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说 > 农门丑妻 > 第二十七章 爹娘到来
      

      掌柜的没敢接。

      “可是,今天的熊肉风爷还没……”

      这位爷是奔着熊肉来的,今天没吃上,说不定哪天还得再来,说实话,他真的不想伺候这主了。

      护卫把银票塞在他的手里,“爷今天已经吃饱了,不是说你们收到的那头熊个头不小吗?一时半会儿爷卖不完,等哪一天我们爷想要吃了,再过来。

      怕什么来什么,掌柜的欲哭无泪,恭恭敬敬把人送走以后,急匆匆的转身来到后面小厨房门口。

      “夫人、夫人……”

      锅贴也送上去以后,夏曦把剩余的全部做出来,四人分吃了,又喝了一些热水,吃饱了,正想去给掌柜的说一声,她们要回去了。听到喊声,来到门口。

      掌柜的拱手,“今日多亏了夫人帮忙。”

      虽然他没敢抬头,但能感觉出那位爷心情很是愉悦,这全是夏曦的功劳。

      说着话,把手里的银票递到夏曦面前,“这是那位爷赏的,夫人收下吧。”

      既然是赏的,夏曦便不客气了,接过,递给琪儿,“多谢掌柜的了。”

      “哪里,哪里……”

      掌柜的摆手,满脸的笑意,“这都是夫人应得的,不知夫人能否……?”

      “可以,掌柜的让人拿笔墨过来,我把做法写下来。”

      掌柜的急忙喊伙计拿来笔墨,夏曦借着院子里的石桌写好,递给掌柜的,道,“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让人给我捎信,我会过来。”

      “好、好、好。”掌柜的大喜过望。

      掌柜的小心把菜谱放好,“夫人饿了吧,我这就让老李给你们做几道拿手菜。”

      “不必了,我擅自多做了一些锅贴,我们几人吃饱了,还请掌柜的莫怪。”

      想到那两面金黄,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锅贴,掌柜的扯着脖子朝着小厨房看,“锅贴啊,还有吗?”

      “没有了。”

      掌柜的有些失望。

      伙计匆匆过来,满头大汗,“掌柜的,客人都等急了,说再不开始竞价,他们就把这酒楼拆了。”

      “知道了,我马上去。”

      伙计又匆匆而去。

      “掌柜的,我们也回去了。”

      夏曦打招呼。

      “我让伙计送你们。”

      “不用了,今日天气正好,我们走回去。”

      掌柜的没再坚持。今日酒楼客多,人手有些不够用,确实也腾不出人来送他们回去。小心的收好方子,嘱咐几人路上慢一点儿,便急匆匆的去了前面。

      琪儿淡定的折着银票。

      柱子稀奇,忍不住凑过来,“原来这就是银票啊。”

      兰儿只是好奇的看了几眼。他们这样的乡下人家,有几两碎银子就不错了,银票长什么样跟他们没关系。

      琪儿把银票放入怀中,四人出了酒楼,天色已是正中午,暖和的阳光照在身上,很是舒服。

      亲眼看着夏曦做成了红烧排骨,香味四溢,到现在柱子还在回味无穷,看夏曦直接往县外走,柱子挠了挠头,“嫂子,天色还早,要不然我们再去买点排骨?”

      兰儿也一直惦记着,闻言点头附和,“没想到排骨也能做的这么好吃,我们多买一点回去,左右也不贵。”

      排骨比肉便宜很多,吃着很是划算。

      “也行,还有啊,今天晚上抓鱼的时候多抓一条,明日我也给你们做水煮鱼片吃。”

      “好嘞!”

      柱子高兴的应着,头前朝着集市上去。

      集市差不多完全散了,只剩下三三两两的摊位没有收完,卖肉的摊子也收起了,正要推着车走街窜巷,把剩下的卖完。

      看到他要走,柱子隔着老远就喊,“卖肉的,等一下!”

      卖肉的听到,回头,看清是柱子,心头一喜,这些日子,柱子没少在他这里买肉,他记住人了。把推车放下,等人走近了,乐呵着问,“买肉啊?来多少?”

      “排骨还有吗?”

      “有、有、有,你们要多少?”

      柱子豪爽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还有多少,我们全要了。”

      总共才五斤,柱子把排骨放进水桶里,付了铜板,几人高高兴兴的往回走。

      心情畅快,十多里路,没用一个时辰便回到了村里。

      平日寂静无声的村中有吵闹声传过来,仔细听了一下,辨认出是从夏曦家那个方向传过来的,兰儿道,“嫂子,不会是你们家出什么事了吧?”

      夏曦微微皱眉。

      几人加快了脚步,远远看到那边的院门口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旁边的树上还栓了一辆马车。

      有后面的看热闹的人看到她们,急忙喊,“俞义家的,你可回来了,你娘和你婆婆打起来了。”

      娘?

      夏曦眼眯了一下,走近,拨开人群走了进去,两名妇人扯着头发撕打在了一起,谁也不让谁,一个大约四十左右的男人在一旁,急得鼻尖上都冒汗,“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两名妇人谁也不听他的,继续撕扯。

      “牛氏,当初你们家是怎么答应的,你们又是怎么对待我女儿的?”

      “我怎么对待她的,我好吃好喝的供着,天天当个祖宗伺候着,我亲娘我都没有这样伺候过。”

      “放你娘的屁,你以为老娘眼瞎啊,我女儿屋内连个火盆也没有,你就是这样供着你祖宗的。”

      ……

      两人你来我往,谁也不相让。

      男人急得团团转,“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众人围着,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打够了吗?”

      夏曦开口问,轻轻柔柔的声音中带着和这冬日一般的冷意。

      男人闻声看过来,脸上立刻带上了和煦的笑容,“曦儿,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

      两名妇人撕打的动作一顿,然后衣着华丽的妇人快速松开了扯着牛氏头发的手,又快速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然后转身来到夏曦面前,上上下下,快速的打量了她一遍,“曦儿,你去哪儿了,吓死娘了。”

      夏曦看她。

      妇人眼神闪躲,她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只不过今日过来,没有看到夏曦,以为牛氏把她怎么样了,这才气急,忍不住动了手。

      “吃亏了没有?”

      夏曦问。

    &entent"></a>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