前,赵霆行也有过挽留,说她想读书就去读,他会供她读。

    但是她拒绝了,他那时也不过是刚成年,她不想把自己沉重的负担压在他的身上,她觉得,离开彼此,他们都有海阔天空。

    是啊,后来,如她所愿,他们都有了海阔天空,但他们的感情再也回不去了。

    尤其是赵霆行的这些年,从一个工地上的穷小子,一步步攀爬到拥有如今的地位和财富,身边女人无数,年少时的爱恋在他心里根本不值一提,何况他本就是一个绝情狠辣的人。

    她在森州孤身闯荡了这么多年,不是一个执着于爱情的人,只是孤单时,想的男人只有他。

    他们再次相遇前,没有睡那一觉之前,没有被他用那份合约侮辱之前,他一直是她心里的根基,那时她一厢情愿地把他,把那个工地,那间钢板房当成她的根,无论在外如何飘荡,她总觉得自己还有一个归处。

    开车回自己公司的一路,往事一遍遍浮上脑海,没关系,他迟早还会是她的。

    到了公司,从前台到设计部到她的助理,都在看到她打声招呼之后,马上低头。

    助理来跟她汇报工作时,也是红着脸不太敢看她的样子。她一边听着助理汇报,一边照了一下桌面上的镜子,原来是刚才赵霆行咬在她脖颈的牙印更明显了,从刚才的红变成了暗红色,暧昧至极,尤其她穿的还是v领衬衫,此时盘着头发。

    但管它呢,别人脸红不敢看她是别人的事,她可没有这种负担。这一路走来,多少人说她是靠睡男人睡出的天下?

    她从来没有回应过这种传言,不屑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