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TXT > 玄幻小说 > 农门丑妻 > 第十九章 大嫂很好的
      

      看她吃力而又小心翼翼的挖着冰层,柱子低下身体,朝着她伸出手,“嫂子,我力气大,我来吧。”

      夏曦已经把冰层挖开了一个小口。

      闻言也没客气,把匕首递给他,用手比划着,让他他如何挖。

      半个时辰以后,看厚度和宽度都差不多了,夏曦才道,“好了,用砍刀吧。”

      剩下的冰层不算厚了,柱子利落的几下,凿穿。

      哗啦一声,冰层剥离,掉进冰水里,激起一些水花,溅在他的脸上。

      柱子冻得打了一个寒颤,跌坐在冰上。

      兰儿小声惊呼着过来,“柱子,你没事吧?”

      柱子抹了一把脸,“没事。”

      夏曦探下身体,用匕首把落下得碎冰扒拉开,注视着水面。

      有鱼儿游过来,夏曦直起身体,点头。

      这几日虽然赚了钱,但几人怕引起村里人的注意,没敢买专门抓鱼的工具,依旧用的还是个筐子。兰儿拿出来,递给柱子,领着琪儿退去了一边。

      这次的鱼抓的很快,只用了两刻钟,而且鱼儿的个头也大。

      柱子和兰儿很是兴奋,“嫂子,明日你跟我们去县里吗?”

      “不去了。”

      ……

      回了家,夏曦换衣服的工夫,琪儿默默的把匕首包好,放去了箱子的最底层。

      夏曦眼角余光看到,笑着摇头,等琪儿刚起身,便从身后一把抱住他,把他举了起来。

      “啊……!”

      琪儿吓得惊叫了一声,随即意识到是夏曦抱起了自己,兴奋的脸都红了。

      举着他转了一圈,然后把他放在了炕上,夏曦宠溺的刮着他的小鼻子,“小机灵鬼。”

      琪儿眼睛亮晶晶的,低声抗议,“我不是鬼!”

      夏曦被逗笑,笑声愉悦,“是,你不是鬼,你是娘的开心果。”

      琪儿也跟着笑起来。

      娘俩的笑声传到隔壁,脱了衣服,刚要睡觉的虎子噌一下坐起来。

      听她们笑声愉悦,妇人正气得牙痒痒,虎子这一动作,吓了他一跳,“虎子,你怎么了?”

      “我要去大嫂那边。”

      回着话,虎子便开始穿衣服。

      妇人摁住他,柔声哄,“虎子,咱不去,那个贱人是故意的,故意让你这么冷的天过去,受了寒,她就高兴了。”

      虎子不愿意,“一定是又有好吃的了,不行,我要过去。”

      妇人死死摁住,说什么也不让他穿衣。

      虎子急了眼,披着被子就往炕下跳。

      妇人慌忙拦住他,“虎子,你听娘的话,你要是得了风寒,会真的没命的。”

      玲儿和芝儿在另外的屋子里,还没有睡下,听到这边的动静,过来看,听虎子吵闹着要去那边的院子里。

      玲儿怒火起,伸出手,一个巴掌打在虎子脸上,“闹什么闹?那个贱人到底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虎子愣住了,妇人也愣住了,虎子就是她的命根子,平日里她都舍不得动一下的。

      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玲儿,你干什么?”

      打完人,玲儿也愣住了,被妇人这一声吼,才回过神来,看着虎子,眼里闪过厌恶,一闪而逝,“娘,即使他脑子有病,你也不能太惯着他了。你看看他,现在成了什么样,动不动就去那边,要是哪天给那个贱人害了,你连尸体都找不到。”

      虎子撇了撇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大嫂不会的。”

      “你还说?”

      玲儿手又举了起来。

      虎子吓得身体瑟缩了一下,急忙躲去妇人身后,还不忘抽噎着说一句,“大嫂很好的。”

      “你……”

      玲儿气得眼中冒火。

      大哥去年中了举人,身份高了不少。本以为会给家里带来好处,可大哥说是出去求学,一年半载也回不来一次,别说帮衬家里了,就是见他一面都难。

      她想借着他的身份,找个好婆家的心思也一再落空。

      眼看着她都十五了,上门来求亲的人虽也有几个,可都是些小门小户的,家里小有银钱,这样的人家她是看不上的,最起码她也得做个富家太太。

      但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哥连个音信也没有,她心里急得不行。

      妇人也气得不轻,伸手在玲儿身上拍打了一下,“你这丫头,怎么回事,虎子招惹你了?你有什么不痛快撞墙去,冲着虎子发什么火?”

      “娘!”

      玲儿跺脚,眼眶微微泛红,“他就是一个傻子,成天除了吃什么也不知道,你还这么向着他,你从来不操心我的事。”

      “你的事急什么,等你大哥当了大官了,有权有势,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家没有?”

      “你说的轻巧,我这马上就要十五了,大哥呢,大哥在哪儿,这些年他管过我们吗?要不是那个贱人家里每个月给我们三两银子,我们娘几个现在恐怕早就饿死了。”

      “你给我闭嘴!”

      妇人是真的怒了,声音提高,“我告诉你,关于银子的事,谁要是敢漏出去,我打死你们,信不信?”

      儿子是举人,却要媳妇娘家出钱养家里人,这样的事要是传出去,儿子的仕途就完了。

      “哼!……”

      玲儿气急,转身一把拉开芝儿,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芝儿身体一个趔趄,急忙忙跟了出去。

      虎子也不敢说去那边了,老实的回到炕上,躺下。

      妇人给他盖好被子,看向夏曦的院子,眼里闪着恶毒的光。

      ……

      一夜好眠,第二日起来神清气爽。

      好心情的烙了三张葱花饼,成功的把虎子吸引过来以后,三人吃的精光。

      收拾完,检查了下琪儿前几日学的字,又写下了三个,让两人照着写,夏曦回到屋内,悄无声息的把包裹着的匕首拿出来,揣在怀里,没事人一样出走出来,对琪儿道,“我出去随便转转,等回来检查你学会了没有?”

      琪儿一心专注写字,只是点了点头,不忘嘱咐她,“娘早点回来。”

      夏曦应了一声,出了院子,直奔山上。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找到那株灵草的位置,竖起耳朵,屏住呼吸,一步一步慢慢靠近。

      十米,九米,八米……离灵草越来越近,夏曦神经也更加的紧绷。

      还有三米,灵草就在眼前,夏曦又往前了一步。

      一阵声响,一个庞然大物抖动着身体站起来,一双眼睛准确无误的盯在了她的身上。

      夏曦脑中轰的一声响。

      竟然是熊!

    &entent"></a>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