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超级交易师 > 第341章 异象?
    本来陈伟想跟范磊一起去的,但是陈建平已经等不及想见到他小妹了,就让陈伟在家里等着,他跟范磊去维州接陈建玲一家了。

    陈伟也乐的清闲。

    送走了他爸爸跟范磊,一家人又回到屋里。

    新家现在已经彻底收拾好了,家电家具的也都全买的新的,而且还都是很高档的。

    知道儿子现在有钱了,陈建平也就不似之前那么抠搜了,陈伟当时直接给了他一百万,让范磊带着他,跑遍了黄县的家具城跟家电商场,尤其是其中的几件大件的家具,还是卫梦星在的时候,就给他定好的。

    就是怕陈建平乱买些家具,破坏了整栋房子的装修风格。

    而且装修用料全都是些高档的,几乎就不存在什么甲醛超标问题,陈伟爸妈早就搬进了新家。

    因为今天他小姑一家要来,所以范从善一家,陈建华一家都在这边。

    陈建华的女儿,也就是陈伟的堂妹,陈婷也在这。

    陈婷是在黄县一中上高三,成绩还算可以,在班里十来名,正常发挥的话,差不多也能考个一本。

    陈婷平时住校,一个月回家一次,不过之前回家几次,都没遇上陈伟,但是却知道她堂哥现在挣钱了。

    小丫头高兴坏了。

    尤其是陈伟之前给她买的电脑、手机,都是她梦寐以求的。

    这一次回来,陈伟又给她买了好几套衣服,陈婷就迫不及待的跑房间里,跟陈伟的姑姑婶婶妈妈一起,试穿新衣服去了。

    陈伟则是趁这功夫,跟范从善聊了下工厂那边的事。

    招工很顺利,原来厂子里的那些工人,好多都赋闲在家,通知一声就答应过来了,然后又联系了一些,年后差不多能有四五十个工人上工,可以保证两个生产车间正常运转,一天的加工量,大概在一万平左右,如果能顺利卖出去的话,那净利润能有五到十万左右。

    陈伟眉头一皱,这个净利,可不多啊。

    一年下来也就两千来万。

    还不如他一天挣的多。

    范从善给他解释了一下,现在理石厂的毛利大概就在百分之三十左右,然后去掉开工成本,主要是水电消耗以及工人的工资,还有一些运输、损耗等等的,能有百分之十的净利,就已经很好了,大部分都是在百分之五左右。

    但这也只是理论上的情况而已。

    现实情况是,好多小工厂,加工出来的理石板,根本卖不出去,全都积压在那里,别说盈利了,好多小工厂其实也就在挣扎生存而已。

    他们这靠着陈伟的关系,能把理石卖出去,就很不错了。

    总共才投资一千多万的小工厂,难不成还想年利润过亿吗?

    陈伟一想也是。

    只不过,一年一两千万,还是太少了。

    “施工队联系的怎么样了?”

    陈伟问了句。

    “已经联系好了,年后一起开工。”

    范从善回道。

    “抓紧时间,再扩建两个加工车间,建好之后,四个车间开工,干一段时间看看吧,看看云州那边的销路怎么样,如果可以,那咱们就继续扩建工厂,年利润过亿,只是个小目标而已。”

    陈伟说道。

    “行,没问题,只要你肯干,那咱们就放手大干,就算成不了黄县最大的理石厂,也得是数得上号的。”

    范从善干劲十足的说道。

    三人又在这商量了一下年后的开工计划。

    陈婷她们几个穿着新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了,让陈伟他们看看新衣服好不好,

    三人当然是异口同声的说好,

    说完之后,三人又对视一眼,全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陈婷还好说,年轻女孩,本来就长得挺清秀,穿上这些高档的新衣服,立马就显出了不一样的气质,但是陈伟的妈妈、姑姑、婶婶,三个农村老娘们儿,哪怕是身上这些几万块钱的羽绒服,都被她们穿成了大棉袄的即视感。

    要多土有多土。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长辈们高兴就好。

    陈伟妈妈、姑姑、婶婶出来之后,就坐在这里,说起了陈伟小姑的事。

    当年,陈伟的大姑陈建秀,叔叔陈建华,都很生他小姑的气。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那些气啊恨的,早就淡了,反倒是对亲情的思念,越来越浓厚。

    “也不知道玲玲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她那个男人对她好不好。唉,没娘家的女人,在婆家容易受欺负啊。”

    陈建秀叹了一句。

    “是啊,听说京都那边,房子贵的要命,玲玲还养了两个孩子,估计压力肯定挺大的。小伟啊,能帮的话,你就多帮帮你小姑,你小时候她那么疼你。”

    陈伟妈妈也跟着叹了一句。

    陈伟嗯了一声,点点头,没说什么。

    如果小姑真的有什么困难的话,他肯定会帮的,不过,陈伟估摸着,小姑应该差不了,京都大学的研究生,还是在银行上班,老公听说也是在官府某部门里工作,这样的家庭,哪怕是在京都那边,也应该属于中上了吧?

    想来以她两口子的收入,那什么房贷、孩子的教育抚养费之类的,应该问题不大。

    “哎呀你两个就别瞎操心了,就咱家玲玲,肯定差不了。你们觉得,玲玲那个脾气,是能受气的吗?她不给她男人气受就是好的。至于压力,那就更不用操心了,京都大学的高材生,要是还有压力,那其他人不用活了。”

    陈建华满不在乎的说道。

    虽说陈建华没什么大的见识,但是这番话还是说的有几分道理的。

    陈建秀跟陈伟妈妈仔细想了想陈建玲的那个脾气,忍不住点了点头。

    都能跟亲妈闹翻,这脾气已经是刚的不能再刚了。

    他们在这里聊着陈伟小姑的事,范磊则是在路上随口问起了陈建平天现异象的事。

    “大舅,我哥当年出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象啊?”

    范磊问了句。

    陈建平正在想着陈建玲的事呢,猛然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啥?异象?啥异象?”

    “就比如刮风啊,下雨啊,打雷啊,啥的。”

    范磊想了想,说道。

    他一时间也就能想到这几个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