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都市小说 > 嫡女谋嫁冰山太子 > 第80章神秘的大墓
    公孙柔没想到赫连玉竟然会不依不饶,心中一紧,忙又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燕国陛下,柔儿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没有要诽谤璇玑将军的意思。如果您觉得柔儿连说几句话都该死的话,那柔儿就死了算了。”

    说完,就要去撞旁边的石头。

    赫连玉双手环肩,冷冷的看着公孙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根本没有任何的紧张。

    公孙夫人怎么会看着自己的女儿去死,忙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公孙柔的腰,“柔儿,你不要做傻事啊,我们并没有错,就算是死也是某些人该死啊。”

    公孙夫人的话很意有所指,在场很多精明人,听出了画外音,都在心中默默给她点了根蜡。

    赫连玉还想发难,却被夜千澜拦住了。

    “公孙小姐,朝堂官员子女公然诽谤朝廷大员,这个罪名也是不轻的。既然你毫无悔过之心,就只能按律法执行了。

    来人,将公孙柔带走,交给刑部尚书处置。”

    “是,将军。”夜千澜的属下训练有素,根本就不听这对母女叨叨,迅速的将两人带走了。

    公孙柔母女被带走了,现场也清静了。

    夜千澜转头看向云湛,他不是忙着公务来不了吗?怎么到最后还是来了呢。

    至于云湛为何来了,云珏是最清楚的,本来他家二哥是非常忙的,确实抽不出时间过来。但听了暗卫的禀告,实在是稳不住了,这不,就赶来英雄救美了。

    “太子殿下,既然来了,不如也许一个愿望吧。”慕容雪带着面纱,款款温柔的道。

    提到许愿这件事,云湛的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已经都听暗卫说了,这个赫连玉先是殷勤的给澜澜买许愿符,后又偷偷的想将澜澜扔到树上的许愿符偷去。

    还好,最后,是他的人得手了。

    “不必,本宫还有公事要忙。”说完,就带着人要离开。

    云湛这个倒不是借口,是真的有事,前几日大雨,在民安寺的附近被冲出了一个大墓。从被冲出的一角来看,大墓规模很是壮观,竟然比历代皇帝的墓也是不差的。

    大周帝听后很是震惊,连夜派人将发现的大墓把守起来,今日更是让云湛亲自过来查看。

    “哦?是什么公务,太子殿下可否告知?”赫连玉颇感兴趣的问道。

    云湛冷瞥了赫连玉一眼,“这是我大周的国事,燕帝不宜知道。”

    说完,就带着人离开了。

    赫连玉耸了耸肩,也没追问下去,既然是云湛不想说的事,他自然问不出什么。

    但云湛不告诉他,他也会从其他渠道知道。

    云珏没有跟着云湛回去,而是跟在了夜千澜和南宫燕身边。

    “璇玑将军,我二哥今天很想跟你来一起许愿的,但确实是公务在身,你不会怪他吧。”

    如果小澜澜跟二哥一起在许愿树下许愿,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可惜,赶巧他二哥有事。

    听了云湛刚才的话,夜千澜已经大致推测出,云湛不但有公事,而且还是在这民安寺附近,否则,也不会赶来的这么快了。

    但就不知道云湛为何这么匆忙的赶来,又匆忙的赶回去了。

    云珏自然是知道云湛是吃醋了,但堂堂太子殿下狂喝暗醋,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云珏便没有提。

    本来众人就是要下山的,被耽搁了一会,也正好到了饭点。

    “这附近有一家店的斋菜做的不错,柔公主,我们去尝尝如何?”一个世家公子,讨好的对慕容雪道。

    慕容雪柔柔的回礼,“素菜好,不用杀生,本公主最见不得杀生了。”

    慕容雪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飘向夜千澜。

    夜千澜心中嗤笑,这个慕容雪还真是处处都能联想到她呢。不过,就她这小家子气的样子,在气势上就是输了。

    赫连玉见夜千澜没有反对,也以为女孩子都喜欢吃素食,便拍板道,“好,就去那家斋菜馆瞧瞧吧。”

    那位公子的提议被得到认可,颇为骄傲的昂了昂头。

    燕帝是客人,他想去吃斋菜,其他人自然会卖给他这个面子,很快,众人就到了那家很负盛名的斋菜馆。

    这家斋菜馆的生意之所以这么好,一是因为做的斋菜确实好吃,另一个原因就是靠近民安寺,来上香的人为表虔诚,中午那顿饭都选择吃斋菜。

    在快到斋菜馆的时候,云珏告辞离开了。

    现在正是饭点,吃饭的人很多,但好在斋菜馆够大,还有一个空着的雅间。

    “几位里面请。”斋菜馆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跑堂的小二穿的也很整洁。见这一行人样貌穿着均不俗,态度也是更加的殷勤。

    举荐这家菜馆的公子,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不需小二说,自己先报了一溜菜名。报完之后,又问大家有没有补充的。

    夜千澜自然也来过这家斋菜馆,知道这个公子报的菜全是这家的招牌菜,并没有补充,默认了这些菜。

    赫连玉是第一次来,见夜千澜没有补充也没有反对,便知道这个公子点的菜还算是靠谱的,便也没有叫小二将菜单拿来,直接就定了这些菜。

    斋菜是没有肉的,在场很多人都是无肉不欢的,所以,吃的很是兴致缺缺。夜千澜虽然不会做饭,却很是挑食,这些菜虽然做的精致,但却不合她的胃口。

    兴致缺缺的动了几筷子,便不再吃了。

    倒是慕容雪,虽然带着面纱,吃的却一脸满足。

    小丫鬟小心的给她布着菜,又仔细的给她掀着纱巾,生怕将油渍弄到纱巾上。

    大家看到慕容雪吃个饭这么费劲,都是一阵牙酸。这大燕国的习俗真是好生奇怪哦,这脸在遇到心仪之人之前还不能让看,这吃饭可真是费劲了。

    因为慕容雪带着面纱,吃的慢,所以,是最后吃完的。

    慕容雪放下筷子,歉意的看着大家,“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不过,这些菜真的很好吃。”

    自己推荐的地方再次被表扬,那位公子简直比娶了媳妇还开心。

    赫连玉却不是很开心,他看出来了,澜儿根本就不喜欢这家斋菜馆的菜。他也是粗心,竟然没有调查澜儿喜欢吃什么菜。

    想到这里,赫连玉给贴身侍卫下达了一个命令,将夜千澜的口味全都调查清楚,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必须全部都调查清楚。

    侍卫领命,心中哀叹,他这是不是大材小用了啊。他之前可都是调查军机大事的,现在倒好,要去调查一个小姑娘喜欢吃什么,喝什么。

    这要是让他那几个兄弟知道,估计要笑掉大牙了。

    赫连玉才不管侍卫的哀怨,心中盘算着,一会回去路过集市的时候,给夜千澜买些小吃垫垫。

    可惜,没等他的想法付诸行动,雅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门被打开,小二一张灿烂的笑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各位贵人,小店最近又新推出了特色菜,你们要不要尝尝。”

    虽是来问意见的,但他手上却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托盘上放了好几道菜。虽然看着是素菜,但却有一个共同点,辣椒。

    对,每道菜都被放了很多的辣椒。

    辣椒几乎是女子们的天敌,在场的女子几乎没有一个能吃辣的,而且,有的就算能吃辣也不会吃,因为她们怕脸上会长痘痘。

    而且,吃多了辣椒,还会影响嗓子,这样说出的声音就没那么温柔好听了。所以,她们绝对是不会吃辣的。

    慕容雪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拒绝,赫连玉却开口了。

    “都端上来吧。”

    “是。”小二笑着将托盘上的菜一道道的放在桌子上,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几乎将大半的菜都放在了夜千澜的面前。

    看着面前盘子里红彤彤的菜,夜千澜眼中流露出一抹满意。嗯,她的口味跟其他女子的口味都不同,她喜欢吃辣的,而且是越辣越好的那种。

    赫连玉的目光一直落在夜千澜身上,自然看出了她很想吃这几道菜,所以,才会开口将菜留下的。

    “呀,这些菜这么辣,可要怎么吃啊。”一个世家小姐嫌弃的用帕子捂着鼻子。

    别说吃了,那辣味就够受的了。燕帝的口味可是有些重啊,她们要不要为了博得燕帝的好感,象征性的吃几筷子呢。

    南宫燕一筷子夹了一块麻辣豆腐,讽刺的看着那名娇气的女子,“你都吃了那么多了,还没吃饱?”

    女子最忌讳别人说她吃的多了,南宫燕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直接让那名娇气的女子羞红了脸。

    “燕郡主,你,你……”

    “别你的我的了,连点辣都不敢吃,真是丢人。”说完,直接将筷子送进了嘴里。

    当菜入口那一刻,南宫燕差点下意识的吐出来,这菜,也,也太辣了,简直就是辣的人爹妈都不认识的那种辣。

    南宫燕强忍着,连嚼都不嚼,直接吞了下去。

    小脸涨的通红,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水,猛灌了几口。

    娇气女子见南宫燕的样子,也顾不得娇羞不好意思了,直接开口奚落道。

    “燕郡主刚才不是还说我不能吃辣的嘛,现在看来,燕郡主也不是很能吃啊。我们彼此彼此,还真是谁也别说谁了。”

    南宫燕压下那股辣意,不服输的道,“辣是辣了点,但本郡主能吃,你能吗?”说完又夹了一筷子的豆腐。

    没等放进嘴里,就被夜千澜给压住了筷子,“燕儿姐姐,我刚才没有吃多少,这后面上来的菜就留给我吧。”

    说完,还朝着南宫燕眨了眨眼。

    南宫燕知道夜千澜是在替她解围,便也不再逞强,非常好说话的放下了筷子。

    夜千澜拿起筷子,筷筷都是冲着红彤彤的辣菜去的,大家直看的一阵胃疼。璇玑将军果然不是一般人,这么辣的菜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这要是谁娶了她,这以后的辣菜是少不了了,这可怎么受的了哦。

    赫连玉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他以后娶了澜儿,澜儿这么喜欢吃辣的,他必定是不能拦着的。

    但他又不能吃辣的,总不好让澜儿一个人吃,那样显得他不够爱她。所以,他要锻炼着吃辣的才行。

    赫连玉才要将筷子伸向一盘辣菜,贴身侍卫面无表情的低声提醒,“主子,您肠胃不好,吃完恐怕今天都要躺在床上了。”

    躺在床上?那怎么行,他还要抓紧时间跟澜儿培养感情呢。想到这里,赫连玉将筷子放了下来,看来,这个吃辣菜的能力还是等等再练习不迟。

    夜千澜一行人隔壁的雅间中,云珏趴在墙上了听了半晌,才回身坐回了椅子上。

    凑到云湛身边,“二哥,你怎么知道小嫂子喜欢吃辣菜的啊。”

    他们一起吃饭的次数貌似不多,而且,每次小澜澜吃的好像都不多,他二哥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云湛没有理会云珏,而是看着面前的辣菜,在思考到底要先吃哪道。

    云珏顺着云湛的视线看过去,嘴角直抽,“不是吧,二哥,你真的要吃这些辣菜吗?你的饮食一向清淡,突然吃这么辣的怎么能受得了呢。”

    云湛终于下定决心,将筷子伸向了那盘麻辣豆腐,淡淡的道,“她能吃,我就能吃。”

    说完,面不改色的将菜送进了嘴里。

    云珏看的一阵胃抽,他二哥这为了爱情有些疯狂啊。不过,也挺令人感动的,反观他,为南宫燕倒是做的太少了。

    云湛的饮食如云珏说的一向清淡的很,一筷子辣菜下肚,胃里立刻翻搅起来。

    但云湛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所以,又强忍着吃了好几筷子。

    云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但劝是劝不住的,只能转移话题了,“二哥,你说赫连玉此次来,真的只是为了小嫂子吗?”

    赫连玉,年纪轻轻,就实行变法,还成功的将权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手中。这样一个人,如果说会为了爱情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他是不信的。

    云湛放下筷子,喝了口水,才道。

    “不全是。”

    哦,不全是,就代表着有一部分是了。

    “二哥,那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云珏觉得赫连玉这个人就是一只老狐狸,让人猜不透他真正所想的那种。

    “会不会跟这次被大雨冲出来的大墓有关,按理说,这个月份,不应该有这样的大雨才对。而且,大周国建国这么多年了,从来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座墓的存在。”

    怪不得云珏会这样惊讶,因为历代皇帝死后都依照祖制,被安葬在了皇家陵园。

    这个被大雨冲出来的大墓,却出现在了民安寺的后山脚下,仅是露出的那一角,就可以看出其墓的规模甚大,跟历代皇帝的墓比也是不差的。

    所以,云珏才会不解,难道是哪个皇帝的墓没有进皇陵,被偷偷安葬在这里了吗?

    云湛打断了云珏的猜想,“封锁消息,民安寺后山脚下被冲出大墓的消息不可以走漏半分。”

    云珏点头,“二哥,这个是自然。不过,这个大墓是被去后山打猎的百姓发现的。虽然我们已经将那几名猎人都看起来了,但难保风声已经走漏了。”

    云湛点头,“嗯,速战速决。”

    夜千澜吃饭虽优雅,但速度却很快,这也是在军中养成的习惯。

    很快,夜千澜就放下了筷子,其他人也早就吃完了,所以,众人又逗留了一会,便准备返程。

    夜千澜将赫连玉等燕国一行人送回落脚的宅子,没有回将军府,而是去了太子府。

    大周帝不希望两人走的太近,夜千澜便偷偷从后院翻了进来。

    夜千澜熟门熟路的来到书房,刚想飞上房顶,就被一道冷磁的声音打断了。

    “进来吧。”

    听到声音,夜千澜愣了一瞬,心中暗道,云湛这功夫已经高到这种程度了吗?她明明没有弄出一点声音啊,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守在门口的侍卫暗暗翻了个白眼,璇玑将军,您不要疑惑了,我家殿下可是一直盼着您来呢。

    所以,您一进后院,就有暗卫将消息报给殿下了,所以,才会准确知道您来了。

    侍卫心中暗暗吐槽云湛的行为太不君子,但脸上却一副面无表情,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夜千澜进到书房,见云湛正低头在案前写着什么。夜千澜便也没有出声打扰,而是等着他写完。

    等了半刻钟,云湛终于抬起头来,温温的看了夜千澜一眼,招手道。

    “过来。”

    夜千澜疑惑的眨了眨眼,还是乖巧的走了过去。

    云湛将自己写的东西,不,应该是画的东西递过去。

    夜千澜没有接云湛手里的纸,而是凑过头去看。

    这样一来,留给云湛的就是一个乌黑的发顶和一截白皙的脖颈。独属于女子的馨香不断飘进云湛的鼻子里,这让一向冷静自持的云湛有些稳不住了。

    喉咙不自觉的滑了滑,握着纸的手也有些紧。不过,却没有让夜千澜离他远点。

    夜千澜还不知道云湛正在受着煎熬,研究了好一会才将头抬起来。

    云湛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目光从夜千澜雪白的脖子上移开。

    夜千澜思考了一会,才疑惑着开口,“云湛,这个是什么?我看着怎么像墓室的一角呢?”

    听了夜千澜的话,云湛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不愧是算无遗策,谋略无双的璇玑将军。单单是凭着他的画,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就能猜到事情的本质,真的很厉害。

    云湛收回自己的思绪,点了点头,“没错,我今天忙的就是这件事。所以,才没有陪你去民安寺祈福的。”

    夜千澜的许愿符现在就在云湛的怀里揣着,上面的愿望他看了,澜澜希望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那他,就帮她实现了这个愿望。

    好半天,夜千澜才反应过来,原来,云湛是在跟自己解释,解释他为何没有一起去。

    “云湛,你不必跟我解释的,我都懂。”

    云湛点头,但他却知道,夜千澜不懂,她不懂他对她的心意。

    云湛收起眸子深处的深情,继续道,“澜澜,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这件事,自然是指纸上画的墓室一角。

    夜千澜想了想道,“我对墓室有些研究,从风水的角度看,这座墓在建造前,一定是找高人看过的。”

    云湛点头,“嗯,而且,这座墓至少存在了几百年。”

    “嗯,几百年都没有被发现,为何突然就现世了呢?”这是夜千澜所不解的。

    云湛也不能解释这件事,如果知道了这件事,很多谜团就迎刃而解了。

    “从目前来看,这座墓室一角是被前几日的大雨冲出来的。但这个月份下大雨本就反常,何况是又出现了这座神秘的墓。”

    “反常的天气这个我们无法解释,我们现在就只能从这墓身上找线索了。云湛,你为何要将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我。”夜千澜不解的问道。

    这样一件大事,她的眼线都没有得到消息,可见这个消息被第一时间封锁了,而且,还被封锁的很好。

    “因为你不是别人。”云湛说完这句话,就将头转向了窗外,让夜千澜不能发现他眼中隐忍的深情。

    夜千澜不断重复云湛那句话,脸上悄悄爬上红晕。云湛这个人,都说他冷,还好他冷,不然,这帝都的女子估计都是要非他不嫁了。

    夜千澜拍了拍发热的小脸,赶忙转移了话题。

    “云湛,我觉得那位雪公主就是我将军府曾经的养女,慕容雪,你觉得呢?”虽然慕容雪换了一个身份,言行举止也不同了。

    但那是她前世的仇人,即便她化成灰,她都是能将她认出来的。

    云湛没有将看向窗外的目光收回来,而是看着窗外道,“嗯,她对你的恨意很强。”

    夜千澜也跟着看向窗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咦,世人皆知云湛喜欢梅花,为何这里全部都是梨花呢。

    莫非,是为了她嘛,夜千澜心中偷偷的想。不过,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太自恋了,便打住了这个想法。

    “云湛,你现在喜欢梨花了吗?”夜千澜还是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本以为云湛不会回答,没想到云湛却点头了,“嗯。”

    得到云湛肯定的回答,夜千澜心中有些小小的喜悦,他们的喜好竟然是相同的,这种感觉真是不错呢。

    不行,不行,她不能喜欢上云湛的,云湛以后是要当皇帝的,他的后宫绝不会是一个女人。她必须要打住,不能再乱想下去了。

    云湛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放在夜千澜身上,只觉得她刚才还高兴的心情,一瞬间就带上了冷意。

    云湛不解的握了握拳,可是他的心意表露的太明显,被她反感了吗?

    夜千澜有些痛苦的将心中的甜蜜撵走,语调略生硬的跟云湛告辞。

    “云湛,赫连玉这次来绝对不是单纯的为了两国交好,也不是为了什么联姻,我觉得他另有目的,你一定要小心堤防他。

    我先走了,保重。”

    说完,夜千澜不再留恋,转身离开。

    云湛看着那道俏丽的背影跃上院墙,直到再也看不见。

    第二日一早,各大臣在宫中安插的探子,同时传出来一个消息。那就是,最得宠的兰妃娘娘,落胎了。

    而造成她落胎的人,是大周国最尊贵的女人皇后娘娘和大周国曾经的宠妃,皇贵妃娘娘。

    一时间,皇后和皇贵妃联手害的兰妃流产的消息,在帝都不胫而走,甚至连街上几岁的稚子都知道了。

    皇帝震怒,直接将皇后和皇贵妃打入了冷宫。更是连太子和珏王也受到了牵连,直接被软禁在了府中。

    大周帝的做法,简直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王子谦作为大周国的第一谏官,第一时间拟好了折子,请陛下息怒,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做出不理智的事。

    王子谦只忠于大周帝,但此刻却没有站在大周帝这边,大周帝震怒,直接撸了王子谦的官职,将其贬为了庶民。

    王子谦的妻子南宫茹听到这个消息,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

    不光是王子谦被夺了官职,太子和珏王的势力也都受到了大小不一的打压。

    云湛和云珏被大周帝下令禁足在府中,没有他的命令不许踏出半步。

    夜千澜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陪着赫连玉在茶楼听曲。当即跟赫连玉告辞,就匆匆离开了。

    赫连玉看着那道慌忙离开的背影,眼中一片冷意。云湛,你已经占据了她的心,那你就绝对不能留了。

    慕容雪也看着夜千澜消失的方向,淡淡的道,“这一个女人的影响力竟然如此之大,不过是流掉了一个孩子,大周帝竟然就如此大动干戈。

    这要是人死了,是不是还要所有人跟着一起陪葬啊。”

    听到慕容雪的话,赫连玉转头看向她,“慕容雪,孤劝你还是本本分分的,你父王是很厉害,但他毕竟是臣子,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道理,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雪儿自然知道,皇兄何必如此紧张,我又没有做什么。我不过是被我父王半途认回去的女儿,他也不可能为了我就反对皇兄啊。

    皇兄您,还真是太紧张了呢。”

    赫连玉冷冷的看着慕容雪,“你最好是没有其他的心思,否则,孤会让你后悔来这世上走这一遭。”

    慕容雪带着面纱,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

    “皇兄是怕我对付夜千澜吗?”慕容雪颇有些挑衅的道。

    “呵,对付她?就凭你,也配?”赫连玉不屑的冷声道。

    慕容雪袖子中的手紧了紧。

    “既然皇兄对夜千澜那么有信心,又为何要警告我呢。”

    “孤警告你,就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而已。”说完,赫连玉就一甩袖子,高傲的离开了。

    看着赫连玉离开的背影,慕容雪气的想杀人。

    “公主,您没事吧?”小丫鬟怯怯的问道。

    慕容雪收敛了身上的杀气,又恢复成了那个温柔可人的公主。

    “本公主没事,我们也回去吧,今天这曲是不用在这里听了。”

    “是,公主殿下。”小丫鬟跟在慕容雪身边有一段时间了,但仍是摸不清这位主子的脾气。

    这位主子在外人面前都是温柔大方的,但在她们奴才面前,脾气却有些阴晴不定。

    她们这些伺候的丫鬟里,也就只有小红丫鬟是最得宠的了,但不知为何,公主竟然没有带着她一起来。

    夜千澜从茶楼出来就直接去了太子府,本想跟前几次那样从后院翻进去,却发现如今的太子府已经被看守的水泄不通。

    “主子,属下已经查探过,太子府和珏王府都被陛下的人围起来了,太子府尤其的守卫森严,是陛下的龙卫。

    珏王府还能松一些,陛下只派了普通的侍卫把守。”

    影将自己得到的消息都一五一十的跟夜千澜汇报了一遍。

    夜千澜点头,太子府现在是进不去了,只能去珏王府,跟云珏打听一下情况了。

    夜千澜不做过多停留,直接转道去了珏王府。

    珏王府果然如影所说的那样,守卫要松许多。影在一旁协助,夜千澜成功进了珏王府。

    夜千澜猜想,这个时候,云珏应该在书房才对。她没有来过珏王府的书房,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

    夜千澜没有冒然进去,而是翻上了房顶。

    “珏王爷,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对啊,珏王爷,依照陛下对兰妃娘娘的宠爱,这件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珏王爷,您要早做打算啊。”

    几个人担忧焦虑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夜千澜猜想,这几个人应该是云珏养在府上的幕僚,此刻正在给云珏出谋划策。

    但貌似,这些幕僚也没有好的办法。

    云珏烦躁的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吧,你们刚才说的本王会仔细考虑的。”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抱拳退下,“是,还望王爷不要犹豫太久。”

    说完,几个人就相继走出了书房。

    等书房中就剩下云珏一个人,夜千澜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是让你们出去吗?怎么又回来了?”云珏头也没抬,语气不耐烦的道。

    “珏王爷,是我,夜千澜。”夜千澜压低声音道。

    “小嫂,不,璇玑将军,你怎么来了?”云珏一改之前的颓废和不耐烦,语气激动的道。

    夜千澜也不跟云珏兜圈子,直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兰妃的孩子怎么就没了,为何又牵扯到了皇后娘娘和皇贵妃娘娘?”

    夜千澜的耳目在后宫中毕竟不如云珏和云湛的,所以,夜千澜才会冒险进到珏王府,来问云珏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到夜千澜的问题,云珏苦笑一声,“璇玑将军,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说。”

    “为何这样说?”夜千澜不解的看着云珏。

    这事情无外乎两种结果,一种就是皇后娘娘和皇贵妃娘娘是无辜的,是被兰妃陷害的。另一种就是兰妃的孩子真的是被皇后和皇贵妃娘娘给害死的。

    云珏叹了口气,将知道的一五一十给夜千澜讲了一遍。

    听了云珏的叙述,夜千澜也不确定这兰妃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了。

    “珏王爷,你是说在兰妃孩子流掉的时候,在皇后和皇贵妃的宫中同时发现了写着兰妃生辰八字的偶人。”

    巫蛊之术在历代都是被禁止的,如果皇后和皇贵妃真的这么做了,也怪不得陛下会这么盛怒了。

    云珏无奈的点头,“不仅如此,小人的身上还被刺满了银针,而肚子上是最多的。”

    云珏这样一说,夜千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陛下的心中已经认定,皇后和皇贵妃用巫蛊之术害死了他的孩子。

    他最宠爱妃子的孩子,也是他寄予了深厚希望的孩子。

    “珏王爷,这人偶,真的是你母妃做的吗?”弄清这一点,很重要。

    云珏闭了闭眼,绝望的点头,“母妃糊涂啊,她从一进宫就被圣宠,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冷待,所以,她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夜千澜知道,皇后和皇贵妃娘娘的妃位是保不住了,只希望她们能够平安无事吧。

    “陛下现在是什么态度?”毕竟是他的女人,大周帝的态度很重要。

    “父皇已经下令将母后和母妃打入了冷宫,估计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被打入冷宫这辈子就算废了,还不如直接处死呢。

    夜千澜陷入了沉思,她总觉得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兰妃,到陛下对兰妃爱的死去活来。

    现在,兰妃流产,所有证据都指明是皇后和皇贵妃所为。

    皇后和皇贵妃被打入冷宫,太子和珏王也被陛下软禁在府上。细思极恐,这真的是好大的一张网。

    夜千澜虽然是重生的,但因为她重生后没有喜欢云昊,也没有站在云昊那边,她改变了命运的轨迹,所以,这件事在前世是没有发生过的。

    “珏王爷,臣觉得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兰妃。她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谜,现在只有从她的身上下手了。”

    云珏摇头,“我跟二哥早就调查过那个兰妃了,可惜一无所获。那个兰妃就是普通的农女,父母死后,进了戏班。

    戏班搬到了帝都发展,她便也跟着来了。

    父皇几个月前出宫,心血来潮去茶楼听曲,对其一见倾心,将她带回了宫,从此荣宠不衰。”

    “她是戏班的,哪个戏班?”夜千澜真不知道,原来那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兰妃,竟然唱过戏。

    “兰妃得宠后,连带着她所在的戏班也沾了光,父皇下令将他们归入了礼部,专门来给兰妃唱曲解闷。”

    夜千澜心惊,这兰妃到底是有多得宠,大周帝才能为她做到了这步田地。

    “珏王爷,你可知,这兰妃为何如此得圣宠吗?”要说漂亮,这兰妃的姿色只能算是上等,却不是上上等。

    要说气质,兰妃的气质太过柔弱,男人可能会喜欢一时,但不会一直喜欢。所以,这兰妃究竟是如何这么迅速的让大周帝爱上她的,还爱的那么死心塌地。

    大周帝此人生性多疑,连亲儿子都信不过,为何为了一个女人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夜千澜只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并没有指望云珏能够知道原因。

    没想到云珏却说出了一个更加惊人的秘密。

    “璇玑将军,你应该知道,现在的皇后只是继后,在她之前还有一位先皇后。”

    夜千澜点头,她知道,而且还有传言,皇贵妃娘娘就是因为跟那位先皇后长得有几分像,就被大周帝宠了这么多年。

    难道?想到这里,夜千澜好像突然明白了。

    云珏点头,“你那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这个兰妃不是长得像先皇后,而是跟先皇后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年纪太小的话,说她就是先皇后,都会有人信。”

    “跟先皇后一模一样?珏王爷,臣只是听说过先皇后的一些事迹,但却从没有见过先皇后的画像。”

    “不光你没有见过,就是朝中的老臣都鲜少有见过先皇后的。据说,先皇后是我父皇的初恋,我父皇对其极其的珍爱。

    可能是太过珍爱了,他将她保护的很好,几乎是从来不在公众面前露面。

    所以,见过她的人都是寥寥无几,而我知道兰妃跟先皇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还是因为曾在父皇御书房的暗格里,看到过那幅画像。

    小时候贪玩,因为这件事,还被父皇关进了黑屋子,关了整整三天才将我放出来,从此那张画像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经云珏这样一解释,夜千澜觉得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大周帝太过喜爱先皇后,如今遇到了跟先皇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自然就失去了理智,一头扎进了爱河中。

    “璇玑将军,我们现在要怎么办?”云珏已经没有办法了,他不想听那些幕僚的话,他不想造反。

    虽然父皇对他的宠爱完全是因为他的母妃长得像先皇后,但那毕竟是他的父皇,他做不到刀剑相见。

    “珏王爷,这个兰妃出现的奇怪,好像是被人安排好的一样。你先不要急,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

    “嗯,你现在要做什么?”在云珏的心里,夜千澜是跟云湛一样强大的存在,只要有她们在,就好像一切难题都会被解决。

    “既然这些事都是因兰妃而起,那我们就从她身上寻找突破口。你将知道的所有跟兰妃有关的消息,都详细的跟我说一遍。”

    云珏点头,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兰妃的事都一一告诉了夜千澜,连兰妃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告诉了夜千澜。

    夜千澜从珏王府出来,心中有些沉重,这件事情绝不会是偶然,也许,跟前朝的势力有关。

    ------题外话------

    万字肥章来了,小仙女们快夸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